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频道 | 全球财讯

光靠减税美国经济难回暖

时间:2017-07-17 08:19:00   来源:新浪财经   作者:   责任编辑:张潇宇

  文/新浪财经北美专栏作家 魏欣

  在推进减税改革的同时,美国政府还应该大力推进移民改革、种族政策改革和教育改革才能够达到平衡财税与刺激经济双重目的。

光靠减税美国经济难回暖

  光靠减税美国经济难回暖

  在川普政府医改方案推迟在参议院表决后,美国民众逐步把目光再次关注到了税改方案上。他们寄希望于本次30年以来最大幅度的调整能够为美国经济注入新的活力。而在对于这份4月底白宫公布的税改方案,美国社会产生了非常极端的两种观点。

  以基金经理和银行家为代表的机构投资者倾向于认为,白宫税改方案通过的国会的可能性非常小,他们已经”放弃”了。不但川普总统并没有获得共和党的足够支持,他自己近期面临的“通俄门“调查也让白宫相当难堪。医改方案如果不能在参议院获得通过,很可能会影响到川普团队的士气和支持度,进而削弱公众对税改方案的信心。我们国内的大部分机构投资者也都倾向于认同此观点。

  而以企业主为代表的群体则认为,税改方案确实能够大幅度改善企业经营环境。财政部长努钦已经在近期明确表态,即使医改方案受阻,他们也会全力推进税改。很多美国民众对媒体在竞选问题上对总统的“刁难”非常反感。川普显然不是受到欢迎的总统,但近期的调查显示,选民对媒体的厌恶甚至超过了对总统的厌恶。并且近期共和党在四场地方选举上的连续获胜也证明媒体和所谓的民意测验至少并不完全代表民意。

  如果我们仔细来看这份税改方案,从减税方案的受益群体来看,超富裕阶层应该会是最大的受益群体。因为在个人所得税方面,该方案的减税力度相对比较小。它把之前的七档税率降低为三档,并降低了税法的复杂度。对于某些当前收入在较低档次的家庭而言,该方案甚至会提升他们的税率。而在企业所得税方面,该方案却主张一次性把法定名义税率从35%降低到15%。很显然,进一步拉大贫富差距是该方案实施后可以预见的结果之一。

  通过观察近四十年来美国居民的基尼系数走势可以发现,美国人的贫富差距一直处在明显的上升通道。而且贫富差距的提升幅度与历史上的税改是增税还是减税并不相关。例如,在奥巴马总统执政的八年期间。虽然税收政策对穷人大幅度倾斜,并提供了大量抵扣额度,贫富差距仍然不可避免的提升到了目前的0.48。

  如果政府执行减税的政策,一方面由于富人收入显著高于穷人,富人获得的减免额度也会显著高于穷人。富人更可能通过律师和会计师最大限度的利用新税法中的抵扣额度。另外一方面,富人大部分收入来自于投资收益,而穷人大部分收入来自于工资酬劳。对公司税的减免可以通过分红派息的方式增加富人收入。两个效益一旦叠加,贫富差距就显著扩大了。

  而如果政府执行增税的政策,虽然富人的个人所得税会增加较多,但同时增加的企业所得税会降低企业投资和雇佣的动力。这将会在大幅增加就业端的压力,同时减少穷人群体的总体收入。虽然政府会通过社会福利的方式将一部分富人的税款用于补贴穷人因为就业困难造成的损失,但政府本身需要一部分开支。而且政府行政效率通常低下,这部分补贴差额显然是无法完全覆盖穷人在就业上的损失。

  虽然美国的贫富差距已经相当严重,但为了振兴美国经济,向富人让利可能是当前共和党政府不得不采取的措施。因为全球化让美国人的工作大量流失到新兴市场,形成了以白人中下层为主的右翼川普支持者群体和以学生为主的左翼桑德斯支持者群体。当前美国社会最大的政治是工作机会和美国优先。为了让跨国企业有动力把工作机会再次拉回到美国来,就必须要对超富裕阶层有所让利。目前美国的企业所得税在20国集团中是最高的,为35%。所以降低企业所得税和让企业把海外利润转回美国的一次性归国税就成为了白宫的必然选择。

  川普在竞选期间呼声很高的边境调节税,却并没有出现在税改方案中。这很有可能是白宫为了避免影响与主要贸易伙伴的关系甚至引发贸易战而采取的平衡,也有可能是为了赢得民主党在医改和其他议题上的合作而做出的必要牺牲。但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和国会筹款委员会主席凯文布拉迪等重量级共和党议员都在不同场合重申了边境调节税是整个税改的核心部分。这反映出白宫和共和党在这个议题上的分歧仍然很大,这部分内容也有后期变动的可能。

  但从边境调节税本身来看,它确实可以大幅度提升美国本土企业在美国的竞争力,并为外国企业制造障碍。具体来看,边境调节税可以提高进口商品的成本,增加美国本土产品的竞争力。它还有利于促进美国境外制造业供应商回流美国,并增加在美国的就业机会。同时它还可以弥补其他方面减税带来的赤字。如果不考虑其巨大副作用,其实是不错的选择。

  在被问到如何填补由减税带来的财政收入缺口时,财政部长努钦曾经回答,税改会为自己买单的。因为白宫目前认为税改会带来美国经济增速的扩张,就业机会的大幅度增加,从而扩大税基,最终实现财税平衡。但是这样的假设,是值得商榷,甚至让人担忧的。税改带来的改变至少要一到两年才能从经济增长中得到体现,可成本却会马上迫使政府面临财政悬崖困境。

  根据华尔街投行的测算,川普减税方案总体上会给美国政府带来6.2万亿美元的成本,相当于美国GDP的22%。这其中包含成本最高的几个分项主要是:降低企业所得税带来相当于8%GDP的成本,提升个人标准抵扣额5%,减少个税分档5%。而取消大多数可选抵扣项则可以带来7%的收入。如果把这份税改提案与川普政府提升军费和扩大基础设施建设两项施政纲领结合起来看,美国确实很不容易实现财税平衡。

  从1970年代开始,美国曾经历过五次规模较大的减税改革。而且减税会发生在经济遇到困境而其他政策又不够理想的时候推出。一般来说,减税往往会给美国经济带来较强的刺激作用,但由此产生的财政赤字也非常明显。普通民众津津乐道的里根政府的”改善供给性”税改方案所实施的历史条件和经济环境与现在已经有了较大的差异。

  从总体上来说,通过减税鼓励企业主增加就业来达到最终扩大税基的方向肯定是对的。可与里根时代不同的是,现在美国人口老龄化,劳动人口失业率很低,劳动力市场接近充分就业。在一些少数族裔聚居的小镇,大量人口靠领政府救济度日,甚至从来没有打算过进入劳动力市场。政府不论如何减税,企业也很难进一步增加就业人口和纳税群体。可见光靠减税是不可能达成这一目标的。

  但幸运的是,在美国境内,还有着多达3000万的非法移民群体从事着从不交税的地下经济,还有很多受过高等教育却因为找不到工作而为学生贷款发愁的毕业生群体,还有大量永久性失业的产业工人和少数族裔。可见在推进减税改革的同时,美国政府还应该大力推进移民改革、种族政策改革和教育改革才能够达到平衡财税与刺激经济双重目的。

  (本文作者介绍:专栏作家,曾在美国供职于大型共同基金管理公司。)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第三代北斗芯片发布
实现亚米级的定位精度,并实现芯片级安全加密。
熊猫“巴斯”离世
记者从海峡(福州)大熊猫研究交流中心获悉,今年37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