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津报副刊

是我辜负了"糟糠之妻"

时间:2017-04-09 10:38:00   来源:天津网   作者:   责任编辑:刘颖

  【有故事的人】 秦岳,男,36岁,个体老板

  天津网讯  城市快报记者 肖明舒 摄影 赵雯晔  如果将人生比喻为旅程,其中的美景有时隐藏着令人难以辨析的东西,甚至引人走向歧途,陷入难以自拔的诱惑。

  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有不为诱惑所动的定力。秦岳就在诱惑面前失去了方向,导致自己的婚姻亮起了红灯。如今,他追悔不已,想通过说出自己的故事,警示其他的人不要犯同样的错。

  故 事

  秦岳说,自己能有今天富足的生活,要归功于妻子小梅。秦岳出生在中部地区的一个普通小山村,父母都是农民,因为家里条件不好,秦岳初中没上完就辍学了,帮家里务农两年后,18岁的他便和叔叔来到天津打工。“一下火车,当我汇入人流,才知道在这座繁华的城市里,自己微小得就像一只蚂蚁。”他说。

  接下来的时间,秦岳什么活儿都干过,在饭店刷过碗,做过小区保安,还在冷库当过搬运工,“不管怎样,还是要干活儿啊,家里还有弟弟、妹妹要上学,我是老大,有责任养家。”他说。

  秦岳是个聪明人,干了两年后,他意识到四处打工不但挣钱有限,而且没有出路,必须要学门手艺才行。当时,他在一家饭店做勤杂工,由于手脚勤快,很受饭店大厨喜爱,于是,秦岳就边干边和这位大厨学起了烹饪,一学就是五年。在这里,他不仅学到了技术,还结识了后来成为他老婆的小梅。

  “当时我所在的饭店属于一个招待所,我是学徒工,小梅是招待所的服务员,我俩经常能碰面。记得那时,每次见到她我的心都跳得像敲鼓一样,我特别害羞,不好意思跟她说话,只好每次下班守在楼梯口,就为了看她一眼。后来,为了能和她说话,我把一盘流行音乐磁带给了她,我俩那时还不熟,她自然不好意思要,我便硬塞给了她,慢慢我们俩就熟识了。”秦岳回忆。

  后来,两个年轻人交往的事情被小梅的父亲发现了,小梅的父亲去秦岳工作的地方把他揍了一顿,并且指着秦岳的鼻子警告他不要再和小梅交往了。后来,秦岳才知道,其实小梅家很富裕,在郊区有一个很大的工厂,“那时候是上世纪90年代末吧,她的父亲就有车、有大哥大,所以他嫌弃我配不上小梅。当时我就觉得小梅好,认准了她,几头牛也拉不回来,始终没有放弃。”秦岳回忆。

  面对小梅家的阻力,为了两个人能有更好的未来,秦岳萌生了自己开饭店当老板的想法。让他特别感动的是,在他和小梅说出想法的短短一周后,小梅就拿着6万元钱帮助他创业,秦岳问她钱哪来的,小梅说是找父亲要的。后来秦岳才知道,为了向家里要钱,小梅想出了各种办法,甚至“以死相逼”。秦岳说,他对小梅无以为报,唯一能做的就是娶她做媳妇。

  当事人心述

  我俩属于“先斩后奏”,领了证之后才告诉双方父母的,我父母很高兴,但是她父亲坚决不同意。我们结婚那天,她家只有我岳母一个人出席了婚宴。那天晚上,我问她嫁给我后悔吗?她说,她知道我是真心待她的,所以不管怎么样都不后悔嫁给我。那时我的心情就像喝了蜜,别提多美了。

  我们店的宗旨是薄利多销,生意一直挺好的,不仅在天津,我还在我们县城里与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分店,生意也不错。我和小梅的生活越来越好,一年后小梅生了个大胖小子。不过,日子红火的同时,我和她都变了,两个人似

  乎没有刚结婚时那样“热乎”了。现在想想,还是要怪我,如果最初能多关心她,或许我们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

  起初是我应酬多经常喝醉了回家,其实我不喜欢应酬,但为了生意也没办法。刚开始小梅并不介意,每次都担心我的身体,但渐渐的,每次我回家她都不在家,问她,她就说出去打麻将了。

  她不做饭,一家人都在外面买着吃。有一天,更严重的问题发生了,学校老师给我打电话,说孩子在学校没人接,我打小梅的电话打不通,只得从应酬中抽身出来接孩子。回家后,我问她为什么没去接孩子,她说当时有事,我听了挺生气,问她什么事比孩子还重要,没想到她开始历数我各种不顾家的行为。就这样,生活中的小矛盾越来越多,每次和她吵完架,我心里都有内疚感,因为我知道,没有她就没有我的今天,但是遇到问题我又会控制不住自己和她吵起来。

  那时每天这样过日子特别烦。有一天,我和一个开酒吧的朋友喝酒,他叫了两个小姑娘陪我们聊天,其中有一个叫阿云的姑娘很漂亮,说话也很温柔,哄得我那天心情出奇地好。不知不觉间我们都喝多了,头晕脑胀的我想找个地方睡一觉,朋友却给我和阿云开了一间房。说实话,虽然酒醉,但我还是有意识的,就没有拒绝阿云。不过,我没想过要跟阿云有什么未来,那时我觉得每天压力很大,需要找一些慰藉,于是,阿云的怀抱就成了我最好的去处。开始的时候我严守这个秘密,过了一段时间小梅都没发现,我精神上就比较松懈了,也正是因为我的不留神,小梅知道了这件事。

  我以为她会像从前吵架时那样跟我又喊又闹,但是这次她却显得很平静,问我这件事是不是真的。我心虚地把责任推在了她身上,我对她嚷:“你以为我想呀!你看看你现在变成什么样了?天天就知道打麻将打麻将,你心里还有这个家吗?”我以为她会和我闹离婚,然而她却哭了,一边哭一边说:“老公别离开我好吗?以后我不打麻将了。”听到这话,我心里酸酸的,的确是我对不起她,这次争吵仿佛给我之前膨胀的脑袋浇了一盆凉水,让我一下子清醒了下来,我对小梅说:“你给我点时间让我处理一下 。”

  我曾经跟阿云谈过,给她钱和她断绝关系,但是每次她都不同意。她说一直以来都知道我有家庭有孩子,但是她并不介意。就这样,每次谈到这件事时她就哭,要不然就说要死在我面前。我这个人就是这样,遇到天大的委屈也不会掉泪,但是女人一哭我就没办法了。

  我承认我对不起家庭,但是如何摆脱这样的现状,却让我更加为难。

  后 话

  如今,秦岳骑虎难下。在欲望面前,人人都是受害者,也许,在心念想要放纵的时候对自己有所克制,真的可以挽救很多东西。

  专家解读:

  停止满足私欲的心,让家庭回归安宁

  【本期专家】薛雅文,丹智(天津)身心咨询中心主任,身心能量唤醒治疗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擅长帮助个人身心灵成长、亲子关系、家庭关系的系统分析与治疗

  秦岳,有人说“浪子回头金不换”,你认同吗?

  其实,在今天的社会中,一个人不曾犯错误很难。身为丈夫,秦岳必须遵守家庭婚姻中的规则秩序,内心守“正”,你一定会有力量屏蔽一切障碍。

  男人是一家之主,是社会的栋梁,更是构建一个幸福美满家庭的领航员,在婚姻家庭中,丈夫需要立足“三刚”,即性刚没有脾气,心刚没有私欲,身刚没有不良嗜好,如果丈夫能做到,那么妻子一定可以持家相夫教子,否则,你玩你的,我玩我的,各玩各的,请问:你们的孩子怎么办?秦岳,你一定要为了家庭重新给妻子与孩子做出榜样。

  另外,关于阿云,秦岳可以借助专业心理机构为阿云进行情绪与情感疏导,让这个女子懂得持有“正道”的爱。在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在一些明知不可为的事上而依然为之,依然不能停止错误的延续。阿云的认知是错误的,她不在乎秦岳是有妻子的男人,她只是一味满足自己内在缺失的一种情感需要,而这个行为是触犯法律、规则、扰乱秩序的错误行为。秦岳与阿云必须停止,止住满足彼此私欲的心,只有这样,才能让秦岳的家庭回归本有的安宁!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普米族庆传统情人节
5月28日,云南普米族在昆明云南民族村内与其他少数民族和游客一起庆祝其传统情人节。
民警包粽子迎端午
5月27日,福建省龙岩市公安局永定分局民警展示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