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津报副刊

金饭碗啥时成了纸饭碗

时间:2017-04-10 10:08:00   来源:天津网   作者:阿德   责任编辑:刘颖

漫画来自插画家园

  天津网讯  每日新报记者  阿德  你所碰到的都是我所经历过的,你所困惑的都是我所关注的。职场减压,从倾诉开始!“阿德职场解忧室”365天不打烊,倾听你的声音。

  大品 30岁  职员

  听说咱们开了职场倾诉的专版,没想到我能成第一个倾诉者。

  其实我这点烦恼,在很多人眼里不足为奇。某些时刻,我也觉得自己挺弱的——没看到很多人都在吐槽这两年生意不好做吗?我的几个从商的同学,陆陆续续折戟而归,前几年赚的钱,差不多也都赔掉了。还有几个朋友,自从跳槽之后,就进入了漫漫无尽的失业期。他们告诉我,真的太尴尬了——在原单位成为中层之后,薪金也被固定在了某个档次上。即使跳槽,也不能做自砸身价的傻事,可是按原来的薪金找,如今的就业市场,却是一片哀鸿……

  看起来,你挺会自我安慰的。

  一码归一码。听这帮人吐槽的时候,我其实还挺知足的。毕竟自打大学毕业后,我就考入了这家公司,当时也算是过五关斩六将。这些年下来,虽说也萌生过跳槽的想法,可是最终还是留了下来。公司对我也不薄,入职第二年就被列为部门重点培养对象,为此没少去国内外的系列培训,再加上这几年的资历,我算是在这里站稳了脚跟。用同事们的话说,只要耗得了,部门副总监的位置,迟早是我的。

  这是一种期待,也可以说是一种盛名和瞩目,起初我是有点惶恐的。总觉得自己配不上公司给我的资源,甚至说栽培——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种感觉——80后这代人总有一种生怕辜负别人的心态。这还不仅仅是薪水的问题,而是当外界对你抱有极大期待,甚至希望你能成为表率、大有可为的时候,一种埋藏在内心深处的自卑,便成了挥之不去的噩梦。

  你的意思是,80后有一种集体自卑心态了?

  也许和我们的成长环境有关。我现在回想起来,从小到大,我们似乎都是被某一个约定俗成的标准来决定优劣。比如小红花、三道杠、学习成绩等等,不像现在的学生们,可能有这样或那样的才艺加身,或者干脆从应试环境中跳出来,直接去感受一下国外风情。反正至少是我,从小被灌输的态度就是要好好学习,拼命地往上游,才能出人头地。

  在这样的氛围下,我收获了所谓的成功。我以全校前十名的成绩,考入了金融专业,又是四年苦读,以专业考核第一的排名,进入到这家公司,成为银行从业人员。

  入职典礼的那天,可以说是我人生最高光的时刻。同期入职的几位同事,满脸朝气,却已表现出初生牛犊的锐利。我的父母做了一桌好饭等我回家,碰杯的瞬间,二老双双流下热泪。我也是激动到不能自已——现在想起来,应该是人生美好蓝图就此展开,大好前程指日可待。

  这几年你又得到了哪些新感悟?

  刚入职,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各种考核扑面而至,压得我有点喘不过气。我本想吐槽几句,抬头望去,资历更深的同事们已经埋头苦读,还在利用午休时间啃着书本。

  我这才意识到,伴随银行从业者职业生涯最紧密的就是考试。抛开系统内部的考核、练兵,入职几年来的专业考试就不胜枚举,特别是当你转换不同业务或者对自己的事业有所规划时,考证就成了站上更高平台的敲门砖。

  本来,我以为有了这份工作,也就有了靠山。至少能让我喘口气好好休息一下,可谁知不进则退,至少在行里,比我年长10多岁的同事还在啃书本拼命考证呢,我这样的年轻人,还有什么放松的理由?

  这似乎只是冰山一角吧。

  工作并没有想象中轻松,这一点是这个行业的共识。特别是80后入职之后,定岗定薪已经是大势所趋,原来印象里拿着高薪不干活的现象几乎绝迹了。

  那几年虽然辛苦,至少还有一个安慰自己的理由:薪水不低,特别是年终奖这一块,赶上好年景,真的挺让其他行业从业人员羡慕的。我实话实说,我也挺满足的。辛辛苦苦一整年,看着银行卡里的那一串数字,谈不上多么兴奋,但至少能够安慰自己吧。至少在我看来,一个行业的起薪和年终奖,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这个行业从业人员的自信程度。刚来银行的那几年,可谓风调雨顺,营业厅开了一个又一个,信用卡也是遍地开花,里里外外都是在赚钱。

  公司在走上坡路,基层员工心气就足。大家都在拼命干活,公司的前景可期,最后每个人拿到的报酬也就说得过去。这是一种正向循环——当大方向照着乐观的目标前行的时候,那些考核、考试、加班加点的困难,也就被归类为能够克服的小事,不值一提了。

  什么时候上升为了大事呢?

  当年终奖只剩个位数的时候。不怕你笑话,去年我就拿了这个数字。不得不承认,这两年实体经济遇到了一些困难。各行各业的从业人员似乎都进入了怪圈:辛苦了大半年,一算账根本没挣钱。收支持平已经是好事,还有人蚀了本、破了产,把自己弄成妻离子散。

  有时想想,这两年变化如此大,可以称得上日新月异。特别是当个人的改变赶不上形势的转变时,作为个体的无力感就会被慢慢放大,不安全感也会如影随形。

  今年年初,公司宣布部门调整,几位同事离开了我们。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我根本来不及唏嘘,就被布置了新的任务——新领导很务实,以业绩与能力作为根本考量,说到底就是能者多劳、不养闲人。

  为这事,我们开了不下几次动员大会。看着领导们慷慨激昂地发言,刚入职的新人悄悄问我:是不是单位遇到了瓶颈?这份工作还值不值继续投入?我在同学群里问了几句,简直就像炸开了锅。何止我们这个行业,平时看似高福利低风险的行业,纷纷开始减员增效,那场面简直就是集体勒紧裤腰带,共同抵抗严寒的到来。

  作为个人你有没有想好出路?

  紧张、压力、害怕被取代感、担心还不上贷款、开始拒绝高消费……一连串的心理改变,何止是我一个人在面对?就像是涨了这一轮之后,大家都在担心限购令下发之后,房价是否还能保持高位一样,一个行业走过了收获季节,开始遇到寒冬考验的时候,对每一个从业者都是一次全新的考验——不仅是对整个行业的考验,更是对自身角色转变考量的时刻——下一步,我还能证明什么?我还能掌握什么资源?我还拥有什么话语权?我是否将被取代?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藏区新鲜虫草上市
5月22日,云南省迪庆州香格里拉市街道上,聚集着许多
养老院服务标准
北京养老机构目前执行的服务标准——北京市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