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文化时评

武侠世界 江湖儿女日渐少? 图

时间:2017-04-16 14:58:00   来源:每日新报   作者:回振岩   责任编辑:刘颖

  每日新报报道  2017年4月5日,作家黄易因病于香港病逝,享年65岁。作为《覆雨翻云》《寻秦记》《大唐双龙传》《边荒传说》等一系列小说的创作者,他的去世引起各界的悼念。他身上的标签很多,“穿越”“修真”“奇幻”……但这些“鼻祖”式的标签都要毫无特例地被粘贴在他“知名武侠小说家”的身份上。在武侠小说的鼎盛时期,黄易是个“怪侠”,也是最逃不过的名字。在他生前,武侠世界在文学界经历了怎样的峥嵘岁月?而在他身后,文学江湖还能有多少侠义儿女?

  在困境中突破 黄易是最末的传奇

  华语世界属于武侠小说的巅峰时刻,黄易成了最末的传奇,在他出道前,“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的金庸,与坐拥“陆小凤”“楚留香”一派大路英雄的古龙早已举世无双。黄易的出道在武侠最好的时候,但也是百尺竿头的时代。黄易去世后,一位出版编辑怀念大师:“很多年里,我都不知道自己读的是否是真黄易,在校园旁的租书小店,太多假托黄易大名的作品。”而他的作品,在老师和家长看来,或许也不是什么“好书”。这也恰恰说明了黄易的变革。

  黄易求学期间专攻传统中国绘画,曾获“翁灵宇艺术奖”,后出任香港艺术馆助理馆长1989年辞去高职厚薪,隐居离岛深山、藏风聚水之地,专心从事创作。至90年代,旋即以独树一帜的武侠作品,席卷港、台两地。

  中南民族大学文学院曾晓峰教授认为,武侠小说作家黄易的崛起具有典型意义,他的代表作将武侠和科幻结合,代表了武侠作家向言情、历史、推理等题材汲取营养形成辉煌后, 在如今的困境下,终于将目光转向了科幻以及魔幻题材,并开创了通俗小说的新类型“武幻小说”。以之为代表的武幻小说的兴盛是武侠小说在困境之后的新变,就其本质而言,还是全球化浪潮下文化整合基础上的文学融合。它的兴盛,有自己独特的文化渊源、文学渊源以及现实土壤。

  从通俗小说走来 “虬髯客”堪称第一侠

  武侠小说是中国通俗旧小说的重要类型,多以侠客和义士为主人公。从武侠小说的侠义层面来说从传统武侠到浪子异侠,再到现代修真,经历了漫长的发展历史。中国最早的武侠起源大致有两种说法。一是《史记》中的《游侠列传》和《刺客列传》,二是汉前无名氏所著的《燕丹子》。也有专家认为《庄子·杂记·盗跖》中已有侠盗之风。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志怪小说盛行,但也夹杂有歌颂侠义志士的作品——如著名的《搜神记》,其中就有类似的豪侠故事,但篇幅不长,情节也较简单。直至唐朝,国力强盛,经济发达,文学领域极其繁荣,传记小说也开始大行其盛。唐传奇中以游侠为主的著名作品有《聂隐娘》《昆仑奴》《红线》《虬髯客传》等。特别是《虬髯客传》,写的是隋末时期,虬髯客、红拂女、李靖这风尘三侠的故事,全篇侠气纵横,依托历史为背景,衍生出一段豪侠故事。金庸大师称该小说乃中国武侠小说的鼻祖。

  除却文章和故事,诗歌作品也透露着丝丝“侠气”。李白的《侠客行》,王维的《老将行》,李贺的《雁门太守行》,无一不是慷慨激昂、侠胆士气之作。

  宋元时期,武侠文化开始衰落。元末明初时期,《水浒传》《三国演义》两部巨著悍然出世,让武侠文化达到了一个巅峰。小说从文言变成白话,从短篇变为长篇,演义类章回体小说开始盛行,也标志着武侠小说创作的成熟。待到清朝时期,公案类小说发展很快,如《施公案》《儿女英雄传》《三侠五义》等。这类小说的特点是将官府与侠客联为一体,清官公正廉明,侠客行侠仗义,书中既有英雄肝胆,又有儿女情长,突破了“纯武侠”小说的局限性。褚人获的《隋唐演义》更是一部传世经典之作,也为后代创作历史性武侠小说奠定了基础。

  民国时期盛况空前 50年代成就于香港

  到了民国初期,武侠小说的创作盛况空前。20世纪20年代,平江不肖生的一部《江湖奇侠传》,被称为近代武侠小说的先驱,北派武侠宗师还珠楼主的代表作《蜀山剑侠传》,将南北武侠的争奇斗艳推向了高潮。这部小说被香港文学大师倪匡评为“天下第一奇书”。台湾著名武侠小说评论家叶洪生也将它誉为“神怪武侠小说空前精彩第一巨著”。

  那个时期,著名的武侠大家有向恺然(即平江不肖生)、赵焕亭、李寿民(还珠楼主)、白羽、郑证因、王度庐、朱贞木等,著名的武侠小说有《奇侠精忠传》《荒江女侠》《碧血丹心》《四海群龙记》《江湖二十四侠》《十二金钱镖》《鹰爪王》《七杀碑》《卧虎藏龙》等等。

  20世纪50年代中期,武侠小说在香港获得了新的繁荣,形成今日的新派武侠小说。新派武侠小说的“新”,在于去掉了旧小说的陈腐语言,用新文艺手法去构思全书,从外国小说中汲取新颖的表现技巧,把武侠、历史、言情三者结合起来,将传统公案与现代推理揉为一体,使武侠小说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境界。金庸、梁羽生并称新派武侠小说鼻祖。

  到了60年代,武侠小说在台湾大为流行,古龙异军突起,脱颖而出,以其悬疑推理式武侠小说别树一帜,与金、梁形成鼎足之势。古龙行文跌宕跳跃,句式简短,构思巧妙,自成一格,情节惊险曲折,结尾出人意料。

  这个时期,金、古雄视,温、梁虎踞。还珠帜张于前,黄易翼护于后。20世纪80年代初,中国大陆对武侠小说开始解禁,武侠小说以一种锐不可当的姿态,浩浩荡荡地流行至今,硬是创下了通俗小说的流行奇迹。这个时期活跃于侠坛的武侠作家们,除了“金古黄梁温”五大师,还有倪匡、江一明、风雨楼主、伴霞楼主,卧龙生、诸葛青云、柳残阳、东方玉、司马翎、司马紫烟、萧逸等。

  专家

  “新武侠”以网络为阵地

  故事漂亮罕有震撼

  新武侠的概念在新世纪之后产生,萧鼎、步非烟等读着古龙等人的武侠小说长大并深受其影响的70后、80后作家以网络为阵地,发起全新的武侠写作,人们称为新武侠。而黄易对他们的影响最大。新武侠小说家,他们熟悉网络,其创作也始于网络,成于网络,他们的小说属于“点击率小说”。点击率高的小说自然不乏好小说,像是我吃西红柿的《九鼎记》、萧舒的《金庸世界里的道士》、二踢脚的《仗剑诀》,都吸引了大量读者,但却难成经典。从武侠土壤上生根发芽的奇幻修真、现代修真、古典仙侠等仙侠类题材作品出现在广大书友的视野。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孔庆东认为,创作新武侠小说的大部分作者,现在是靠学问,靠想象,靠才情。知识、想象力、语言都好,但人生阅历不够,缺乏跟中国本土生活的联系。现在的新武侠多是模仿加玄幻,有些玄幻还在直接模仿哈利·波特,有些东西在西方合情合理,到了中国就变得奇怪。在孔庆东看来:“金庸写历史,但结合了当下中国的问题,有很深的忧国忧民的意识,比如《笑傲江湖》,他忧患当下中国,而不仅是古代。金庸的故事精彩,但最终目的是启发当代,这样才有震撼力和深度。我读大陆新武侠小说,只是佩服有才华,故事编得漂亮,但是缺乏思考。”

  经典武侠依旧经典

  大师之后再无大师?

  如今打开电商网站,排到前列的作品,仍然是金庸古龙梁羽生等老牌武侠小说作家的再版作品,新作几乎断层,从事武侠题材文学作品创作的写作者也青黄不接。

  一些观点认为,法制的健全,使人们可以用更为文明的方式伸张冤情、寻求公平,不再需要仗剑走天涯的侠客来为自己报仇雪恨。这样的环境下,武侠成了一个遥远的、浪漫的存在,而并不是读者日常切肤的呼唤和期待。

  武侠小说渐渐衰弱,但是类型文学的阅读需求仍在。在题材上,修真、穿越、盗墓等题材的小说,更富有想象力,有穿越时间、空间的魔幻主义色彩,情节天马行空。互联网思维天然地渗透到网络小说产业链的每一个环节,包括游戏改编、电影IP的运作都更加快捷,易于实现。以上这些都是传统武侠小说不具备的。因此,网络小说不仅仅征服了年轻读者,也征服了年纪略长者,其中也不乏“成功人士”,联想创始人柳传志在某节目现场,就曾向马云推荐某部穿越小说,称此书“这个人把他以为的理想社会用现在人的本事,加上古代环境(捏合起来)”,还说“觉得比金庸小说好看”。

  并非所有观点都认可武侠的悲观,温瑞安曾公开表示,武侠迷们要做的并不是去追寻武侠小说那些古远的回忆,更多的是要展望未来。他认为,国外的一些好莱坞电影都已经吸取了武侠小说的精华和桥段,甚至可以说是抄袭。当我们的文化被别人发扬光大,我们却在说武侠没落了,其实是我们没有能够做到把中国武侠包装得更加国际化。他说:“中国武侠小说非但没有死,相反,它的影响越来越大。”整理 撰文 回振岩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茶农嫁接育苗忙
5月25日,江西省新余市分宜县凤阳镇社官前村油茶良
藏区新鲜虫草上市
5月22日,云南省迪庆州香格里拉市街道上,聚集着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