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津报副刊

我该怎么面对这场大考

时间:2017-05-17 10:29:00   来源:每日新报   作者:阿德   责任编辑:周禹辰

  摄影 谷岳

  诉 大壅  18岁  高三学生

  还有十几天我就奔赴战场了——在我的短短生命历程里,高考差不多等同于一场战役。

  这话也不是我说的。我的爸妈、老师,甚至每一个小伙伴,对待这场考试,都有点视死如归的架势。说不紧张那是瞎话,辛辛苦苦读了这么多年的书,摞起来得有半个墙那么高了,最后的这一“哆嗦”,谁能真正放松下来?

  你敢吗?

  我也没这个胆量。

  我现在的感觉高考就像是汇报演出,等待主持人宣布我上台的那一刻。我是做了准备的,不然一年来的备考,三年来的念想,全部都打了水漂。但你说多么胸有成竹,那也是瞎话——我越来越清楚,高考分数固然重要,更要命的其实是排名。也就是说,在我之前有多少小伙伴,也就决定了我离梦想的大学,究竟有多远。 当然还有一些偶然因素。比如考题偏难或者偏易,有些学校成了冷门,甚至我发挥超常等等。那这些之所以是偶然性因素,说明实现的可能性偏低。生活告诉我,与其寄望于这些客观因素,不如找自己的问题——以我现在的水平,能超常发挥吗?答案是否定的。

  你很清醒啊。

  基于对事实的客观评价。我自觉天赋不错,脑子也够使。刚上学那阵,经过一阵春风得意马蹄疾的风光期。后来很快就出现了分化——我开始偏科了。我至今也闹不清楚,是天然对一些科目提不起兴趣来,还是因为几次考试的失利,造成了我对这些科目避而远之。老师们很负责,天天请家长,苦口婆心地对我以及我的父母说,这样下去会毁了孩子的未来。这是我第一次认真地思考人生——不要以为小孩子就没有思考人生的权利。

  我每天都是愁云密布。担忧未来不会好过,其实也不太清楚,未来究竟对我已经是什么——是每个月的工资少得可怜,买不起喜欢的游戏装备,还是没有机会认识业界的大牛,更别说策划一场想走就走的旅行?

  我根本就想象不出来。但这种郁闷的情绪,却像一个厚厚的锅盖,一下子扣住了我的天空。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关键是你得向外看。如果只和班上同学比较,我挺自信的。入校以来,每天都是名列前茅,一路来被表扬得都有些麻木了。问题是,人外有人啊。

  这一点,在我上了课外班之后,感受特别明显。在我看来,这些小伙伴就像是妖怪一般的存在,刚上初中就已经学完了高中的知识,上了高中已经自修大学教材。他们的成绩稳定得就像大理石一样坚固,甚至在试卷分析会后,他们还会跟我开玩笑说,二十分钟就做完了题,之后一直在闭目养神……

  他们太强大了!他们是来自于顶尖学校的金字塔尖。他们就像是一座座高峰,矗立在我的面前,让我敬畏,同时也让我担忧,自己离名校越来越远。我曾经也问过自己,有没有可能变成他们中的一员。

  结果呢?

  功亏一篑。高中阶段前两年,我一直咬牙坚持,虽然和他们有一些差距,但我觉得,只要咬住就有翻盘的机会。可谁知,高二升高三的那个暑假,一切都变了——在课外班报名阶段,我爸妈没有为我抢上学位,我失去了和这些小伙伴继续学习的机会!

  这样的机会,真是一票难求。那段时间,提高班每周都会放出几个名额,让家长们帮助我们秒杀。我以为对于我们这些老生会有所照顾,没想到我成了牺牲品——我没有进入原来的那个班,也就意味着原来的补习老师不能再带我。这对我简直是致命的打击!

  至于吗?

  你不知道,这对于我意味着什么?我和那些小伙伴的差距将越拉越大,我再也赶不上他们了。他们永远笑傲江湖,我则是成为名不见经传的小配角。

  为了这事,我还曾经埋怨过父母。觉得他们没有为我尽心,耽误了我的前程。可我后来看到他们俩脸上哀伤的表情,又觉得有些自责——谁让我天资不够而且运气不好,才落得现在这个结局。如果没有考上理想学校,我只能自食其果。

  离高考越来越近了,我也要上场作战了,祝福我吧。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滨海扫描
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绿色低碳企业凯莱英以技术创新
“国考”开试
昨日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了解到,中央机关及其直属机构2018年度公务员录用考试公共科目笔试当日在全国31个省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