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津报副刊

到头来都是逢场作戏

时间:2017-05-10 10:45:00   来源:每日新报   作者:阿德   责任编辑:周禹辰

  摄影 谷岳

  诉 空空 40岁 职员

  我们俩离婚已经快半年了。迄今为止,还是住在一个屋檐下。甚至出席同学聚会、同事婚礼这些场合,我依然会很自然地把手搭在他的臂弯里——就像是被艳羡的神仙眷侣。身边人都说,都老夫老妻了,依然那么恩爱。

  其实这些漂亮话,对我来说,早就听腻了。不过是为了伪装而伪装——我们家儿子今年中考,箭在弦上。我不得不掂量这里面的利害关系。如果我和孩子爸爸撕破脸,会给孩子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即便是和平分手,家里少了一个人,会不会让孩子心态失衡?

  在你看来,这是特殊时期。

  现在回头看,我就卡在了这特殊时期上。我们俩结婚特别仓促,导火索就是我怀孕了——我当时跟自己说,谁让你偷吃了禁果,活该。更简单一点,这就是代价。

  所以我们俩才这么快结婚。不是说我对他没有感觉,但实事求是地讲,感觉并不是感情。如果没有这个从天而降的娃,我可能还会犹豫三分。

  嫁给别人?或者另外一种人生?

  这种设想转瞬即逝,那是属于青年人的奢望。我也许还会嫁给他。不过是经历了时间的考验,或者被磨砺了一番之后,终于承认了自己的作,决定洗干净手,给一个男人做羹汤罢了。

  这是一种认命。要命的是,当时我心比天高——我坦诚讲,很长一段时间,我依然认为这个孩子是我人生的拖累。我想继续深造或者去外地看看或者再一段刻骨铭心的恋爱。但在这个孩子面前,我的选择特别无力。

  孩子呱呱坠地的一刹那,我的心一下子就揪到了一起——别人都说,当了母亲会变温柔,可我是变得纠结了——我的那些没有实现的理想以及看起来不接地气的人生追求,此时此刻必须跟眼前这个小生命做出让步;以及和这个男人投入到一段柴米油盐的琐碎生活中去。

  不仅是你,大家其实都这样。和别人的交往、相处、磨合,一点点做着对于自我妥协的事。

  我认命了。贤妻良母的角色我做不到十分,可是尽力照着这个方向去做。他也是如此,一个莽莽撞撞的大男孩,一下子成了人夫人父,成了家里的顶梁柱。我们俩臣服于这繁衍生息的生命推动中,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只是有一天,我累了。孩子越来越大了,一不留神,快要超过他爸爸了。我不知道给他做过多少顿饭,炖过多少锅鸡翅,叫过多少次早。我和孩子父亲的分工似乎是更加默契了,一个眼神,完全不用多话,就知道对方想去做什么,应该做什么,还能做什么。

  别人眼里,我们是幸福的。有了爱的结晶,关键是两个人从来没有红过脸。可我深深地知道,之所以没有争吵,是因为心死了——我甚至快要忘记了,眼前这个男人冲动鲁莽时的样子,以及那个时候,他的脖子上充满荷尔蒙的汗水。

  你是觉得,孩子在消耗着你的青春和时间。

  我不能这么自私。换句话说,天底下所有人都会谴责我,如果我把孩子的成长作为我韶华易逝的代价。

  我没有任何资格去实现个人价值,毕竟一个母亲的天然职责,是照顾好孩子,奉献于家庭当中。我似乎找不到同路者,哪怕不为我说上什么话,而是简单地听我说说话。我必须要收敛起自己的任性,做一个好妈妈,好妻子,好儿媳。

  我失去了我自己。

  然后呢?

  我也亲手毁掉了我自己。我有了婚外恋,一个从外地调来的同事。他把家庭留在了那座遥远的城市。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带着罪恶感和快感,以及一点点对自己的同情。我像一只刺猬扎在这个男人的怀里,然后不许他叫疼。我享受着这种任性,哪怕是被我人为改造的,虚假的任性。

  在那段所谓的蜜月期,我像是冲昏了头脑。特别想冲到丈夫面前,告诉他我背着他所做的一切,我不知道这种冲动背后,是报复是悲悯还是同归于尽。

  他还是发现了。我们摊牌,协商,离婚。他比我想象中的更冷静。签字当天,我们甚至还躺在一张床上,他依旧很快入眠,鼾声响起。

  月亮的微光,从窗帘缝隙钻进来,照亮了地板的一角,惨白惨白的。就像是我的心境一样——我深知,我和那个男人只是逢场作戏。问题是,和生活了这么多年的丈夫,我何尝不是在演戏?这出难堪的戏,还未散场。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藏区新鲜虫草上市
5月22日,云南省迪庆州香格里拉市街道上,聚集着许多
养老院服务标准
北京养老机构目前执行的服务标准——北京市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