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邪教辨析

科学乃问斩邪教之剑,铸剑之人为何如此落寞?

发稿时间:2017-09-05    来源:海河网

    中科院院士、材料物理学及科学技术史学家柯俊先生,在金属材料理论和发展的研究领域做出了突出贡献。这样一位为祖国科学事业有突出贡献的科学家,逝世时间过去了二十多天,我才从微信群里得知。每天看新闻,偶尔也有错过的,于是我特意翻阅了那三天的报纸,没找到相关报道。我以为柯院士是无关紧要的人物,担心微信恶炒,特意从网上搜索他的简历,才知上述头衔和业绩。柯院士确实是一位了不起的科学家,微信不是恶炒。他让我联想到邪教为什么如此难以铲除?是科学宣传和普及不够呀!科学没有成为社会的真正主流,也因此,科研工作者才那样的落寞呀!

  普及科学宣传,邪教何处藏身?中国几十年的发展证明“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种判断是真理。但是它提出来之后,只成了像柯院士等少数人在追求,多少人不过问它?试看社会主要媒体,谁在宣传科学?有几档科学节目能比得上《中国好声音》、《非诚勿扰》?有几部科学家的故事比得上《甄环传》、《芈月传》?还有那些胡说八道的抗战神剧,爱情神话剧。翻开新闻网一会儿某明星性骚扰,一会儿明星分手,一会儿明星结婚,一会儿明星怀孕等。这类新闻写满了头条,什么意义?他们的性骚扰和分手,能够让人民过上幸福生活吗?能够让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起来吗?让中国赢得世界尊重的难道是这帮人?真正让我们幸福起来,真正让民族复兴起来,真正让中国赢得世界尊重的,不是来自科学技术的进步吗?没有科学技术,用什么武装人民军队?没有科学技术,用什么捍卫我们的领空领土?没有科学技术怎么探月?航母游弋在海洋中?“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需要普及,需要媒体宣传,人民才能理解,才能醒悟,才能支持,收视率才会高起来。普及科学知识,广泛宣传科学,不仅邪教无处藏身,社会风气也会得到净化。科学永远是支撑我们生活、国防、民族的重剑,让我们共同努力,为科学宣传行动起来吧!

  有了科学之剑,邪教何敢猖狂?发现金属材料的某些属性和性质,只有像柯院士那样的科学家通过实验才能发现,这就是科学。找到某种物质的属性和性质,无论是法轮功,还是全能神,通过修炼和发功能够发现吗?科学是发现客观世界规律,并利用规律的智慧。科学在历史上就是与邪教针锋相对进行斗争的杀手锏。所有的邪教,最终是要被科学的认识和揭露而终结。唯物与唯心主义,无神论与有神论,始终是在相互对立和斗争中发展的,他们是两种绝然相反的世界观。唯物与无神论是用科学的方法认识世界,唯心与有神论是用主观的方法认识世界观。宗教根源于唯心主义和有神论,并加入正常的伦理道德。宗教是人们通过唯心和有神论思维方式思考客观世界和社会现象,并不经过实验验证,只用猜测和猜想认识世界和社会,附上普遍的伦理道德,用于规范人们的言行,目的是调和社会关系。宗教的初期具有哲学色彩,被统治阶级利用后,便具有强烈的政治色彩。邪教充分利用宗教的影响,披上宗教的伪装,目的不是为了认识客观世界,而是为迷惑民众,谋取私利。邪教现象是唯心和有神论,本质是暴利组织;表面是救人,实质是害人;明面讲科学,暗藏用虚伪。邪教唯一的目的只有骗人钱财,自己享受。所以邪教不是宗教,更不是科学,也是唯心主义或有神论,它只是通过欺骗手段,追求暴利的非法组织。只要举起科学这把锋刀利剑,邪教必将永不复生。

  有了科学之剑,邪教如何残存?唯物主义和无神论总是客观地认识世界,它们的探索精神是科学的。邪教之所以有市场,不过是人们的科学认识水平有限。这种认识有限的状态与人类发展历史长短有一定的联系。在文艺复兴之前,唯心论与有神论占领着人类的思想阵地。人们看问题,想问题都用唯心和有神论思想方式。当人们普遍承认这两种思想后,统治阶级利用它维护自己的统治,这种思想政治化,变成了合法宗教。文艺复兴之后,像柯俊院士的科学家多起来,科学思想逐渐兴起,对唯心和有神思想进行了史无前例地揭露和批判,人们对世界的认识逐渐理性和客观,唯物和无神论思想被人们广泛接受。当今社会,唯物和无神论虽然成为普遍思想,但是由于历史的局限性,唯心和有神论思想残留仍旧存在,唯心和有神论占领着某些人的思想阵地的现象还客观存在,使他们仍旧用唯心和有神思想看待周围的世界。这类人极易成为邪教拉拢和洗脑的对象。要防止这部分人不被邪教化,只有灌输科学知识,改变他们思维的模式。让科学知识向这类人的思想阵地发动进攻,并牢牢地占领,使得邪教无残存的环境。所以,只要用科学之剑武装这部分人,邪教岂有残留之地?

  我国当代科学技术发展是许多像柯俊、钱学森、邓稼先、竺可桢、李政道、杨振宁、丁肇中等默默无闻的科研工作者努力的结果,他们在埋头苦干,潜心研究,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从不贪图享受,这样的人物难道不值得媒体宣传?行动起来吧,宣传他们的铸剑精神!让科学成为社会生活的真正主流,别再让我们科研工作者落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