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案例追踪

法轮功毁了陈老师一家

发稿时间:2017-01-19    来源:凯风网

    我是四川省武胜县一名普通的乡村教师,有一位同事、邻居兼好友,名叫陈东,为人正直、工作勤奋、孝顺父母。从1983年开始,我俩就一起共事教同一个班,我教语文,他教数学,多年搭档,配合默契,情同兄弟。他的妻子张老师贤惠善良,一对儿子又聪明可爱,一家人过得其乐融融。但后来因为陈东痴迷法轮功,他们美满的家庭变得支离破碎。

  从1996年上半年开始,陈东就经常感到肝部不适,我和同事都叫他去医院检查一下,但他觉得自己身体还可以,就没有在意。到1997年12月时,他被检查出患了慢性肝炎,在家人的帮助下,他及时接受了治疗,病情一度得到了控制。1998年暑假,陈东到重庆去看望他姐姐,临走时习练法轮功的姐姐送给他一部收录机、几盘磁带和几本书,告诉他只要按磁带和书上的内容练功,病就会不治而愈。最初,他只是抱着“祛病健身”的心态,想试一试。结果因为对姐姐的信任,又加上治病心切,信仰偏离了正确方向,一心迷恋上李洪志所谓练功可以“消病业”、“上层次”、“求圆满”,从此着迷一发不可收拾,开始把“真、善、忍”当作自己做人的标准,每天早晚都要看书、打坐、练功,还专门请了病假,连班也不上了,满脑子都是“天国世界”黄金满地。

  因为陈东停止接受治疗,身体又逐渐消瘦下去,脸色也变得病态的发黄。学校领导和同事都劝他要相信科学,赶快去医院检查一下,尽快对症治疗。一开始他态度还稍好一点,满口答应着,但就是不去医院。学校看我平日和他关系较好,又让我去劝他,谁知,他竟开始翻脸不认人了,骂我多管闲事,阻碍他上“层次”。他的姐姐听说我们都在劝他不要修炼法轮功,专门从重庆赶来给他助阵,并安慰他说:“你一定要坚持,‘师父’说没一件事是偶然,都是他的安排。他正安排你闯关,现在是紧要关头,不能放弃,否则会掉下去,‘业力’越来越重,就真的没救了!”。为此,他更加一心一意的练功,不管我们怎么劝他,他都置若罔闻,还对我们说法轮功如何如何神奇,能够给人“消业”,有病不用吃药就能好。

  作为多年的同事和好友,看到他变成这个样子,说实话,我真的觉得李洪志很可恨,生生地把一个好好的“人”变得换了个模样。同时,我又觉得他确实很孤单、很可怜,特别是担心他延误病情。因为陈东是公认的孝子,于是,我又给他妻子出主意,请陈东的父母劝劝他,希望用亲情感化他。

  在妻子的连哄带骗下,陈东回到了老家,年迈的父母劝他去医院看病,妻子也劝他要听父母的话,一向孝顺的他居然振振有词的说什么“人生生世世,父母有多少呀,谁也数不清”,从此他就再也不回家看望父母了。陈东本来是个“粑耳朵”,一直都很听妻子的话,但这回他和妻子大吵大闹,甚至说妻子是“魔”,是他修行路上最大的障碍。两个儿子央求他去医院看病治疗,他反而要求两个儿子辍学跟他修炼法轮功。

  后来,陈东更加变本加厉,不仅百事不理,同家人形同陌路,而且开始讲究个人的特殊化,他不再与家人一起同桌吃饭,还要求必须每天为他一个人准备不同的菜品。面对这一切,他的妻子张老师都选择了默默忍受,只希望能换来他尽快配合治疗。但他说练功就是为了“消业”,打针吃药是凡人才做的事,看医生会增加他的“业力”,会让他上不了“层次”,是阻碍他追求“圆满”,是在害他,说什么也不去医院。

  1999年5月,陈东习练法轮功的姐姐因患高血压长期不吃药,引起并发症脑出血去世了。他显得非常迷茫和痛苦,经常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里不出来,偶尔才到办公室来一趟,还时不时念叨什么“一人练功全家受益”,他瘦瘦的脸颊上两眼深陷,整个人像是吸了毒一样,大家都觉得他很可怜,又开始好心地劝他去医院。这回,他的反应没有那么激烈了,只是默默的走掉,但他仍然拒绝看病吃药。

  1999年7月,国家宣布取缔法轮功,对他的打击特别大,他的思想包袱也很重。学校随后又安排我和其他的反邪教志愿者给他讲事实,当他得知公安部发出对李洪志的通缉令后,李洪志及其家人都逃跑了,他开始醒悟了,觉得既然练法轮功可以成神成仙,怎么会怕“凡人”的通缉呢?我又乘机说,既然你的“师父”李洪志都不是神仙,你又怎么可能练成神仙,都是骗人的!通过反复规劝,他终于把练法轮功的相关资料全部交了出来,并且答应到医院去看一看。

  谁知到医院一检查,医生说由于他连续几年拒绝治疗,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目前已发展成了重型肝炎。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让他觉得天就要塌了一样,当时就晕倒在医院。虽然他接下来也开始配合治疗,但我知道,他始终背负着巨大的精神压力,既觉得自己之前对不起家人,又因为知识分子的自尊心,在同事面前抬不起头来。短短的一个月,他的体重就下降了近10斤,上下楼梯都要人搀扶。

  2000年12月,陈东离开了人世。去世前他非常痛苦,拉着妻子的手一直不愿松开。半年后,他的老父亲不堪丧子之痛,也撒手离开了人世。他的两个儿子本来从小成绩优异,也因为受到父亲的影响,成绩一落千丈,初中毕业后,都外出打工去了。陈老师的家被法轮功给彻底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