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邪教辨析

站长“余则成”与“全能神”的战争

发稿时间:2018-01-10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司马南:本老汉今天客串司马南,要访问一个大英雄,如果把他的那些事情拍成电视剧,比起电视剧《潜伏》里面余则成演的形象也不差,画面感也很像。比方说跟踪、卧底、苦口婆心、直指人心,讲道理,讲得周围的人不能不服,而且和敌人作面对面的斗争,在社会上帮助那些离家出走的,因为家庭成员遭遇到那些势力迫害的人破镜重圆,应该说这是大能耐,大功德,这是大英雄才能干的事情。这么一说,您是不是有一个愿望,特别想急切见到这个人呢?我请摄像机先给一个特写,看看这身高,这是一个巨人哪!刚才我一问身高多少,小伙子1米90,跟我这个1米50的比起来,那就绝对大个儿了。欢迎史兴旺先生。

  史兴旺:谢谢。

  司马南:你用简单的语言介绍一下自己,哪里人?学什么专业?现在干什么?

  史兴旺:我是河北邯郸人,一个自由职业者吧。

  司马南:自由职业者。

  史兴旺:对。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农民。

  司马南:小农民吧,你怎么能说老农民呢?

  史兴旺:对,另外现在是“邪教受害者之家”的站长。

  司马南:站长?

  史兴旺:嗯。

  司马南:电视剧《潜伏》当中,余则成只是一个副站长,现在我们面前的史兴旺先生居然是站长,叫“邪教受害者之家”这个网站的站长,这个网站原来有个大名,叫做“反‘全能神’同盟会”。

  史兴旺:是这样,原先是叫“反‘全能神’同盟会”,因为网站是为更多的邪教受害者服务,后来慢慢发现有其他的邪教受害者来网站求助。也是顺势而行吧,为更好的服务更多的邪教受害者,就改名“邪教受害者之家”。

  司马南:跟大家讲一讲,为什么要办这么一个网站?现在办网站的多了,在网上虚拟世界当中,很多人都把自己在现实生活当中不能够实现的,拿到网上去实现,你怎么会去搞一个反邪教的网站?

  史兴旺:我也是一个“全能神”邪教的受害者。

  司马南:你怎么会成为“全能神”邪教的受害者?像你这种人,一看这么洒脱,这么阳光,灿烂的一个小伙子,你会信这玩意吗?我觉得你不会信。

  史兴旺:我原先也是在北京打工,后来在回家的时候,发现妻子和她爸爸一直信这个。

  司马南:你说你妻子和老丈人俩人信“全能神”?

  史兴旺:嗯。

  司马南:发现是在哪年呢?

  史兴旺:发现是在2012年,在6月份左右吧。

  司马南:我还是感兴趣你媳妇加入“全能神”之后,你最开始是怎么知道的?总得有个细节吧,2012年?

  史兴旺:就是说2012年3月份,我回来家一次,她没有在家,然后发现了比较异常。

  司马南:她不在家?

  史兴旺:嗯。

  司马南:几点钟回来的?

  史兴旺:八九点。

  司马南:八九点才回来,你没问她去哪儿了?

  史兴旺: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知道,她就是说在接触这个,从翻包,看她写的一些东西,我在网上查一些资料。

  司马南:我经常怀疑我老婆,当然我绝对不敢翻包,翻包这事还了得,你翻包了?

  史兴旺:是,我翻了。

  司马南:你翻包发现什么了?

  史兴旺:一些小卡片,就是纸条,要到哪去给谁传,约好时间,几点几点去,还有就是一些内部通知。

  司马南:内部通知通常怎么写?什么内容啊很好奇,内部通知什么样啊?

  史兴旺:比如说上边的安排,或者说上边的通知,然后写上一些字,最后一些日期,像这样的A4纸。

  司马南:他们自己叫上边的,这词挺好啊。

  史兴旺:是。

  司马南:她生活方面有些其他的什么改变吗?

  史兴旺:比较冷漠。

  司马南:2012年,世界上各种各样的邪教都在传一个谣言,说“世界末日”。那你妻子信的这个,他们对“世界末日”的说法你了解吗?他们怎么说?

  史兴旺:他们就是说快来了。

  司马南:“神”快来了,“世界末日”快来了?

  史兴旺:来救他们来了,“世界末日”是到了,但是他们没事。

  司马南:那他们不解释,“神”平常在哪儿?

  史兴旺:“神”就在中国,他们是这样说的。

  司马南:那就是说“神”平时想在哪待着就在哪待着,但是“世界末日”一来他就上台了,站出来说带你们走。

  史兴旺:“谁信我带谁走,谁不信我一边去”,就是这么个意思。

  司马南:你妻子的原话怎么跟你说的,她怎么跟你讲的?

  史兴旺:就是说那几天会发生翻天覆地的事,其实那几天是最疯狂的。

  司马南:怎么个疯狂法?

  史兴旺:他们在2012年12月21号前一直在准备,每个村已经走上街头了,拿着条幅,拿着一些小册子。

  司马南:条幅上写什么?

  史兴旺:“全能神”来了,或者说老天爷下凡了,来拯救我们。

  司马南:这不是很滑稽嘛,如果“神”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还写条干吗呀?

  史兴旺:他们认为这样告诉更多人,让更多人去得救,其实他们内心是用好心去救人,他们往往却不知道,他们是在害人。

  司马南:这个很搞笑,我跟观众朋友说个有意思的事,就是关于“世界末日”之类的说法。世界上很多邪教都有此类的说法,但是说这个东西有个技巧。说“世界末日”的,如果知道太远,比如说一万年以后将出现“世界末日”,好多人就会想,一万年才来咱们现在该干吗干吗,你要是说来得太近,比如说2012年12月21号就来,如果22号一天一切都平常,这不自己就陷了嘛,就玩砸了嘛。所以说关于“世界末日”哪一天来,这件事是非常有技巧的,这就跟卖东西定价一样,3块9毛9,你听起来像3块多,他就不说4块,他说4块你心里上就觉得高了。因此关于“世界末日”的说法,世界上各个邪教、教派差不多都有此类的预言,但是“全能神”的预言说得时间太逼近,因此这就给“传教”的人带来一个道德上的挑战,你说瞎话,你撒谎,你说得根本没兑……我们问问小史,你媳妇他们2012年12月22号那天早晨反应什么样?

  史兴旺:我妻子就说,因为神还有很多人需要挽救,所以说就暂停。

  司马南:如此说来这个世界末日是“全能神”搞的?相当于一个人既是罪犯,又是警察,这边犯罪搞世界大劫难,这边往外拿人,往外救人。你自己有没有意识到,你媳妇的说法是有矛盾的,这个矛盾是完全不能自圆其说的。

  史兴旺:其实那个时候我没有反对,是因为我一直在配合,去干扰我们村这个窝点,所以我没有反对,并且积极配合。

  司马南:你当时心里边你是有自己的想法的。

  史兴旺:对。

  司马南:你是想等着看他们世界末日那天没事儿,你看该收心了吧,该种地种地,该做饭做饭。

  史兴旺:其实2012年12月21号发生之后,没有多长时间,也有很多能够认清真相的信徒退出了,这是一个好事。

  司马南:这些人还有起码的理智、思维。

  史兴旺:我不跟你玩了,“全能神”我走了。

  司马南:你骗人。

  史兴旺:对。不过也有一些痴迷不悟的,因为“全能神”,也是后来我从妻子那边了解到,走是走,说明这些人没有诚心,他们内部是这样说的,你要是真是留下,才是神所要挑选或者是检验的这些子民。

  司马南:这就比较勉强了,这属于玩赖了,连基本道理都不讲,甭说现在的你,作为站长的你,作为当年2012年,那个时候的你,“全能神”最骗人的是什么?那时候你觉得它怎么骗人?

  史兴旺:我觉得“全能神”他这个名字挺好玩吧,就是带着这帮信徒在打一个虚拟游戏,我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司马南:虚拟游戏这个词好,这是互联网时代的思维。

  史兴旺:你在游戏圈里边得到你想要的,能上天入地,能长生不老,应有尽有,只要你跟了他就可以,但是你别反对我,反对我是没有好下场的。

  司马南:观众朋友,我对邪教应该说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多少年来,跟踪了很多各种各样的邪教,一些装神弄鬼的“大师”。在关于邪教教主的理论分析里面,我还从来没有听过关于虚拟游戏的说法。所以我们这个史兴旺,史站长高明,他从80后、90后互联网时代的互联网思维出发,你这一套不就是网游嘛,不断往里砸钱,砸钱的级别就能提高了,砸钱就能得富贵,砸钱你就能超度,这等于说给你一个虚拟的游戏,让你在里边玩,但是邪教教主是干嘛的,就是编游戏的人,就是在后台有支持,挑逗你们不断往里扔钱,骗你的人。

  司马南:网友因为对邪教传教这个事了解的少,所以对他的危害性认识不清楚。我给你举个例子,比如说你去麦当劳、肯德基,去一家饭馆吃饭的时候,旁边有个人过来给你搭讪,说信老天爷吗?马上世界就要末日了,你信这个东西就得福报,你不信这个东西你就很倒霉。如果有人这么跟你说,你什么反应?我想多数人都说我不信,自己吃饭就算了,陌生人不要说话吗?可是如果你血气方刚,“少说这个,信什么信呀,去去去”,对方可能就比较粗暴的态度对你,怎么个粗暴法,抓起来“你信不信,不信打死你”,你说“就不信”,不信就真打死,当场打死。这不是我编的,这是真事。2014年5月28号,在中国山东省招远县就发生过这么一档子“全能神”在公开场所,传教由于被传对象不信,几个“全能神”信徒当场将之打死。这样的恶性案件,这些“全能神”的信徒,他们一个一个当时面目狰狞,恶魔,把这个吃饭的、一个莫名其妙、不认识他的人,当场活活打死,这样的恶性案件一时间震惊了全国,乃至在世界上也产生了影响,邪教的这种危害,让更多的人所认识到。而这个事情发生了,和我们这个小史当站长的时间前后差不多。小史,你对这个事怎么看?你当时听到这个事以后,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你跟你老婆讨论了这个事没有?

  史兴旺:讨论了。

  司马南:她说不信?

  史兴旺:对。

  司马南:她说这可能是政府编造的?

  史兴旺:对。

  司马南:那视频播放,网站随搜得出来,每个人都有名有姓的。

  史兴旺:但是即使他们相信这是打死人了,他们也会认为打吴某的这个人是一个背叛者,或者说是一个恶魔,或者说是一个被神抛弃的对象,不是真正的“全能神”信徒,是一帮假的“全能神”信徒,来诬陷他们,他们不会相信这是他们的信徒,或者他们的兄弟姊妹干这种事。

  司马南:观众朋友你觉不觉得这个很微妙,这样啊,像史站长,有觉悟的青年才俊,他看到这个“全能神”的事情,恶性案件,他很震惊。但是当他把这个想法与信“全能神”的妻子或者其他人交流的时候,那些人采取对政府信息不相信的态度。他们没有办法来反驳这些事实的时候,他们说这些人是被神抛弃的,我们不是这样的,他们是那样的。但是你知道这个造事的人,他到了公安机关里面还说她是恶魔,必须打死,你想这个脑子是不是搭错一根筋?邪教的危害就在于他能让正常人的思维错乱。而另外一个当时参与打人的,作为“全能神”的信徒,她说被打死的那个人先用超自然的力量攻击他们,然后他们才上去把她当恶魔打死。邪教的危害就在于他破坏了现实的秩序,破坏了家庭,造成生命的伤害,而且把脑子搞乱了。

  史兴旺:我个人认为“全能神”遇见某件事的时候,他们都会以“全能神”为主,或者说为立场去考虑事情,吴某的做法可能比较稍微的冲动一点,说你一边去,可能就会激怒了这些人。

  司马南:这也没道理,我吃饭的时候你给我搭讪,我不理你,你就说我激怒你了,你也太容易被激怒了。问题在于我凭什么要搭理你呢?这个“全能神”你接触那些人,他们怎么解释这个事?

  史兴旺:他们肯定不会认为这是他们的人干的,就是认为是一些假的信徒搞的,或者说是政府在诋毁他们,这个可能就是他们的一些想法。另外对于5.28山东招远那个案子,如果在当时的情况下,是极有可能会发生的。因为他们的立场就是站在“全能神”这方面的,他们信的就是这个,你可以不信,但是别挑唆他内心的崇拜感,就是说崇拜,他们崇拜的无非就是“全能神”邪教嘛。

  司马南:小史跟我们说说你们办网站的情况,你那网站上边都是一些什么样的信息?面对那些信邪教受害者的家庭,你们都做了一些什么事?

  史兴旺:网站是从2013年建的,到现在两三年了。这些受害者家属朋友们,共同资助的一个网站,家属们共同出资,你凑50我出100,把这个网站建立起来了,以前叫“反‘全能神’邪教同盟会”,现在的网站名字就叫“邪教受害者之家”,以反“全能神”为主,现在也是“全能神”邪教信息最多的。网站最多的还是以寻亲、互相帮助为主。

  司马南:寻亲是什么概念?

  史兴旺:因为“全能神”邪教蛊惑一些信徒离家出走,给当事的家庭造成悲欢离合。

  司马南:可是你们想什么办法把他们招回来?

  史兴旺:我们把这些失踪,失联的“全能神”信徒基本信息放到网上,因为现在是互联网时代,我们想通过大众到我们网站,万一您在外地遇见一个传教的“全能神”信徒,你可以把他拍下来,或者把他一些特征记下来,然后给我们网站去反馈,形成三点式的去寻找他。

  司马南:这个很有意思,你们有没有找回来的例子?

  史兴旺:我们找回来的很少,五六个。

  司马南:举一个例子讲讲,怎么找到的?

  史兴旺:有的是他自己浏览网页的时候看到自己的照片在上面,感到有压力回来的。还有的就是一些热心网民,提供了一些线索或者是资料,然后我们去联系的,就这几个,真的很少。

  司马南:你千万不要以为回来很少,有点不好意思,别这么想。小伙子你干的这件事是大大值得赞誉的事,我给你点赞,你把你网站链接地址给我,我在我的微博里面也推一下,帮助你扩大宣传,我也希望有官方重视你所从事的工作。把你的网址给大家说一下,叫什么?

  史兴旺:网址是www.xjshzzj.cn。

  司马南:记住了吗?www.xjshzzj.cn这个网址。希望在中国、在世界上能够成为排名前一百名网站。

  史兴旺:怎么说呢?如果有需要会继续办下去,当然没需要更好。

  司马南:这个说得好,这个说法很有哲理。下面有请我们反邪教受害者网站的站长,我们的史站长来跟大家郑重宣布。

  史兴旺:“反‘全能神’邪教同盟会”的QQ总群会在2015年5月24号晚上7点,邀请司马南先生到群里跟大家互动,谢谢。

  司马南:我很激动,我很荣幸。那天我准时跟各位在一起更具体的聊一聊反邪教方面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