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文化时评

从《缤纷湘南》到《我们东干脚》的变化

时间:2017-04-18 10:59:00   来源:长江网   作者:   责任编辑:周禹辰

  欧阳杏蓬,湖南宁远人,居广州。在《我们东干脚》一书中只有一个简单的介绍:文化民工。2010年读他的《缤纷湘南》,眨眼间七年。2010年到2017年,在《我们东干脚》出版之前,出版了《一生两半》和《现实之境》。《一生两半》被湖北评论家蔡先进誉为“民工的精神救赎”的作品。《现实之境》由著名评论家白烨作序,2016年被广东江门市推荐为全民阅读作品。

  欧阳杏蓬甚少在传统媒体发表作品,偶尔在《莽原》、《作品》、《散文世界》见过他的文字。并非他的文字有问题,更多的原因在于他的表达和题材不收时下的传统媒体所待见。白烨说欧阳杏蓬的作品具有“独特的姿态与别样的定位,那就是为农民工造影,为小人物代言,从而使自己的散文作品与时下的散文写作拉开了明显的距离,而卓具自己的特异色彩。”

  《缤纷湘南》(2010年 云南南人民出版社)是欧阳杏蓬早期的代表性作品集。评论家文武几读了之后感慨“如果集合他所有文章再做一个精选集,完全可列名中国白话文学盛行以来的知名散文作家之内”。(文武几《欧阳杏蓬散文读后》2016.08.11扬子晚报网)

  在《缤纷湘南》出版后,高校老师苏宁读后写到“作者在把握散文的语言上、形式上和内容上下了深功夫,做得也相当好。也正是因为如此,《缤纷湘南》呈现了特有的简洁而潇洒的美” 。湖南诗人南蛮认为欧阳杏蓬的“散文有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感伤,有十九世纪俄罗斯式的灰色的惆怅” 。(南蛮《欧阳杏蓬用他的笔沟通南岭和岭南》,2012.12.15永州新闻网)并随后誉他为“当代沈从文”。作家李兆庆觉得读《缤纷湘南》“像聆听一个兄长在肆意地回忆自己在乡村生活过的杯影年华,一样惬意和幸福。”

  散文家杨献平在《缤纷湘南》一书中的序言《故乡:肉身的经历和灵魂的慰藉》写到“欧阳杏蓬的写作不仅仅是唯美的,怀旧的和诗意的,而且还毫不留情甚至较为准确地触及到了当下乡村的现实,如他的《我怀念里的乡村如一只干瘪的乳房》一文,读起来令人心酸,但由于作者冷静思维和温和性情,而使得此文在瞄准现实之时而又不乏克制和理智,从事物和现状的真实性出发,且又能够在准确呈现和艺术表达之间找到最佳结合点,使得整个文章略显沉重而又健康向上。”并认为欧阳杏蓬“无论是写人记事,还是表达理念;不管是忆旧还是思考,欧阳杏蓬都很好地把握了一个“度”。也就是说,作为写作者的欧阳杏蓬善于从生活和记忆当中的发现自己及他人的生命轨迹;善于从平凡物象之中找到与自己最为贴近的那些闪光点。通读这一部书稿,我感到的是:这些文字,对于其创作者欧阳杏蓬个人而言,应当是一种极其有益的情感梳理、精神关照和灵魂清洗。”现在看来,仍是觉得中肯的。

  相较于《缤纷湘南》的美,《我们东干脚》多了一些沉重,尤其是其中一辑,包括《生死沉重》、《杨柳桥的秋天》、《一个人的橘子树》、《三猴》、《被揣走的幸福》、《辞年》、《记建平兄弟》、《记维珍叔》、《打井的人》、《面对死亡》、《被鸡谋杀的平凡人生》、《七月半的月光》、《黑夜里那些狰狞又亲切的脸》,直接面对和反思发生在东干脚的死亡,读来可谓震撼灵魂!

  《我们东干脚》一书中,作者怀念了过完生活窘迫但邻里关系和谐的美好,记下了乡村生活的喜怒哀乐,个人成长的艰难曲折和对生活的感悟。文笔正如白烨所说的“他的感觉是敏动细切的,文字是质朴无华的,这种文气与文笔,与他要写的底层生活、平民人物,正好配套,恰好相称,使得他的散文像是毫无矫饰的乡间村妇,不以美艳惊目,却以自然引人。如果借用青歌赛的歌唱类型来作喻比的话,欧阳杏蓬的散文,不是美声,也非属通俗,它属于实实在在的原生态。”(白烨《接地气,有底气——简说欧阳杏蓬的散文》2013.10.09人民日报海外版)但我读到了乡村在这个时代所经历的变化后的反思与沉重以及对不确定的未来的疑问。

  欧阳杏蓬从《缤纷湘南》到《我们东干脚》,从清新、唯美变的更为稳重、成熟,文辞变得更为精准、老练。但我关心的乡村散文的后续写作以及像东干脚这样的小庄在未来的发展。我们这个时代,更需要像欧阳杏蓬这样默默耕耘的作者,为我们留下时代的记忆。这是《我们东干脚》的意义所在。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第三代北斗芯片发布
实现亚米级的定位精度,并实现芯片级安全加密。
熊猫“巴斯”离世
记者从海峡(福州)大熊猫研究交流中心获悉,今年37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