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案例追踪

马大妈亲历门徒会的“神佑”

发稿时间:2016-12-08    来源:凯风网

  马四花,今年69岁,家住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乌加河镇联荣组,是个勤快厚道的农村老太太,老汉马维今年70岁,老两口生了四个子女,都成了家,孩子们都非常孝顺,日子过得虽然不算富裕但也舒坦。美中不足的是马大娘因为常年辛苦劳作腰腿不好,阴天下雨总是疼痛,在周边门诊也看过,但没彻底治疗,没多久还是会犯。去年冬天,一直排斥去医院看病的马大娘在孩子们的强力坚持下,去市医院做了双腿髌骨关节置换术,术后经过一段时间的康复,腿基本不疼了,能正常走路了。经过前后对比,马大娘心里不禁感慨:有了病还得去医院看!

  原来,马大娘误入邪教,当了几年“教徒”,却差点把自己的双腿搭上。回顾这一切,除了可叹可笑,更觉得可悲,而这一切是从马大爷的结拜兄弟登门拜访后开始的。

  2010年4月的一天傍晚,马大爷多年没有见面的结拜兄弟从远方风尘仆仆的来了,全家人很是高兴,杀了只老母鸡,热情的张罗了一桌子好菜款待这位老朋友。酒过三巡,结拜兄弟关切地问起了老两口的身体,得知马大娘的腰腿疼毛病后,当即表示:这病啊有法儿治!大爷大娘都是实心人,听说能治非常高兴。吃完饭收拾过饭桌,儿子一家回去了,马大爷和结拜兄弟边喝酒边聊,马大娘在旁侍候着,大娘忍不住问:“兄弟呀,我这腿真能治好?”“嫂子,我这方法一般人不给说,你真想治好?”兄弟再次确认,“想啊!咋不想呢?这腿疼毛病成了我的心病了”兄弟从包里掏出了一本书和光盘说:“嫂子,这样吧,这本《闪光的灵程》和光盘,按照上面的演示去做,只要坚持就能治好你的病”。马大娘将信将疑地接过东西说:“兄弟,这是什么功呀?是不是拜菩萨?能顶用吗?”“嫂子,不是练功也不是菩萨,我们拜的是三赎基督,是最伟大的神,治你的腿疼没问题!你去找一块白头巾来,”“要头巾做甚了?”“练功治病就得把头蒙起来,这样心才能静下来,才更有效果,而且跪拜时,要反复诵读书里的内容,这个很重要!”。当白毛巾盖住头时,兄弟让马大娘跪下跟着他学习诵读书上的内容,马大娘虽然有点不相信,但看着兄弟那么虔诚也就跟着跪下了,心里嘀咕:我要不拜,万一这主儿要真灵验的话不是看见了吗?她也赶紧跪下跟着读,还叫老头子也下地一起拜。

  马大爷念过几年书不信这些,他在炕上坐着,边抽旱烟边说“兄弟啊,你那是干什么呀?那能顶事!她那是老毛病了,你赶紧过来喝酒吧!抽空让娃娃们领她去医院看!”结拜兄弟说:“大哥,你别不信,有主保佑,嫂子根本不用上医院……”兄弟说的一套一套的,把个马大娘听的云里雾里,都是她没听说过的新鲜词,可马大娘也不是糊涂人,她拜这主也有自己的想法:治病!练这个功能治好我的腿病,那就不用听老头子去医院看病,那得花钱啊!一辈子节俭的老太太也在说服自己相信主能治好她的病。

  第二天,结拜兄弟走了,给马大娘留下话:嫂子,好好练,心诚则灵!,而且还特别嘱咐不能去医院看病,那样就白练了,而且对你本身不好,我以后还会来看你们的。

  “唉!就是这个结拜兄弟把我害得差点残废了!不过,他也是被别人给糊弄了”现在已经彻底醒悟的马大娘也非常同情她的结拜兄弟,不忍心埋怨他,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马大娘陷入了回忆:

  结拜兄弟常常领着其他地方的教友(互相称呼兄弟姊妹)来我家,帮我一起祷告治病,渐渐地我越来越信主了,越陷越深,相信他就是万能的,我觉得我的生活里没有其他人可以,但不能没有我的主。家里人见我这样痴迷纷纷劝我不要相信这个了,老跪,关节受不了,子女更是反对,老头子甚至还骂我,可我不听他们的,他们劝我去医院看病,我死活也不去,一是怕花钱,二是怕主知道后前功尽弃,还是坚持跪拜,偶尔把自己省吃俭用积攒的零花钱也捐给主,期盼主的佑护,可后来发生的几件事让我心里打起了鼓,也对主产生了怀疑。

  2011年5月16日,那些教友们帮我干农活回来,我给他们做饭,挖了一碗面,儿媳进门了说:妈,这么多人吃饭多做点吧,说罢她又利落地挖了两碗,教友们刚去了另一个家没看到儿媳进门。饭熟了,大家开始饭前祈祷,祈祷完有一个教友说:兄弟姊妹你们看,嫂子只挖了一碗面,看主赐给我们多少馍馍,慢慢地我们每人每天只吃二两粮就好,连庄稼都不用种了,也不用下地干活了……大家纷纷感谢主!只有我知道是儿媳加了面才蒸出这么多馍馍来,我疑惑了:怎么会是主赐给我们的呢?但是我没有说出口。

  还有2011年的冬天,村里着了大火,火随着大风慢慢向东蔓延,东边几户邻居赶紧把值钱的东西往外抢救,避免火灾损失。可是我的邻居也是教友志平却领着全家跪地祷告:祈祷主保佑他们家不遭火灾。我们邻居几十年又是我的兄弟,我也忍着腿疼跑去陪着他家祷告,可是水火无情,他家四十多只羊被烧死了……那年的羊可贵了,一个庄户人家,那可是天大的损失啊!我心里有些失望:我们的主在哪儿?他为什么不来保佑我们呢?

  上面几件事的发生,让我心里有些怀疑,加上这腿也没见好,我就没以前那么积极跪拜主了。可教友们依旧三天两头来给我讲说,说腿没见效是我心不诚,我也安慰自己:是不是心不诚让主知道了,所有才不起作用呢?于是,又跟着教友们继续练、继续信。2012年2月的一天,正在大家祷告时,突然我腿疼的跪不稳跌倒在地上,教友们把我扶到炕上后我迷迷糊糊昏睡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来了,腿疼的我浑身都是汗水,兄弟姊妹们都走了……回顾着信教的这些日子:儿女的反对,老头子的愤怒,一天比一天加重的腿疼,一直没有显灵的主……

  正好儿子下地回来看到这一幕,大吃一惊,知道是我腿疼的晕倒了,赶紧叫邻居开上车,要把我往医院送,可我不想去,以前不去医院是觉得主会保佑我,可现在我实在是没脸去啊!我这是做的什么事啊!儿子硬把我抱上车,往市医院送。医生检查后说我的膝盖本身也有毛病,加上长期跪地更厉害了。如果早点来通过药物治疗可以治愈,现在没法保守治疗了,建议做手术:换髌骨关节,费用大概得十多万。我心里后悔啊,眼泪又流下来,我不想看这病,自己愚蠢,还连累家人!什么主、什么有病不用看都是骗人害人的!我怕花钱不想做手术要回家,儿子说什么也不让我走。娃娃们都孝顺,他们商议后硬给我办了住院,又向亲戚朋友们借了点钱给我做了手术。

  “现在我的腿利落多了,多少年的老腿病还是医院给我看好的”马大娘欣慰的双手抚摸着膝盖说:“现在我彻底离开了那些教友,他们就是说破天,我都不相信了,看病还得靠医院、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