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津报副刊

一场大病理解母亲偏心

时间:2017-05-14 11:49:00   来源:天津网   作者:李宁   责任编辑:刘颖

  【有故事的人】 沐风,女,43岁

  天津网讯  城市快报记者 李宁 摄影 赵雯晔  曾经因为埋怨母亲重男轻女,沐风生下女儿后发过誓:“就算让生二胎,我也绝不再生。”

  两年前的一场大病,终于让沐风意识到,对于她的母亲来说,儿子和女儿无异于手心和手背,都是肉,母亲的确偏心,但她永远偏心更“弱”的那一个。这些话,母亲曾经对她说过,但她不信,直到母亲为了给她治病卖掉房子,她才信了。

  以往,每年的母亲节,沐风都会给母亲钱,或者买贵重一些的礼物。这两年,她拮据到没法用物质来表达对母亲生养之恩的感激,却觉得心与母亲贴得更近了。

  故 事

  沐风出生在河北省的一个地级市,6岁那年父亲就去世了。她有个比她大5岁的哥哥。在沐风的印象中,哥哥从小就好吃懒做,而且还打架惹事,她则是典型的乖乖女。她本以为“乖”能得到母亲更多的疼爱,然而,她失望地发现,母亲几乎把所有的关爱都给了哥哥——亲自陪他写作业,带他参加各种补习班,为了庆祝他考试及格而去下馆子。对沐风,母亲很多时候都只有一句话:“你自己决定吧。”

  面对沐风偶尔的抱怨,母亲解释说她这是相信沐风。那时候沐风并不知道母亲内心的恐惧——她怕儿子不学好,早晚“进去”。想想母亲在生活上没亏待过自己,沐风终于沉默了,而沉默的背后,是心的疏远。

  一直优秀的沐风顺利地考上大学,来到天津,之后找工作、结婚、生子。她对母亲有心结,所以万事不肯求母亲帮忙。怀孕7个多月时,沐风疯狂地想家,想妈妈。她给母亲打电话,想请她过来,然而电话那头的母亲犹豫了很久,才说:“你哥哥这几天一直嚷着要‘弄死’他们老板,我得看着他。”挂断电话,沐风的泪水已然决堤,当天晚上就早产生下了女儿。

  作为一个普通职员,到2015年时沐风的月收入也只有4000多元,丈夫的月收入不到6000元。在天津,要抚养一个孩子,这收入并不算高。然而,这些年,为了给哥哥娶媳妇、还赌债、支付被哥哥打伤的人的医药费、帮助哥哥创业,母亲不时向沐风要钱。就在沐风被查出患乳腺癌的前一个月,母亲还曾想找沐风要一笔钱,为她已经离婚的哥哥买辆车,目的是为了“好谈对象”。

  知道沐风生病的消息后,母亲第一时间赶来了,并搬到天津来照顾沐风。起初,母女间的隔阂并未因母亲无微不至的照顾而减少,反倒是习惯了做主的母亲强大的气场,让沐风特别不舒服。母亲来天津之后的第三个月,她的闯祸精大哥酒醉后和人口角,把对方的头打得鲜血直流。看到母亲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沐风心软了,对母亲说:“您回家吧。”

  仅仅5天后母亲就回来了,简单地告诉沐风都处理好了。沐风看到,只是短短几天,母亲头顶的黑发全都染上了白霜。

  癌症治疗费用很高,而且不是所有的项目都能报销。医生说有种进口药对沐风的病情可能有效,一针两万多元,要注射七八次,是非医保药。如果医生说“一定可以治愈”,倾家荡产沐风也愿意,可医生只是说“可能”,这让债务缠身的沐风陷入了纠结。沐风的母亲在这时提出回趟家。3天后,哥哥打来电话,声嘶力竭地指责她,不该为了自己让母亲卖房。

  沐风给母亲打了电话。她清楚地知道,哥哥已经将自己的房子卖掉了,母亲再卖掉房子,这母子俩就无家可归了,而且哥哥更别想娶上媳妇了。母亲对沐风说:“我可以去借钱,可我还能活几天?这笔账最后还得你来还。这辈子,我没给过你什么,不能死后给你留笔债。你们都是我的孩子,照顾不过来的时候,我只能顾最弱的一个。以前这样,以后也这样。”

  沐风忽然记起,这句话,母亲对自己说了很多年,可她这才第一次相信。

  当事人心述

  母亲的家位于我们所在市最落后的一个区,那的房价一平方米只有2000元左右,所以,母亲的房子只能卖20万元。

  母亲回家,仅用半个月就完成了卖房、租房、搬家一系列的事情。当她把卖房的20万元打入我的银行账户后,一想到故土观念很重的母亲今后就无家可归了,我的心就像被钻了个洞一样,除了疼,还是疼。

  哥哥的脾气和父亲如出一辙,所以,母亲怕她的儿子重蹈覆辙。她要养家,要照顾已经崩溃的爷爷、奶奶,还要时刻盯着儿子,哪还有时间来满足儿时我那些女儿家的小心思,可那时的我却一直怨她、恨她。

  现在想来,自从父亲去世后,母亲好像就没有哭过,即使知道我的病情赶到天津也没有哭。现在我理解了,多年的苦难,多年的坚持,已经让她忘记了怎样哭。很多时候,她表现得比男人更强硬、更理智。至于背后有没有流过眼泪,流过多少眼泪,只有母亲自己知道了。母亲也几乎不笑,我记忆中她唯一一次笑,是在我考上大学时。多少年后,我忽然惊觉,原来,我一直是母亲心中的骄傲。她那句“相信”不是偏心的借口,而是实实在在的真心话。

  我家真正有重男轻女思想的,是我的爷爷、奶奶。读高中时,爷爷、奶奶曾计划让我辍学工作,挣钱为哥哥在市中心买房。我只听到他们提过一次,后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现在想来,这读书的机会,应该也是母亲苦苦为我争取来的吧?

  母亲挣的钱根本不够我和哥哥花,特别是哥哥在不断地闯祸、败家,所以爷爷、奶奶补贴了不少。我母亲名下那套房子,就是爷爷、奶奶出钱买的。为了感激母亲的付出,他们买房时把房子写在了母亲名下,但当时说得清清楚楚:这房子将来是给他们孙子的。如今,爷爷、奶奶都已故去,母亲在哥哥不同意的情况下卖了房,可以想到,我那个丝毫没有人情味的哥哥该说了多少混账话,想想就特别心疼母亲。

  母亲返津那天,随身的行李只有几个家乡的酸梨,那是我小时候最爱吃的。晚上,母亲因为劳累在沙发上打盹,我在她身边啃酸梨,仿佛回到了小时候。突然,母亲醒了,以她一贯的语调气恼地说:“医生不让你吃凉的,你怎么记不住呢?”这一次,我没生气,而是幸福地任凭母亲夺过酸梨,又幸福地看着她到厨房为我蒸酸梨。

  后 话

  如今,距离母亲卖房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沐风的病情也趋于平稳。她的母亲依然强势,母女间依然矛盾不断,然而有一点沐风非常肯定:她的母亲爱她。

  沐风曾经问过母亲:“如果将来我好了,工作了,你会不会继续向我要钱接济我哥?”母亲让沐风安心养病不要胡思乱想,沐风很清楚,母亲一定还会那样做的。

  “每个孩子都是她的心头肉,这就是母亲。”沐风说这句话时,是笑着说的。

  专家解读:真正的和解是和自己和解

  【本期专家】滑静,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催眠治疗师、NLP高级执行师,天津朗坤阳光身心灵咨商服务中心咨商师,擅长亲子关系、行为模式的改变和情绪疏导。

  看过沐风的故事不由得热泪盈眶。我想每一位母亲都是疼爱自己孩子的,只不过给出的不一定是孩子希望的样子。其实,对于母亲来讲,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孩子的平安和幸福。“不养儿不知父母恩”,只有自己做了父母,才会切身体会到父母养育自己的不容易,也才会更加理解和明白父母。

  对沐风来说,与其说是和母亲和解,不如说是和自己和解。这些年,其实并不是母亲真的对她不屑一顾。对母亲而言,儿女如同手心手背,没有孰轻孰重,正像母亲所说:“你们都是我的孩子,照顾不过来的时候,我只能顾最弱的一个。以前这样,以后也这样。”其实母亲的爱一直都在,只不过是我们自己不相信而已。

  很多时候,因为种种原因,我们没有办法去选择想要的人生,但我们可以选择用怎样的心态来面对生活、面对自己。

  静品岁月风雨,淡读时光苍茫。沐风,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祝福你!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复兴号"新车全部到位
每隔一天就要进行一次一级检修,最严标准,专人专修。
云南水稻成熟
8月17日,村民手捧水稻笑容满面。初秋时节,地处金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