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津报副刊

当女博士遇上柴米油盐

时间:2017-08-06 10:17:00   来源:天津网   作者:肖明舒   责任编辑:刘颖

  【有故事的人】 姜颖,女,36岁

  天津网讯  城市快报记者 肖明舒 摄影 赵雯晔  和姜颖见面那天,她到得极准时。这大概跟她搞科研的职业有关,从里到外透露着认真和严谨。姜颖是个女博士,她给人的第一印象是长相文静,说话很有条理,给人一种亲切之感。

  不过,在谈话间,姜颖还是用了一些高知女性才会有的联想。她说特别想做一种“棘皮动物”,比如海参,遇到危险时能将身体变得柔软,挤入一个安静的裂缝中躲避痛苦,努力给自己一个安静的空间。我想,在她心里,也只有这种比喻能让别人体味到此刻她内心正在承受的痛苦。

  故 事

  姜颖所承受的纷扰,来自她的老公徐洋。徐洋并不是博士,研究生毕业后,他凭借着专业优势留在了天津的一家科研院所,也算是工作稳定、收入丰厚。

  姜颖和徐洋的成长环境不同,姜颖觉得或许这就是他们二人产生婚姻危机的原因。

  姜颖出生在一个教师家庭,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校园里,在她看来,除了读书,青春时期的时光没有任何其他事情可做。“象牙塔”的生活并不浪漫,或许是因为不爱运动的原因,大学时姜颖的体形较胖,很少受到男生的青睐。当别的女孩子和男朋友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的时候,她只能独自用功读书。

  从本科到研究生再到博士,姜颖一气呵成地读了下来,临近30岁,家人感觉她马上要步入“大龄剩女”的行列,很替她着急。“事实摆在眼前,30岁以后在‘婚姻市场’上就只有逐渐贬值的份儿了,尤其读到博士,在择偶时,很多时候学历反而成了累赘。”姜颖说。

  在发动周围人为她介绍对象之后,姜颖见的男人却是“一个不如一个”。通过对比,姜颖感觉徐洋的综合条件还是不错的。姜颖说自己是个完美主义者,这一点从她对择偶这个问题的感受和处理方式中就能深刻地体会到。

  “我学理,他学文,我们会聊大学里的生活、各自的专业、个人的兴趣,古今中外、天文地理、文史经哲,无所不谈。他无所不知的渊博学识,让一向自认为聪明的我对他刮目相看。”姜颖这样评价徐洋。

  徐洋的父母早年下岗,后来做生意挣了一些钱,供徐洋读书。徐洋留在天津工作后,家里给他买了房子,这一点让姜颖很满意。“毕竟这个岁数结婚,不能一点儿基础都没有。”姜颖说,随着年龄的增长,很多问题是不得不考虑的。

  作为一名女博士,在结婚这件事上,姜颖是很珍惜每一次相亲机会的,但是上天却和她开了一个玩笑。徐洋是她“精挑细选”出来的伴侣,他们看似一对璧人,但是婚后的一切并没有顺利地发展下去。

  当事人心述

  我读到了博士,却没有从任何一本书里读到婚姻散伙的标准。我现在过得并不快乐,但一想到孩子,又不敢轻易离婚,我不知道到底该如何是好。

  我俩的问题从婚后就开始了。徐洋在研究所的工作不是很顺利,他一心想出国,可碰巧他出国进修的时候我们的孩子出生了。那时,他一走就是一年半,我则一边上班一边带孩子,生活节奏骤然间紧张了起来,夫妻间的交流也明显少了很多。

  为了帮我带孩子,徐洋的妈妈来到天津和我住在了一

  起,最明显的矛盾是婆媳关系。徐洋是一个“妈宝男”,凡事都听他妈妈的。回想起来,我和婆婆之间的矛盾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比如婆婆认为纸尿裤不如尿布好,或者她认为孩子不用天天洗澡,而我觉得不洗澡孩子身上就会起痱子等。婆婆脾气暴躁,我曾被她追着骂了半个小时,自幼被教育成知书达理性格的我,遇到我婆婆真的是“秀才遇到兵”。

  问题并没有到此为止,虽然徐洋远在国外,但只要我婆婆一句话,他必定会说是我做得不好,我们两个人之间就会掀起轩然大波。在电话中,他动辄就骂我,也让我明白了“有其母必有其子”的道理。

  那时我虽然委屈,但是心中还是有一丝期待的,我很盼着徐洋能回国,想着如果他看到我和婆婆的相处模式,对我的态度会改观。但是,我错了,他回国之后,我俩的关系更为紧张。

  平日里,他对孩子的事基本不上心,孩子从小到大,无论是吃喝拉撒还是学习,都要我操心安排。如果周末他在家,基本也就是睡觉、看电视、上网,这引起了我的强烈不满。

  最严重的争吵,爆发在不久前的一天,我给孩子洗澡的时候,孩子不听话,不停地哭闹,而当时他在工作,嫌孩子吵,就在书房里骂我。我一分心,孩子嘴里吃进去一些肥皂泡,哭得更厉害了。他可倒好,不仅不帮忙,还在我身后举着一根香蕉,边吃边骂我没照顾好孩子。那天我特别委屈,夺门而出。面对一个遇事只会指责别人,而且特别懒散的人,我觉得生活根本没有向前推进的动力。

  如今,我跟他讲话最多的时候,便是我俩吵架的时候。

  现在婆婆已经回老家去了,而徐洋下班之后基本上不回家,还把书房的门锁上,叫我不要动他的东西。就这样,我们虽然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但两个人互不理睬,形同陌路。

  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更不是我想要的婚姻,我不想如此不快乐下去,但也不知道该如何改变这一切。

  后 话

  姜颖说,她曾想过离婚。一年前因婆媳矛盾,她和徐洋赌气去了民政局,打算办理离婚,最终因财产分割未达成一致而放弃。

  “离婚的后果,对我来说就是在这个城市里艰难地生活。在将近40岁的年纪,我不会打扮、不会保养,在学校当老师的工资并不算高,我能给自己和孩子幸福吗?”姜颖说自己犹豫再三,到底还是没有迈出那一步。

  专家解读

  学历和婚姻幸福没有必然联系

  【本期专家】刘少伟,天津市爸妈在线心理咨询中心主任、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国家EAP运营师,擅长企业管理咨询和解决青少年、职场、情感类心理问题

  学历高低和婚姻幸福与否,原本没有必然的联系,但近年来很多现实的例子,让高学历朋友的恋爱、婚姻成了被大家热议的话题。

  和很多高学历的朋友一样,因为忙于学业,姜颖错过了最佳恋爱季,不知不觉间成了“剩女”,因此不得已在焦虑和匆忙间走入了婚姻。在这个过程中,爱情中很多关键因素被简化了,更多考虑的是彼此“条件”的匹配度,这也埋下了一些隐患。

  因此,在姜颖和徐洋婚后的沟通中难觅默契,渐多冷漠与疏离。在我看来,这里没有太多的对错,只是两人都没有很好地开启相互间心灵沟通的渠道,都缺乏对彼此的包容和理解。

  建议姜颖夫妇尝试以“不咎既往、讨论当下、构建未来”的原则,建立新的沟通模式。这个过程中,不妨求助专业人士,以跳出固有的思维定式。这是姜颖突破目前婚姻困境的一种积极、有效的途径,值得尝试与期待,更希望夫妻二人一起努力,早日渡过这段婚姻危机。

  最后,也想提醒一下高学历的朋友,不要给自己“贴标签”,学历高低和婚姻幸福与否没有必然联系。在婚姻关系中,获得幸福的关键是夫妻双方能彼此包容、顺畅沟通、共担风雨,这样才能携手人生。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滨海扫描
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绿色低碳企业凯莱英以技术创新
“国考”开试
昨日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了解到,中央机关及其直属机构2018年度公务员录用考试公共科目笔试当日在全国31个省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