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津报副刊

丁克夫妻动摇了

时间:2018-01-31 10:21:00   来源:每日新报   作者:阿德   责任编辑:秋云

  诉 甄妮 39岁 高管

  【由头】

  近期,一项调查显示,职场女性丁克族3年增加了5倍,在武汉、北京、上海、广州、成都等大城市里,中青年女性主张婚后不生小孩的达到24.7%,而且女性较男性而言更愿意丁克。但是,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至今,丁克概念在我国存在的30年间里,曾经很多坚定的丁克族也已经为人父、为人母了。我们不禁要问,丁克族,你真的“丁”得起吗?

  最近我的心态严重失衡了。我读过一点心理学的书,曾经也做过别人的知心大姐。如果只是一点小问题,按理说我是能够自愈的。万般无奈之下,我才会向你求助。

  就像月缺月圆,谁都会有情绪失控的时候。最关键的是,是否能清楚地描述出来。

  原来我对自己的婚姻很有把握。我们俩是国外求学时认识的,携手同行的这些年,也算是相濡以沫。刚回国的时候,我们总是在外人面前不自觉地接吻。朋友开玩笑说,我们俩十几年都在热恋。其实,这是一种爱的表达。我始终相信,我们俩的价值观是相同的,在人生一些选择上,又是相互欣赏的。

  这已经很难得了。可以说说你们共同的选择吗?

  比如回国发展,而且没有加入同一家公司。我们一直认为要给对方足够的空间,特别是要坚定地维系双方的共识,不能轻易改变。我们说到做到了。他在企业打拼,我在高校教书,几年前他自己出来创业,我依然没有阻拦。当时我只是问了他一句,你做好准备了吗?看着他坚定的眼神,我特别踏实。这个世界上,我若连最亲近的人都不信任,那还有谁可以托付?

  我们还有一个共识,就是不要孩子。这是自然而然形成的观点。他的父母生了他们兄弟两个,他说自己童年时期是寄养在亲戚家的,父母把关爱都给了弟弟,留给他的特别珍贵。在那样的成长环境里,他变得有点沉默寡言,很小就立志以后只和爱人你侬我侬,不想再让一个小生命重温他童年的阴影。当时我听完他的话,懵懵懂懂的,觉得他的言辞很真诚,很值得别人保护。我从小身体不太好,属于体弱多病的那一类,可又有点心比天高。特别是看到我爸妈从小打架,尤其是我妈总被我爸气得以泪洗面,也会觉得婚姻这事不太靠谱。所以就一路折腾考到了国外,一心想着看看外边的世界,哪怕只有自己一个人。

  就那么阴差阳错,我们俩走到了一起。我单身主义,他不要孩子,最后磨合成了一个丁克家庭——我在他的爱里缴械投降了,并且越发觉得两个人能把日子过好,已经非常难得了。至于要孩子这件事,虽然我没有那么大的排斥,但总觉得离自己的世界过于遥远。

  回国之后,有没有感受到身边人孕育的氛围?

  其实接触越久,还是能感觉大家不管做哪行,成就有多高,总是离不开生孩子这件事。特别有趣的是,往往陌生环境下,只要一提孩子,好像冰雪一下子就消融了。妈妈或者爸爸,这种头衔在我们眼中太有亲和力了。我不知道这种感受是否准确,好像有了孩子,你一下子就变得靠谱起来。当然,这是一份天然的责任,只不过外界人不会去考虑,当事者是否做好了准备,并且身体力行地负起了责任。

  这真的是一种不同的价值观。也许我和爱人更加自私一点,不太顾及别人的感受。而我们身边的朋友们,更愿意去完善别人眼中的那个自己。刚发现这一点时,我还会一边开着玩笑说大家活得太累了,一边拉着爱人一起去看音乐剧,或者自驾过个周末。可是后来我发现,每天处在漩涡之中的人,即便他有再大的定力,也很难不被裹挟其中。

  每一个对境,何尝不是一个漩涡。在生孩子这件事上,你面对的阻力是什么?

  首先还是家庭的压力。他父母退休之后就给他弟弟家带孩子,虽然不怎么熟练,也算是一心扑在了上面。等孩子上了幼儿园,他们的注意力突然转到了我们身上。其实我都能感觉到,他父母和他关系没有那么浓密。饭桌上,双方寥寥几语,发现言不由衷,干脆都埋头吃饭。只是生孩子这件事,婆婆最终还是把矛头指向了我,背地里还是明面上,都是多次给我下了指示——他们不需要我来传宗接代,但为了婚姻的幸福和人生的完整,这孩子也得生。

  看着婆婆大义凛然的神色,我突然知道了信以为真,原来需要多么强大的心理建设。这么多年来,我信马由缰地活着,毕业之后又遇到了另外一匹野马。我们从来没有为谁驻留过啊,即使选择走在一起,也始终还是奔跑的姿态。为了一个小生命放慢自己的脚步,甚至迎接那些自己根本就不要迎接的未知,这真的一点也不有趣。

  我父母是骄纵我的。他们清楚我不会后悔,即便我后悔了,也是把苦往肚子里咽。我妈总跟我说,你小时候发烧39℃每天坚持去上课,还嚷着自己骑自行车进校门,从那时候就知道我骨子里太硬。他们暗示过一两次,点到即止。

  最大的压力还是身边人。我的同事按理说都是读书人,可市井起来不输街坊大妈。自从我回国任教以来,我的传说就变成了茶余饭后的不少谈资。而且我不要孩子,并且常年在他们面前秀恩爱,这甚至让他们会觉得我们有不足为外人道的难言之隐。记得有一次学术考察,一位同行的副教授竟然私人向我传授生子秘方。问题是他是个男的,我感觉到了被骚扰。可他真的一脸真诚,这让我哭笑不得。

  他的同事和属下,何尝不是这么揣度着他。也许我们之前根本就不拿别人的评价当回事,可是这种背后的议论听多了,总是会不自觉地质问自己:这条路我们俩自己走,是不是真的走对了?有一年年会,他属下的女同事竟然帮他求着送子签,还把各家孩子带到了会场,说是让他沾沾喜气。我能想象那个场景,关怀是关怀,却是强者面对弱者的关怀与怜悯。

  就像是我们捐款,要不得的就是总觉得对方欠了我一样。我们可以选择沉默,也可以选择做一点什么。但这个行为其实只是对自己负责而已。

  我原以为我们强大到了刀枪不入。或者换个比喻,我们磨合产生的价值观决定了我们未来处于一种相对自控的状态。可现实教育了我。几年前我突然感觉到下腹绞痛,当时我正处于结题报告关键时期,就忍着痛坚持了两天。之后再去医院检查,医生告诉我已经怀孕了一个半月,但孩子没有保住。说实话,当时我并没有特别刺痛的感觉,只是觉得自己太马虎了,月经期推迟竟然没有当回事。而至于那个没有留住的孩子,我依然觉得我们的缘分也许只有那么多。

  这件事我告诉了他。现在想起来,他只是嗯了一声,嘱咐我这段时间多休息,加强营养,又飞向另一个城市出差了。好像是雨滴砸在了地面上,你根本就不会察觉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我忽略了,心哪会是地面。直到有一次晚上,他好像喝多了一点,被司机架着回到了家。我给他烧水沏茶的工夫,他竟然哭了,像个小孩子似的,说自己的孩子丢了。我顿时诧异,后来一下子就都明白了。

  心理学有句话说,排斥什么其实最需要什么。他的原生家庭并不完美,也许有了阅历之后,他接受了不完美,才发现自己最想要什么吧。

  我观察了他一段时间,觉得他老了许多。我们工作都很忙碌,休闲生活不再那么丰满了,抱在一起变得更像是纸上谈兵。他的后背好像都没有那么直了,我的眼角也爬上了皱纹,到了这个岁数,是不是真的该重新考虑了?

  我最终选择和他恳谈。我们那天特别局促,好像做错事的小孩似的,首先都要自我否定。我对他说,如果你决定了要孩子,咱们就一起努力。他跟我说,要不要都看你的意思,他都能接受。说到这里,我就知道了他的态度:他想要。

  既然如此,那就试试。我们先去了西医做检查,然后找中医调身体。我们每次去都要被医生们教育一下,中心思想就是早干吗去了,不过也不用担心,现在还是有希望的。

  我不希望,这份希望成为你们俩维系感情的救命药。

  折腾了两年,我们最终失败了。钱花了不少,罪受了不少,这都不要紧,我更关心的是,为什么医生们都说我们下次很有希望,可总是要接受失败的结果。特别是在做了一次试管结果宣告失败之后,彻底把我们的信心打垮了。

  我这才发现,自从我们决定要孩子,这件事已经成了婚姻生活中最重大的事项,我们的喜怒哀乐全然围着这件事而运转,每一次失败最终遗留下的并不是经验,而是对对方不敢流露出的失望。

  这点其实是最可怕的。上周我们开车去过了周末,原来我们是单纯地放松身体,现在则变成了为了更好地备孕而放松身体。蜡烛点燃,音乐响起,抱在一起的当下,我竟然心如死灰——我发现我们成了繁衍后代的工具,而且我们没有选择。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唐代宗元陵下宫
记者从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获悉,经过近一年的持续勘探
韵味南开拉开帷幕
近日,“韵味南开”春节文化惠民季——市曲艺团南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