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头条区

“廈”字为何多一点? 从“厦”字看古今

时间:2017-01-03 11:56:00   来源:光明网   作者:   责任编辑:周禹辰

  北京“华侨大廈”牌匾

  在北京王府井大街北端一个闹中取静的所在,座落着“北京十大建筑”之一的华侨大厦。在大堂入口处,4个潇洒流畅、气势不凡的行书大字“华侨大厦”颇为醒目,旁署:陈毅。

  然而,一些细心的游客会发现,陈毅元帅题写的“华侨大厦”的“厦”字多了一点,写成了“廈”。

  其实,这个多一点的“廈”字并不鲜见,近年在全国各地屡有出现。

  2008年,浙江海宁华联大厦重新装潢后亮相,出现在市民眼前的却是“华联大廈”4字。许多市民对“廈”字提出质疑,2008年11月24日《海宁日报》对此进行了报道。消息中有这样一段描写——

  “妈妈,那个字是不是错别字呀?华联大厦的厦上怎么多了一点呢?”市民金女士昨天带女儿去华联购物,女儿发现了新装的“华联大厦”4个字,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地叫了起来。她看了那个字后告诉女儿说念“厦”,女儿却说不对,问她“厦”字上怎么会多了个点?这下,金女士说不出个所以然了。

  类似金女士的困惑不在少数。2010年3月30日,《辽沈晚报》刊登消息《招牌让人迷糊:“厦”字上面多一点这字该念啥?》,文章称:“最近很多市民向本报反映,当他们路过市政府广场北侧的某科技大厦时发现,上面写着‘某某科技大廈’。记者随机采访了10位过路的市民,他们看到楼体上的‘廈’字时,都表示不认识这个字。”

  “厦”字为何多一点?其实答案既简单又明确:“廈”是“厦”的繁体字。

  “廈”字收录在《说文新附》中,释为:“廈,屋也。从广,夏声。”清郑珍《说文新附考》对“廈”字有如下考证:“古止作‘夏’……盖‘夏’有大义,故大屋谓之夏屋。俗加‘广’,以别‘华夏’字。”故知“廈”的古文为“夏”,音亦同“夏”。

  然而,问题并非如此简单。翻开古代碑帖,却很少见到这种多一点的“廈”字,大量出现的却是现在的简化字“厦”,无论楷、行、草大抵如此。

  现在一个问题摆在面前:古人基本上都写现在的简化字“厦”,而今人又有好古之风,颇爱写繁体的“廈”字。古今颠倒为何由?

  其实,“厦”字古时就有。《汉语大字典》称:“厦”同“廈”。明张自烈《正字通·厂部》注曰:“厦,俗廈字。”因此在古代,“厦”为“廈”的俗字,两者可以通用。但古人在日常书写中,却常常舍繁取简,舍正取俗,偏爱这个“厦”字。

  仿佛时空来了个倒转,今人却对古人很少使用的“廈”字情有独钟。这种现象,或许只有从古今人的文化心理层面进行分析才能解答。我猜想,是不是加点后,“廈”字显得更加耸拔高峻,更符合现代高楼大厦的外观和气势;而那个不加点的“厦”字显得有些四平八稳,倒颇像中国古代的大屋顶建筑。

  但是,从文字学角度分析,“厂(hàn)”和“广(yǎn)”是有严格区分的(注意:简化字“厂”和“广”的繁体字分别为“廠”“廣”)。关于“厂”,《说文解字》释为:“厂,山石之厓岩,人可居,象形。”其本义是“山崖”。关于“广”,《说文解字》释为:“广,因厂为屋也。从厂,象对刺高屋之形。”意思是依山崖建屋。故从“广”的字,多与屋宇建筑有关,如“庑”“序”“庐”“库”“庙”“庖”“府”“庭”“廊”等。但从“厂”的简化字中,也有一些本从“广”的,如“厅(廳)”“厕(廁)”“厢(廂)”“厩(廄)”“厨(廚)”等。

  杨立新 (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通用规范汉字表〉8105字形音义源流研究》阶段成果)

    原标题:从“厦”字看古今不同心理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普米族庆传统情人节
5月28日,云南普米族在昆明云南民族村内与其他少数民族和游客一起庆祝其传统情人节。
民警包粽子迎端午
5月27日,福建省龙岩市公安局永定分局民警展示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