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津报副刊

我在他眼中看到了绝望

时间:2017-03-02 11:10:00   来源:每日新报   作者:阿莱   责任编辑:周禹辰

  微信号:mrxbqingsu  倾诉热线:28202320  (周五下午2:00-4:00)  倾诉邮箱:qingsukongjian@qq.com

  薛菲独白:

  那个时候的我,确实是够狠心的。离婚其实很快,一旦决定了,两个人又没孩子,另一方再拼命挽留又能怎样,我去意已决,学校都已经申请好了,无论你同意还是不同意,我都是要离开的。我还记得我那天晚上,就没有住在家里,简单收拾了几样东西,就走了。我走的时候,郑宇低着头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他已经不再看我了,他一定是恨死我了——

  【开场白·幸福能力】

  夫妻间为什么会有分歧?是因为两个人要的东西不一样。

  原本男女之间要的东西就不一样,眼中的世界也不一样。现如今,男人和女人的需求,更不能简简单单就用性别去区分,而是完全个体化、个性化的选择。

  总有人说,好的婚姻其实是两个健康的个体的结合。也就是说,如果你在婚姻中,不被强行追赶、两人三足、亦步亦趋,你的爱人允许你保留你自己的爱好和个性,那将是一件多么愉悦和幸运的事。

  这样的婚姻,因为不够“勒紧”,所以对于“松绑”的需求,也就不会那么强烈。

  反之,越是渴求各方面过度“贴合”,贴合到喘不出气、甚至完全失去个人空间,这样的婚姻越容易让人想要“逃离”。

  有时候,当你严守对方,其实也会因为过度紧张,而严重失去了自己。

  所以夫妻关系再好,有时候也需要适度。

  适度留白,拥有呼吸空间,也许才更容易换来长久。

  婚姻是最古老的形式,也是最现代的形式。

  只要男女间的原始吸引存在,婚姻这种结合形式就一定会成为首选。

  人们对于婚姻这堂课,有人徒过了几十年,也依然糊里糊涂,说不出个所以然。

  还有人其实婚龄并不长,但是体悟却很深。

  无论如何,我都希望那些既然选择婚姻的人,能够拉着爱人的手,把婚姻里的课程好好修完。除去“缘分”的解释之外,我还愿意赋予它另外一层含义,叫做“幸福能力”!

  微信搜索“阿莱”或“alai2016”添加阿莱微信公众号。浏览更多阿莱观点和文字。

  受访者:薛菲,女,34岁,离异,从国外留学回国,现居北京。她这次回来,是为了处理父母在津的一套房子,这期间有人跟她提到她从前的老公郑宇,据说郑宇又结婚了。但是不怎么幸福,有了孩子,也就只能将就过下去。薛菲本来不打算见郑宇,结果还是被人安排了一次见面,薛菲怕尴尬,特意带了一个两人共同的朋友,想不到那天等来等去,郑宇居然连面儿都没露。朋友们都说,也不意外,郑宇这些年变化很大,让薛菲不要放在心上。薛菲回想过去自己和郑宇在一起的日子,也知道这辈子对她最好的男人,非前夫郑宇莫属。可是当年的薛菲突然不想被郑宇和婚姻束缚,迅速提出了离婚并出国读书的要求。当时的郑宇就像遭遇了晴天霹雳一样,他甚至跪下来哀求薛菲不要离开自己……薛菲说,那是她第一次从一个男人的眼里,读到了一种绝望!

  薛菲的口述:

  我自己任性我知道,25岁的时候,和郑宇结婚,29岁和他提出离婚,然后出国。在国外读研又工作了一年,之后选择回国,当时就想好,如果回国的话,我只会留在北京。其实回国的想法也是突然有的,原本想一直在国外的,从前我不够了解自己,以为自己是想过那种“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于是就选择了郑宇。郑宇是好男人,我不怀疑,但就因为他太好,所以我后来真的受不了了——

  怎么说呢?我们的日子实在是太正常太平凡了。正常到无趣又无味,每一天都是一样的,说同样的话,他问我吃什么,我叫他起床吧!真的,寻常夫妻,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后来,他只要再说类似的话,我都会产生一种想要吐出来的感觉。那时候我就知道,我可能是不爱他了吧。或者说,对于这种平凡简单的日子,我已经受够了。一想到接下来的无限人生,我都要重复这种早已让我厌倦的生活,我就想大口吸气,不然就会呼吸急促,仿佛真的给关进了一个叫做“婚姻”的笼子。

  所以我开始为出国做准备,从考试开始,包括偷着存钱。我是学外语的,本身就有基础,再拿起来也很容易。反正那个时候,我觉得我们就已经貌合神离了。郑宇这个人,依赖性强,对外界感知也比较麻木,对于他来说,要命也想不到好不容易娶回家的妻子正在想办法离开自己。郑宇是那种对安全感很痴迷的人,对于他来说,能够娶个老婆生个孩子,然后在同一个单位同一个小区了此一生,就是他最幸福的事了。他总是说同样的话,一边喝小酒一边拉着我的手说“别无所求”……却从没注意到我脸上的厌烦。

  再后来有阵子,郑宇升了职。怎么说呢?就提了小半个格儿的那种小官儿!他就完全受不了了,喜不自胜要求我在三十岁之前一定让他当上爸爸,他说,他的人生这样就彻底圆满了。很多人羡慕我,有一个知足常乐的老公,殊不知这正是我对他最为不满的地方。

  我们当初结婚四年,恋爱三年,对于他,不能说没感情,但也不能说对我还有吸引力。尤其是当他心心念念想要当爹的时候,我觉得如果我再不当机立断,就真的要来不及了!一旦有了小孩,我再“任性出走”,就真的会被“千夫所指”!到了那个时候,我不仅是郑宇的老婆,还会是孩子的妈!所以你看,我也不是完全没有责任感的那种人,正因为我知道做妈妈的意义比做妻子还重要,这种重要是说你根本“不能逃”!于是我必须提前“出逃”了。为了不铸成大错,我不顾一切!留在婚姻里简直太危险了。再不走,也许一辈子都走不了了!

  这是我第一次袒露心声!我还记得当时郑宇看着我的眼神,那是我第一次从一个男人眼中读出绝望,郑宇为了挽留我,甚至给我跪下了!你知道我当时怎么想吗?没出息!是的,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当然现在看来,那个时候的我,确实是够狠心的。离婚其实很快,一旦决定了,两个人又没孩子,另一方再拼命挽留又能怎样,我去意已决,学校都已经申请好了,无论你同意还是不同意,我都是要离开的。我还记得我那天晚上,就没有住在家里,简单收拾了几样东西,就走了。我走的时候,郑宇低着头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他已经不再看我了,他一定是恨死我了!

  闪存现场:

  阿莱:怎么现在又重提往事呢,不是都过去了吗?

  薛菲:他还恨着我啊。

  阿莱:就因为他没来见你?

  薛菲:其实我想给他一些补偿,看来也没机会了。

  阿莱:什么补偿呢?

  薛菲:钱呗,还能是什么。别的我也给不了。

  阿莱:这就是你觉得可以见一面的原因。

  薛菲:一切都挺鬼使神差的,本来没想过见,但既然决定见了,我也确实做了一些准备,谁能想到,他居然没来。

  阿莱:他现在结婚了?

  薛菲:结了,也有孩子,但听说两口子感情不好,经常吵架。

  阿莱:你觉得这和你有关吗?

  薛菲: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阿莱:你还会结婚吗?

  薛菲:我这个人,不适合婚姻,最适合一个人生活,连孩子都不用要。

  阿莱:其实你不是已经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了,为什么还是感觉不快乐呢?

  薛菲:没人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阿莱手记·要什么!】

  我就知道一点,你无比盼望的东西,真的来到眼前,往往也不过如此。然后那些逐渐远去的日子,因为往事追不回,反倒逐渐清晰、明媚起来。离婚后的女人,才开始体会到前夫当年的哀与痛,也确实是有些晚了。世上有很多没有结局的故事,这个,也算是其中之一吧。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新疆出现沙尘天气
受冷空气入侵影响,新疆喀什地区、阿克苏地区
油菜花迎春盛放
湖北荆门油菜花迎春盛放 遍地金黄美如油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