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文化展演

叶聪:让中国民乐走进西方殿堂 图

时间:2017-04-19 10:22:00   来源:天津日报   作者:翟志鹏   责任编辑:苏菁

  天津日报报道  4月22日,天津歌舞剧院民族乐团“国风浩荡”音乐会将在天津音乐厅举办。作为新加坡华乐团的音乐总监,叶聪曾屡次率团走上西方舞台,向世界展示华人的声音,本场音乐会他将为津门观众带来一场民乐盛宴。昨天中午,记者在民族乐团排练厅采访了叶聪,他与记者分享了自己多年来在民乐舞台上的心得。

  记者:这是您第几次与天津的乐团合作?您对天津的印象如何?

  叶聪:此前我与天津交响乐团有过一次合作,这次是我第一次和天津歌舞剧院民族乐团合作,下周我还将再次指挥天津交响乐团演出。排练的这几天中,我感到天津歌舞剧院民族乐团是一支有传统、有传承的乐团,乐团里既有经验丰富的老乐手,也有很多年轻人,人员结构非常合理。我认为天津有许多独特的性格,我祝愿天津能有越来越多本土题材的优秀作品。

  记者:这次您将为天津观众带来的曲目风格跨度非常大,您是如何考虑的?

  叶聪:音乐会的标题是“国风浩荡”,我希望用音乐去体现中国民族的一种精神。开篇我用了赵季平的《国风》,作品运用了“梅花三弄”的曲调,既抒情又很有激情;结尾我用的刘长远的《茉莉花》,“茉莉花”是世界上最脍炙人口的中国旋律,刘长远的这一版更加流畅,一头一尾两个曲子就奠定了“国风浩荡”的主题。音乐会还有POP舞曲风格的《贺新年》,年轻人一定会很喜欢。此外还有名家独奏,我们邀请了板胡演奏家沈诚和琵琶演奏家杨靖,分别带来《红高粱》和《琴瑟破》。

  记者:您是学西方音乐出身的,您早在二三十年前就在国际上的交响乐领域有着过人的成绩,2002年您却选择出任了新加坡华乐团的音乐总监,是哪些原因促使您作出的这个选择?

  叶聪:首先是因为在我深入接触中国民族音乐的时候,就发现它有着非常大的潜力。西方交响乐就像一张已经成形的画,不管是我们华人,还是亚洲其他民族的艺术家都只能在其中添加笔墨。但以乐队形式存在的中国民族音乐不一样,就算从刘天华的时代算起才仅有一百多年,所以这张“画”上有着非常大的空间。然后是因为我看中了新加坡华乐团的条件,在新加坡,中国民族音乐的基础非常扎实,大部分中学都有华乐团,而且这个乐团与新加坡的企业一样有着来自西方比较先进的管理制度,不但效率高,与商业的接轨也比较容易,而乐团当时的底子并不厚,把它向前推动时阻力就会少很多。

  记者:新加坡华乐团在您的带领下取得了飞速的进步,还频频在包括爱丁堡艺术节在内的国际舞台上演出,同时又因为您的交响乐指挥身份,您与西方音乐界的接触非常多。在您看来,西方对中国民族音乐还存在哪些误解?以及,我们的民族音乐将来还可以从哪些方面去改进?

  叶聪:西方对中国民族音乐不可避免地存在很多误解。我举一个例子,从前在西方的一些演出中,我们的节目是与魔术、杂技一样被归类于民间艺术的,而不是正统的音乐系列。经过这一二十年间,中国以及新加坡乐团的努力,中国民族音乐逐渐打破了这些惯例和偏见。关于民族音乐当下的改进方向,我认为有三点。第一就是要改善音响,交响乐已经有了三四百年的融合,乐器的共性非常多,而中国民族乐器以前多是独奏乐器,在听觉上仍有待磨合,这需要一步一步去改进;第二就是让中国民族音乐真正进入西方的音乐殿堂,这个殿堂不是说你花钱去金色大厅租场,而是要让国外的重要艺术节看到中国民族音乐的价值,把我们邀请到那里去演出;第三就是保留好我们自己的特色,民族音乐中有很多像滑音这样有着独特风格的特色,我们要进入西方的主流社会,但这并不意味着完全去适应西方听众,而是要让他们从中国民族音乐身上看到他们没有的东西。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茶农嫁接育苗忙
5月25日,江西省新余市分宜县凤阳镇社官前村油茶良
藏区新鲜虫草上市
5月22日,云南省迪庆州香格里拉市街道上,聚集着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