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史海探秘

历史随笔:立志不求易 做事不避难

时间:2017-04-17 09:51:00   来源:天津日报   作者:清风慕竹   责任编辑:刘颖

  天津日报报道  东汉时,陈国武平(今河南鹿邑西北)人虞诩12岁就通习《尚书》,以多才闻名,第一次出来做官,是在太尉李修府中担任郎中。虽然官不大,但很快他就出了名,原因是他跟当时炙手可热的权臣大将军邓骘较上了劲。

  永初四年,西北羌族发生叛乱,官府筹措钱粮困难,邓骘打算放弃凉州。邓骘的妺妺邓绥是当朝太后,所以他嘴里说出什么,没人敢说个不字。这次偏偏站出一个虞诩,他公开反对说,这无异饮鸩止渴,后患无穷。结果皇帝听从了他的建议,凉州得以保全。

  这事让大将军邓骘很没面子,恰好朝歌(今河南淇县)出了个叫宁季的叛匪,率几千人造反,州郡官府都镇压不下去,他灵机一动,上书推荐虞诩当朝歌县令。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儒生去平定叛乱,再不开眼的人也看得出来,邓骘这明摆着是公报私仇,借刀杀人。

  许多亲朋好友都劝虞诩,赶紧找邓骘服个软吧,说不定就免了这趟苦差。虞诩笑着说:“不遇到盘根错节,用什么来识别锋利的刀斧呢?”说完,昂然去上任了。一到任上,虞诩就下令招募勇士,分为三个等级,行凶抢劫的,属上等;斗殴伤人,盗窃财物的,属中等;好吃懒做的,属下等。这哪儿是招的勇士啊,分明是土匪流氓嘛!虞诩的举动让属下们大惑不解。

  没几天时间,招到了一百多人。虞诩很高兴,下令举办宴会,亲自招待他们。他举起酒杯说:“我知道你们过去都曾做过错事,现在给你们一个立功的机会,只要听从指挥,过去的罪行不论大小,全部一笔勾销。”这些人都欢呼起来。于是,虞诩让他们全部混入叛匪之中,然后鼓动叛匪进村入镇抢劫,再提前通风报信,官府则预先布下伏兵,不几天的工夫,就杀死叛匪几百人。

  虞诩又从贫民中招募了一些裁缝,在他们受雇为叛匪制作衣服时,用彩线做上记号,结果这些叛匪只要在街市乡里一出现,总是被官吏捉拿。这一来,弄得这些家伙心惊肉跳,怀疑有神灵在保护官府,数千叛匪四散奔逃,再不敢在朝歌地面闹事,多年的叛乱就此平定。

  永建元年,虞诩因功被任命为司隶校尉,负责监察京师和地方官员。虞诩一上任,就显现出了他生猛的本色,几个月内,就弹劾了太傅冯石、太尉刘熹、中常侍程璜、陈秉、孟生、李闰等人,不管官多大,背景多深,只要犯到他手里就毫不留情。虞诩的所作所为,显然违背了官场的潜规则,立刻遭到了文武百官的联手抵抗,他们以三府联名来了个反弹劾:“虞诩违反常法,在盛夏大肆逮捕和关押无罪的人,吏民深受其害。”

  虞诩不甘示弱,向皇帝申辩说:“法令是整齐风俗的堤防,刑罚是驾驭人民的缰绳。然而现在的官府,州委任给郡,郡委任给县,层层往下推卸责任,百姓怨恨,投诉无门。并且,当今的社会风气,都以苟且容身为贤能,尽忠职守为愚蠢。我所查获的贪赃枉法案件,多种多样。三府因怕被我举报,于是先来诬陷我。但我决不怕死,我将踏着史鱼的足迹,向皇上尸谏。”

  顺帝看了虞诩的奏章,把带头的司空陶敦免职,虞诩初战告捷。

  东汉末年,宦官集团把持朝政,权势很盛。中常侍张防经常利用手中的权力,接受请托和贿赂,非常嚣张。虞诩多次上书皇帝,请求将张防法办,都没有得到朝廷批准。虞诩不胜愤慨,自投廷尉府的监狱,然后上书顺帝说:“过去孝安皇帝任用樊丰,于是废黜皇室正统,几乎使国家灭亡。现在张防又玩弄权势,亡国之祸,将再降临。我不忍心和张防在朝廷同列,谨自囚廷尉狱以报,免得让我重蹈杨震的覆辙!”

  奏章呈上之后,张防大为紧张,他在顺帝面前痛哭流涕为自己申诉,结果虞诩被定罪,被遣送到左校罚作苦役。张防还不放心,想置之于死地,在他的授意下,虞诩在两天之中遭受了四次传讯拷打,狱吏甚至劝告虞诩自杀,免得受非人的刑罚。虞诩大义凛然,回答说:“我宁愿伏刑刀下死于市上,让远近的人都知道。”

  幸亏宦官之中也有正义之士,孙程和张贤激于义愤,当面痛斥张防陷害忠良,措辞非常激烈,顺帝这才醒悟,将张防流放边疆,当天释放虞诩,任命他为议郎,几天后又提任尚书仆射。

  虞诩一生因为屡次抵触权贵,九次被皇帝责备,三次蒙冤入狱遭受刑罚的折磨,几经生死,但他疾恶如仇、刚强正直的个性终老不改。临死的时候,他对儿子虞恭说:“我以正直之道侍奉君主,自己的所作所为没有可惭愧的。”

  当初有人劝虞诩要懂得知难而退,他回答说:“立志不求易,做事不避难,人生于世怎么能碌碌无为呢?”或许正是这一处世之道,让虞诩不辞艰难,不避刀斧,在历史上留下令人仰慕的名声。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朱德总司令油画
昨天上午,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暨
高中生拍“电影”
影片放映后,在主创团队的交流会上,场面一度很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