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津报副刊

婚礼该让哪个爸爸上台

时间:2017-11-12 10:38:00   来源:天津网   作者:肖明舒   责任编辑:刘颖

  【有故事的人】 小慧,女,27岁

  天津网讯  城市快报记者 肖明舒  摄影 赵雯晔  在婚礼中,父亲挽着女儿的手走进典礼现场,亲手将女儿交给新郎,这恐怕是做父亲的一生中最不舍又最神圣的一刻。这个神圣的仪式,却让小慧陷入了两难境地。27岁的小慧有两个“爸爸”——一个亲生爸爸,还有一个继父。亲生爸爸仿佛小慧生命中的过客,几乎没有让她体会到父爱,而继父则带给了她美好幸福的人生。“我很想让继父挽着我上台,但亲生父亲知道了这件事死活不同意,他执意要上台,可这样一来我又觉得对不起继父。” 小慧说。

  故 事

  小慧跟继父的关系非常好,甚至把姓都改成了继父的姓。很多时候,谈恋爱或在单位人际交往中遇到问题,本该是女儿跟妈妈说的话,她也会偷偷告诉继父,听听他的意见。家中的亲友都说,小慧性格乐观开朗,完全没有跟随继父母一起生活的孩子那种敏感、小心翼翼、看人脸色活着的压抑等。

  小慧说,继父没有出现在她生活中之前,自己并不是这样阳光并且充满自信的。“小时候,我是在亲生父亲和母亲的吵闹声中长大的,每当晚上听到父亲醉醺醺地哼着小调儿上楼、找钥匙开门时钥匙哗哗的响声,我都会紧张得全身发抖。”虽然当时小慧的年纪还小,但她是支持妈妈离开爸爸的,对于爸爸喝醉后一言不合就对妈妈大打出手这件事,小慧又气又恨,却又无可奈何,只能一个人偷偷落泪。“他心情不好时,就会拿身边的人撒气,从来不顾及别人的感受,而且他做什么事都做不好,还从不反思,总是好面子,又不务实,几乎所有的生意都是赔钱,债主经常找上门来又骂又喊,把我和妈妈吓得不行。”小慧回忆。

  大约在小慧上小学的时候,她的爸爸有了外遇。不顾家里人的反对,也不管小慧还小,爸爸非要和小慧妈妈离婚,小慧的妈妈天天以泪洗面。那时的小慧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坚定地站在妈妈一边,支持妈妈和爸爸离婚。

  父母离婚后,爸爸很快就再婚了,并且以没有固定收入为由,只负责小慧一半的学费和医药费。小慧说,从小学到中学,她的学费根本就不需要什么钱,尤其是大学,她上的是师范类专业,学费很便宜,还能申请一些国家补助,医药费就更不用说了,小慧身体很好,很少生病,所以父亲对她的付出很少很少。父亲再婚后只顾着过自己的生活,后来他又离婚了,可即便一个人生活,父亲也几乎没有过问过小慧的事。可是,小慧结婚的时候,他却不知从哪里知道了消息,找到小慧,表示自己女儿的婚礼理所当然是自己上台坐着,这让小慧非常反感。

  当事人心述

  如果没有生父的这段插曲,其实婚礼之前,我已经暗暗下了决心,婚礼那天让继父和母亲上台,我和老公会为他俩斟茶,恭恭敬敬地叫他一声“爸爸”,以表达这些年我对他的感恩之情。后来,继父知道我亲生父亲非要上台的事后,就对我说他不上去了,让我亲生父亲上去就好了,只要一家人和和气气,我能幸福,他上不上台并不重要。然而,他越是大度,越是包容,我心里就越难过,越觉得这样对他不公平。

  事实上,我和继父的关系并不是一开始就这样亲密。说实话,妈妈离婚后,他进入了我的生活,对于年幼的我来说这是件很突然的事情。记得刚开始时,我还是挺排斥他的。

  我和继父最初见面时,妈妈让我叫“叔叔”,我叫不出口,继父说:“算了,没关系。”从那次以后,即便我再没有叫过他,他也从未介意过。人心是慢慢捂暖的,也是慢慢靠近的,经过了很多这样的事,我才慢慢了解他,知道他没有别的心思,是真心对我们娘儿俩好,后来叫他“爸爸”对我来说也是自然而然的事。

  继父是一个稳重、不善表达却有主见、有家庭责任感的人,对我和妈妈脾气好得很,我妈妈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他并没有多少钱,后来他们一起奋斗才过上现在有房有车的生活。

  现在,回想起来,他对我的好都表现在生活的细微之处,比如,小时候有一段时间我睡觉爱踹被子,免不了着凉,继父知道了,就自己抱着被子到客厅里去睡行军床,让我和妈妈睡大床。或许因为幼年时家庭生活不幸福给我的心里留下了阴影,我上小学时特别胆小内向,经常受同学欺负,学习成绩也不好。继父知道了,决定给我转学,当时我妈觉得换了学校离家比较远,并不同意,他对妈妈说:“那我是谁?孩子成天叫我‘爸爸’,到了她有问题的时候爸爸干吗去了?这事儿不用商量了,听我的,以后我接送孩子就是了。”

  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将近二十年,他对我从来没有发过脾气。不懂事的年纪我也会犯错,他都会耐心给我讲道理,完全把我当亲生女儿看。后来,妈妈在30多岁时生了个弟弟。可以说,我们这个家越来越好。无论是在我和弟弟的教育培养上,还是生活上,继父都尽了最大的努力,让我们过舒适的日子,受最好的教育。我的工作是继父托关系才找到的,结婚买房的首付也是继父帮着我和老公凑的。反观我的亲生父亲,不但什么也没做过,还到处说我的工作是他给我找的,房子是他出钱给我们买的,听到这些我对他真的很无语。所以,婚礼上挽着我的手上台的人,我是一直倾向于继父的,无奈亲生父亲那边我也不好阻止,如今的情况真是让我为难!

  后 话

  小慧说,两代人的感情,不仅在乎生,更在乎养。感情是在朝夕相处的点点滴滴中逐渐深厚的,“有时候你会发现血缘其实并不重要。”

  如果不出意外,婚礼那天挽着她的手上台的会是她的亲生爸爸,但是她会亲自给继父多敬一杯酒,以表达她对继父的感恩之情。

  专家解读:

  谁上台可以问问母亲的意见

  【本期专家】张伯昕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天津市睿津梁心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咨询师、企业EAP讲师、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医学心理学专业研究生,尤其擅长青少年心理、婚姻情感、危机干预和企业EAP心理服务工作等。

  听完整个故事,感觉小慧的经历在我日常的众多心理咨询案例中是经常遇到的:早年生父家庭暴力,母亲被迫离婚独自带着孩子生活,后来再嫁继父,组建新的家庭。父母双亲在这个过程中都有可能给孩子造成不同的心理影响,也许是自卑胆小,也许是婚姻恐惧症等。我们看到小慧也不例外,生父的行为造成小慧胆小、敏感、自卑,而继父的爱让小慧找到自信,重新抬起头来,这是非常难得的一件事。

  文中希望继父站在新娘父亲的位置上,这是出于小慧内心的本意。对于小慧的心愿,我建议她可以征求一下母亲的意见,如果母亲是默许了生父的要求,继父也表示理解和包容,那么就应该尊重母亲的决定,因为在谁有权出席女儿婚礼的问题上,我觉得母亲和小慧是最有发言权的两个人,母亲一直抚养小慧,因此更有决定权。如果小慧的母亲在这个问题上摇摆不定,那么可以委托女儿和继父商议后代言自己的意见,毕竟现在的家庭是由你们三个人组成的!

  其实在小慧的叙述中,虽然她一直在抱怨“生父什么都不管”,但是,从她的言语间我们能够找到生父一直和这个家庭保持着某种联系,所以,无论最终的结果如何,还是希望小慧能够包容自己的生父。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穆加贝不言辞
11月19日,在津巴布韦哈拉雷总统府,总统穆加贝在发表
钩弋夫人墓盗洞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表示,这一系列案件抓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