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津报副刊

职场性骚扰难以忘却

时间:2018-01-15 10:28:00   来源:每日新报   作者:阿德   责任编辑:秋云

  蔷薇 39岁 高管

  我很佩服北航那个姑娘的举动,其实性骚扰不仅存在于校园里,职场中同样难以销声匿迹。

  当然我没有她那个勇气,敢于站出来指名道姓地指认谁——不堪的经历真不是说扔掉就能扔掉的。但现实挺残酷的,尤其是混到了我现在这个处境——孩子已经上小学了,公司逐渐有了规模,家里和生意场上一群人等待我来养活。牵一发而动全身,我能做的就是给姐妹们一点提醒。

  在我看来,已经很难得了。

  用一个闺蜜的话说,本来以为有点姿色的女人才会受到骚扰。后来发现自己太天真了,只要你是个女人,就有可能面对这样的窘境。她是我的大学同学,我们在临近毕业唱KTV时候,她突然失声痛哭。我以为她失恋了,没想到她幽幽地对我说,她被男友的哥们儿强吻了。她不敢告诉男友,而且觉得自己脏了……当时我无力安慰她什么。一是截至大学毕业,我似乎没有意识到我受到过来自于异性的骚扰,经验值为零;二是我竟然从心底中暗暗地认同了她的话——被骚扰之后,仿佛自己对不起整个世界。

  这是一种畸形的心态,对不对?很抱歉,其实不少女孩都是这样想的。在内心深处,我们对于自己被骚扰之后的羞愧其实大于对于骚扰者的谴责。换句话说,即使我们第一反应都是希望找到骚扰者加以惩治,但是想到自己的名誉、别人的印象可能受损,这口气也就生生地咽了下去。

  我和闺蜜再聊起这个话题,已经是我们工作后的第三年。那么长时间缄默,并非是忘却,而是没有勇气面对这一切——直到我在职场中遇到了第一个骚扰者。

  他是你的上司吗?

  谈不上是我的顶头上司。当时他所在的小组被派到广州出差,我作为技术支持,随后也飞过去和他们会合。那是我们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之前只是觉得他挺年轻有为的。工作中,我看着他指挥小组同事们的样子很是认真,从心里也对他增加了几分好感。工作结束,他提议大家一起聚餐庆祝下,我也爽快地答应了。饭桌上他点了一些酒,说身处异地同事就是亲人,酒能助兴也能解忧。我承认他的表达很有感染力,不知不觉就多喝了几杯。去卫生间的时候,正巧在门外碰见了他。他似乎也没有少喝,脸涨红着,领带扣也解下来一半。我和他点了点头,想擦肩而过,没想到就在那一瞬间,他用手触摸到了我的臀部。

  我是喝酒了,但我没有喝醉。我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了异样,正要回头质问他时,他已经转身离开了。这是我人生第一次遭遇这样的情况——虽然只有那么一下,阴影只今笼罩在我的心头。我忘记了那天是怎么走回饭桌的,只记得从那之后,我开始避免和他有任何正面的接触——我当然恨透了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却又觉得自己时刻处于一种尴尬的境地。好像犯错的本来是他,我却要代他受过。

  半年之后,我又被单位派到他负责的小组负责协助工作。得到命令的那晚,我彻夜难眠,那双罪恶之手又跳到了我的眼前。我很想站出来指认他,告诉大家这个人是有多么的不堪,但内心缺乏这样的勇气。而在那个当下,我连逃避的机会都没有了。他好像全然忘记了他做出过出格的举动,依然淡定自若地指挥着团队,还要我跟他汇报工作进展。当时我是咬着牙,一字一顿跟他汇报的,然后鼓足勇气想投射一个正气凛然的眼神。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然全然接纳,甚至在外人无法察觉的瞬间,向我轻轻挑了一下眉。

  对于骚扰者而言,你们也许都是他记录在案的猎物。怎么可能忘记?

  他全部都记得。这让我完全崩溃了——对他而言,骚扰别人是一件无关痛痒的事情。换句话说,骚扰谁是看得起谁,我没有任何反应其实是不解他的风情。

  想到这里,我真的是一阵反胃。我开始发烧,整整烧了一周,却查不出任何发病源。爸妈急坏了,觉得我可能是中邪了。我对他们说,帮我交一份辞职信,我想换一份工作。

  逃避能解决根本问题吗?

  敢于直面现实一定鼓舞人心,但很多人最终还是只能选择逃避——对我而言,我当时根本没有底气和他对峙,甚至反映到公司对他的行为加以制裁。我能保全自己的最大程度,就是换一份工作,躲着他远远的。直到今日,我依然建议受到过骚扰的姐妹们,如果迎面而战当然好,如果没有做好准备,那就在发生第一次之后,果断离开那个环境。

  其实我也清楚,换了工作骚扰可能还会存在。尤其是这类的骚扰,犯罪成本特别低,甚至很难以加以确认。后来我在职场中,也遇到了类似的骚扰,比如像扒光了你一样的猥琐眼神,或者给你讲下流的笑话并且自认为非常幽默。每到这个时刻,我都说服自己,这些人是多么可怜和可笑。可在被骚扰的当下,我又多么希望自己有勇气,用行动狠狠地羞辱他。

  直到我当上领导之后,一名女员工流着泪找到我,我才知道每个人能够忍受的底线,其实都不一样。她跟我说被一位同事微信骚扰了,在拒绝之后,对方竟然恼羞成怒,扬言要炮制一些绯闻搞坏她的名声。我很震惊,骚扰得不到有效遏制,竟然开始上演威胁的戏码,更不能接受的是,那个骚扰者是我的得力干将。平时文质彬彬的,完全看不出有这样的花花肠子。

  你是怎么处理的?

  在那个当下,我陷入过短暂的纠结。公司好不容易走上正轨,如果他突然离开。我之前的努力也许将前功尽弃。可是他的所作所为,突破了我的底线,也让我不禁想到很多年前我曾经遭遇的噩梦。五分钟之后,我给人力拨通了电话,交代了关于他的解约事宜。人力很惊讶我为什么辞退了得力大将,我本来想直言相告,但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在那个时候,我依然对骚扰者抱着一丝的同情。

  后来那个女孩跑过来,要感谢我。我对她说,也感谢你教会我做了自己认为正确的事。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唐代宗元陵下宫
记者从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获悉,经过近一年的持续勘探
韵味南开拉开帷幕
近日,“韵味南开”春节文化惠民季——市曲艺团南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