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频道 | 中国财讯

亚投行副行长:暂不考虑投核电 正接触中国的煤改气

时间:2017-09-12 09:47:00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虞涵棋   责任编辑:张潇宇

  亚投行副行长:暂不考虑投资核电,正在接触中国的煤改气项目

  澎湃新闻记者 虞涵棋

  自2016年1月开张以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已批准了28个投资项目,发放贷款总额约30亿美元。其最新批准的一批项目,是位于埃及的11座太阳能核电站。

  “市场需求很大,我们今年还会批很多项目,正在考虑的就有19个。问题不是缺少需求,而是我们现在只有一百多个人,实在有点忙不过来。”亚投行负责政策和战略领域的副行长冯·阿姆斯贝格(Joachim von Amsberg),半开玩笑地对包括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内的媒体介绍道。

  亚投行是全球首个由中国倡议设立的多边金融机构,现有57个创始成员国,来自亚洲、欧洲、大洋洲、非洲和南美洲。中国以297亿美元的认缴股本成为亚投行第一大股东。

  埃及项目:传递强烈信号

  这11个埃及光伏发电项目,总装机规模为490MW(1MW=1000KW),贷款总额2.1亿美元。埃及拥有丰富的太阳能资源,正在大力规划绿色经济。该项目预期能使埃及每年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50万吨。

  冯·阿姆斯贝格介绍道,虽然亚投行的许多政策方向还在建设阶段,但就能源部门而言,离不开两个国际大趋势:能源转型和气候变化。

  而光伏项目恰好是一个亚投行的大有可为领域。“光伏产业是在近期才在经济上具有竞争力的,非常前沿,如果它的市场已经颇具规模,我们的资本也没那么重要了。” 冯·阿姆斯贝格说道。就埃及而言,政府曾几度尝试为光伏发电站招标,但都不是很成功。今年,政府降低了项目中的很多风险,“正是投资者进入的好时机。”

  另一方面,这次投资能帮助埃及的光伏产业走向规模化,项目还可以后续升级。冯·阿姆斯贝格预期,如果项目收获成功,就会对太阳能资源同样丰富的周边国家产生示范相应,“而投资者也肯定会考虑去其他国家投资光伏项目,这可以扩大整个生态系统。现在我们就在经历这个领域的大爆发。”

  冯·阿姆斯贝格总结道:“这种能传递出强烈信号的项目,正是我们想要寻找的。”

  为煤电设置极高门槛,暂不考虑核电

  6月,亚投行公布了《能源部门战略:亚洲的可持续能源》,包含6大原则,其中第1条原则是“促进能源介入和能源安全”,而第3条原则是“降低能源供应的碳浓度”。化石燃料仍将在亚洲的能源结构中扮演重要角色,为了平衡这两个目标,亚投行并未完全排除投资煤电项目的可能性,但会大幅削减在煤炭领域的投资。

  报告写道,亚投行只会在几种情况下考虑投资碳效率高的煤电站:用以替换现有的低效率电站;对电力系统的可靠性和完整性来说必不可缺;没有可行的替代方案。

  冯·阿姆斯贝格说道:“我们的战略文件并没有完全排除没电,但是设置了非常严格的条件,我甚至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项目可以满足这些条件。”

  亚投行目前公布的18个能源项目中,就有几个项目涉及化石燃料,包括阿塞拜疆和孟加拉国的天然气管道,缅甸的燃气电站。此外,亚投行还参与了塔吉克斯坦、巴基斯坦和印度尼西亚的水电项目。

  “各国的资源情况和战略各不相同,作为银行,我们的出发点是如何帮助我们的客户加快能源转型。” 冯·阿姆斯贝格说道。

  核电并不在亚投行的考虑范围之内。“我们对核电技术不做评价,但投资核电项目需要许多专业技能,我们不具备进入这个领域的能力”,冯·阿姆斯贝格说道,“也许当我们规模发展得更大的时候,我们会开始考虑核电项目。但现在,亚投行只能对核电说不。一个年轻的机构必须有所选择,不能什么都包揽进来,我们需要积累在特定领域的能力。”

  正在接触中国的煤改气项目

  在其能源部门战略中,亚投行将亚洲部分人口密集城市的污染问题和区域性的空气质量问题视为一大挑战。世界贸易组织数据显示,2016年PM10浓度最高的20个国家有16个在亚洲,而PM2.5浓度最高的20个国家都在亚洲。

  为此,亚投行将其第4条原则定为“管理地方和区域性污染”。历史上,人们往往通过限制化石燃料发电站,尤其是煤电站的方式解决地方和区域性污染。亚投行将与其他多边机构合作,探索一些新机制,以针对性、全面性地处理地方性污染,降低对健康的危害。

  冯·阿姆斯贝格举例道,亚投行正在接触一些中国合作者,商谈煤改气项目,也会考虑资助发电站的减排技术。“这些都还处在非常前期的讨论阶段,但这是两个我们非常乐意投资的领域。”

  学习PPP模式

  “催化私人资本”是亚投行能源部门战略的第5条原则。此次获批的11个埃及光伏项目,均有私人资本参与合作。亚投行在催化私人资本方面的实践,将基于其他多边发展银行在亚洲地区的经验,尤其是PPP(公共-私人资本合作)模式。报告指出,PPP在降低电价、分配风险方面有过很多成功的案例。

  冯·阿姆斯贝格提到,亚投行希望能帮私人资本解决很多制度上的障碍,做好一些前期工作。核心问题是风险,毕竟,大型基建项目具有不可避免的风险。

  首先,项目本身需要设计得足够有吸引力,大到抽象的法律、合同问题,小到项目的细节设计和准备。“你没办法命令私人资本进来,主动承担风险。” 冯·阿姆斯贝格说道。此外,他总结了一条简单但关键的经验:“必须解决风险分配的问题。哪些是政府承担的风险?哪些是私人承担的风险?我们要确保政府尽可能减少来自政府的风险。”

  尽管提到了亚投行的“人手不足”问题,但曾在世界银行供职25年的冯·阿姆斯贝格认为,亚投行走的路径与其他多边发展银行基本一致,而精简可能是其中一个与众不同的亮点。

  “亚投行的理念是‘lean, clean, green’(简洁、廉洁、清洁),廉洁和清洁是我们和其他多边发展银行的共同点,简洁是我们的特色。这是个好处,我们能快速、灵活地满足客户的需求;这也是个挑战,我们要在精简的情况下提供相同质量的工作。亚投行没有其他机构几十年来积累下来的包袱,因此,我希望我们能更好地关注项目本身,摆脱官僚结构和繁冗文件的束缚。”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穆加贝不言辞
11月19日,在津巴布韦哈拉雷总统府,总统穆加贝在发表
钩弋夫人墓盗洞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表示,这一系列案件抓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