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津报副刊

车祸成全了"白头偕老"

时间:2017-11-03 10:48:00   来源:每日新报   作者:魏然   责任编辑:秋云

  倾诉者 周阿姨 60岁 退休教师

  望: 温柔的人 柔软的心

  周阿姨说话时,会不自觉地重复:“当老师时就习惯和孩子说话多重复几遍。现在,和那个老头儿说话,也是像哄孩子,只是说多少遍他也听不懂。”这样说着,周阿姨眼中就会有一点闪烁的泪光,她把脸转向窗外,窗外深秋的阳光照在她脸上显得皱纹更深了,那是一张沧桑而温和的脸。想象得出,当初的她应该是一位亲切的老师,也是一个很温柔的女子。

  整个谈话过程中,无论说到辛酸还是气愤的事,她都能保持不温不火,细声慢语,可见涵养和性格都非常好,但就是这么好的素养,却从她的身上感觉不出幸福。

  闻:到了白头 才能偕老

  只要天气好,我就会用轮椅推着他在小区里走一走,找个阳光特别充足的地方,停下来,坐在他的身边,对他说:“太阳光好不好啊!”“那些小朋友可爱不可爱?”拍着他的手臂,等待他应声。虽然,十有八九,他没什么反应。每当我们这么坐着的时候,总会有一些路过的人投来或是羡慕,或是温情的目光。甚至,还有人拿起手机给我们拍照,我心里明白,在他们的眼中,这是一幅很美的画面。就像现在特别流行的“鸡汤文”配图一样——老夫妻,阳光下……估计他们发朋友圈的时候,会标上:“最好的感情,是陪你到老。”

  我没有阻拦任何人拍照,也不会和任何人解释,我们这样的相伴和他们的想象不同,就让所有人在心中编织美好吧。就像我年轻的时候,不也是心中充满了浪漫情怀的人吗?和现在所有的年轻姑娘一样,也最喜欢那句“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的诗。很现实地说,这个愿望实现了,我们现在不就是白首了还在一起吗?只是,这个不相离,我并没有觉得多么幸福,不是因为他病到没有思维,不能行动,而是因为我心里的委屈。

  貌似圆满

  坐在轮椅上,那个最终相守到老的人并不是我的老伴儿,最起码,现在不是。我们两个人,现在没有任何法律意义上的关系,但我们之间,在我看来,有亲情。在他那里,已经不会有什么感受了,他现在连我是谁都不知道。看着他痴痴傻傻的样子,谁还能相信这就是我当年心中的白马王子,超高智商的理工男呢?他曾经是我的骄傲,也是我的丈夫。

  我和他,用天津人的话说,是“发小”。我们住在同一个胡同儿,上同一个小学,他比我高两年级,是学校里最棒的学生。只是,他的家境并不好,父亲早早就去世了,妈妈辛苦地带着他和家里另外两个孩子。我的家庭条件相对来说是不错的,我爸妈特别喜欢住在我们“对门儿”的他。于是,我家的好吃的必有他一份,我有新文具时爸妈一定也会送他一套,甚至是每年交学杂费,都是我家替他交,而且,一到月底,爸妈就会打发我去给他妈妈送上几块钱……如果不是我爸妈的支持,他可能真的成不了一名大学生。

  中途脱轨

  当我们都长大以后,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当时的他,已经是学业有成的倜傥才俊,也是多少姑娘心中最理想的对象。从小培养的感情让我们走到了一起。青春年少的时候,我们也和所有情侣一样,相约白头到老。我们一起组建小家庭的时候,一起奋斗,彼此支撑,想象着以后有大房子,有好日子,到老了可以一起到处去玩儿,一起养花种菜。

  我们想要的事业上的成功,物质上的富足,实现得很顺利。可是,就在我们人到中年,一切都踏实安生的时候,他却出轨了。太多的往事不想说,他能出轨是我根本就想不到的事情,而且,还是出得那么“坚定”,宁可放弃一切,听不进我的忠告,听不进双方老人的劝说。甚至婆婆的以死相逼都没能让他回头,就在婆婆咬着牙说出:“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你就不怕报应吗?”的狠话中,他还是选择了他自认为的“真爱”。

  我从一个被所有人羡慕的幸福女人,变成了一个被抛弃的悲凉的女人。我学会了一个人伤心,一个人快乐,是可以扛水、修电、搬家的女汉子,也是可以安慰、照料、陪伴老人的温柔晚辈……我没有再婚,我不再相信爱情。我已经是一个什么都可以独立解决的女人。岁月就这么过去了,父母都先后离开,我也老了。

  我的父母和婆婆在去世的时候,都掩饰不住对那个男人的怨恨,在老人们的葬礼上,我还见过他,我们不知道该和对方说什么,没有争吵,也没有相敬如宾。我们双方能从各种渠道了解到一些有关对方的消息,他和所谓的“真爱”,其实也没过多少年。我并没有幸灾乐祸,毕竟,他是我从小的玩伴、偶像和曾经的爱人。我了解他的个性,他不论是在工作中还是生活中,永远很固执,总想表现自己的强大和正确,若不是对他有足够的了解和容忍,和他相处并不容易。

  意外回归

  岁月就这么一年又一年地过去,直到去年的一天,一位女同学告诉我,他在旅行时出了车祸,人可能不行了。我赶到医院,发现只有他哥哥雇的一个男护工在那,竟然没有一位亲属陪护。情况也不容我多想,我在医院里陪了他整整两个月。没有人要求我这么做,是我自己主动留下来的。等待他苏醒的那段时间,我想得最多的是我们小时候,一起上学,一起分一碗米饭,一起做作业的时光……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很少想我们两个人结婚以后的事。我心中,最可爱的他,就是那个努力上进的少年形象。

  后来他醒了,情况比植物人好不了太多,下肢完全不能动,头脑没有意识。他的哥哥和妹妹准备送他去养老院,我却坚持把他接回了自己家。所有人都以为我疯了,甚至他的家里人都劝我不必这么做。

  现在,他在我这里住了小半年了,身体状况好了不少,头脑还是不清楚,但恢复了一定的语言功能。照顾这样一个人,辛苦可想而知,很多人都不能理解我的做法。我妹妹直接就说:“他这一辈子,对不起咱们全家,这就是他的报应,为什么要管他。”为什么要管他?我自己都不能完全说清楚。我觉得他可怜,觉得他需要亲人在身边照顾,觉得他可能会好起来,他年龄并不大……最重要的是,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我们婚姻中的事,想到了我们一起到老的约定。如果他现在还是我的老伴儿,我当然要这么照顾着他。可是,想起分开的十多年,我也会觉得他可恨。而那些涌上心头的怨恨,又很快被眼前这个根本就不认识我,不会自己行动,不会自己吃饭的老头儿化解,算了吧,人都这样了。

  问:放下恨 有多难

  魏然:“都说以德报怨,真正做起来很难,您做到了。”

  周阿姨:“我自己很累,有时候很委屈,甚至会突然对他说,你知道你让我吃过多少苦吗?他不会回答,可是,我自己知道。”

  魏然:“这样照顾一个完全失能失智的老人,就算是真正的夫妻,也未必做得这么好。”

  周阿姨:“我的动力从哪里来?我自己真的说不清,想想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可能我有点高傲,在他心中,总是欠着我的,这可能让他不舒服。所以,过去的事,并不全是他的错。”

  魏然:“我很少听到像您这样的表述,真的,很感动。”

  周阿姨:“可能人老了,才真正会反思,我承认,我只爱过这个男人,他在我心中,从来没有被替代,就算是他犯过错。”

  魏然:“最难做的事,其实就是原谅。”

  周阿姨:“还是原谅吧,原谅了别人也是放过了自己。”

  魏然:“真的希望他能好起来,能对您说一声对不起,说一声谢谢。”

  周阿姨:“不说也无所谓,这是我自己选择要做的事。”

  切:善良是剂止痛药

  很少有这样的倾诉,真的不需要太多的分析和指导。可能有人会说,一个负心汉,居然有这样的好命,到了这步田地,前妻还相伴到老,命运不公啊。我们不羡慕他所谓的“好命”,他的命并不怎么好,背离了家庭后的生活过得怎么样,只有他自己知道。我们为这世间的善良而感动,周阿姨从小受的家庭教育就是与人为善,在别人需要帮助时义不容辞。

  周阿姨善于反思自己,不爱抱怨命运,她说婚姻的失败有多种原因,一个好人,不一定就能经营好婚姻。她放下了“恨”,温暖了别人,同时也不会再折磨自己的心。善良是剂止痛药,于人于己都一样。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穆加贝不言辞
11月19日,在津巴布韦哈拉雷总统府,总统穆加贝在发表
钩弋夫人墓盗洞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表示,这一系列案件抓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