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津报副刊

自由惯了 爱情我想逃

时间:2017-07-17 10:02:00   来源:每日新报   作者:阿德   责任编辑:秋云

  萝卜 27岁 副导演

  这个月我的电话费又超支了。翻开通话记录,有几通竟然超过了两个小时。很奇怪,这里边很少是打给他的,而是我的闺蜜。她们就像是我的守护神,只要稍微有开小差以及不坚定的时候,我第一时间需要听到她们的声音。

  但现在,她们甚至不想接我电话。我几乎都学会了她们的腔调:都是你萝卜自己作的,胡思乱想,没事找事。

  你在想什么?

  和他分手。最近我们俩每次见完面或者撂下电话的那一刻,我想的都是这个。前一阵我看过一篇文章,说的是救援人员如何通过一些装置寻找到坠落于深海的黑匣子。因为黑匣子能发出信号,只要探测器能接收到,就能锁定位置。对我而言,我的内心其实就在发射着这样的信号,我不断地在接收,信号越来越强——我的内心正在指示我的身体做出这样的反应——和他分手。

  现在想起来,这个信号是从那次吃饭开始响起的。那是个周末,我们俩下班一起吃饭,然后去超市买了一瓶红酒,准备回他家看老电影。自从和他交往以来,我们每到周末,几乎都遵循着这个节奏——喝到微醺,半推半就抱在一起,我的身体陷入他家巨大而柔软的沙发里。抚摸着他的后背,然后留下一条深深的指甲印。

  就在我半梦半醒之间,我突然听到他说:我们同居吧。这句话轻飘飘的,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看着此时躺在我身边、睡眼蒙眬的他,我一下子就清醒了。我希望他再说一遍,可是,他发出了轻轻的鼾声。转天中午,我告辞回家,发现背包里多了一把钥匙……

  你的闺蜜应该觉得很浪漫。

  对着这把钥匙,我一直发呆。对我来说,这件事并非是得到一把钥匙这么简单。我的大脑开始飞速运转,我在想,如果我接受了这把钥匙,接下来我也许要做这样的事——

  首先是整理我自己的物品。我有很多东西需要打包。洗脸洗头洗澡的各种瓶瓶罐罐,夏天从头到脚的各式装扮,一想起来就让我头皮发麻。更何况这只是眼前需要的东西,那么秋天的呢?冬天的呢?如果我对这段感情不抱任何希望,我大可以带着一个小书包就入住他家,可这样对他是否尊重呢?可如果我把所有家当都搬到他家,那我苦苦经营三年多刚刚打扫干净的小家,一下子就变得面目全非了。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复兴号"新增28个站
好消息!"复兴号"新增4条线28个站,经过你家吗?
“科学”号获样品
我国新一代远洋综合科考船“科学”号16日圆满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