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频道 | 国内频道 | 人物志

黄冈神话见证者

时间:2017-03-14 09:35:00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陈诗蓝   责任编辑:张浩

  特级教师和“青椒”眼中的黄冈中学

  曾追升学如今为追选修周日也不休

  黄冈中学历史特级教师戴军。

  黄冈中学的学生。

  在上3D打印选修课的黄冈中学学生。

  2004年,黄冈中学百年校庆,教学30年的该校历史特级教师戴军来到学校百年校庆现场时,心里一咯噔,他恍然觉得,黄冈中学要走下坡了。随后,伴随着新教改,风靡一时的“黄冈神话”走下神坛,备受争议,十年不振。

  而在进入黄冈中学教学仅三年的青年教师王立看来,学校现在管得更严,高三的考试更多,高一高二则开设39门选修课,号称比人大附中“种类还齐全”。

  在接受广州日报采访时,两位黄冈中学的新老教师表示,黄冈中学在变,师生甚至比以往更累,一个月仅有三天半的月假。培养学生文艺才能也被校方当成了新目标。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诗蓝

  从教三十余年的黄冈中学历史特级教师戴军如今最大的乐趣是写格律诗、画国画,帮着从前的体育老师、物理老师整理编辑诗作。

  曾辉煌的奥赛与升学

  在黄冈中学老校区办公室里,身着灰绿色旧外套的戴军双鬓已白,娓娓道出了自己在黄冈中学这所全国名校所度过的流金岁月。

  1948年出生的戴军是黄冈本地人,在他念书时,黄冈中学在本地已是名校,由于家里没钱,他上了黄冈师专,这所现名为黄冈师范学院的二本院校曾为黄冈中学输送过无数人才,如今仍与黄冈中学新校区毗邻。

  戴军于1982年来到黄冈中学任教,这让年轻的他很有些激动。

  为了照顾戴军,学校将戴军家属迁到城里,为他们解决了户口问题。“那时候好像从来不叫苦,就是乐呵呵地单纯教书。大家都住破房子,在走廊里烧煤炉做饭,老师们全部精力都扑在教学上。”提及那段年岁戴军有些出神。

  就连学生好像也比戴军后来所教的学生更为努力,这位声音依然浑厚响亮的历史教师讲起黄冈中学历史滔滔不绝,手势不断,“学生绝大多数非常朴实,目标很强,农村的孩子很想考取大学,要改变家里的面貌。”即使老师们三令五申晚上十点半要熄灯,外加巡房,但很多学生仍然借着走廊的光亮看书。

  对于外界饱为诟病的题海战术、长时间训练戴军神色里不以为然,在他眼中,他最欣赏的学生特点是:会玩、会学。

  戴军颇有些留恋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黄冈中学,那时,黄冈中学的学生拿了一枚又一枚的奥赛金牌,有高升学率,1989年,全国高考升学率仅23%,而黄冈中学本科升学率达93.5%。很多学校来黄冈中学取经,1994年校庆时连钱伟长都来了。

  本地人感叹“黄高不行咯”

  2004年,黄冈中学百年校庆,戴军来到学校百年校庆现场时,心里觉得不太对劲,学生们嗑瓜子、玩闹,注意力都不集中在台上。一些甚至没来到现场。戴军心里一咯噔,这和1994年的学校90年校庆差太远了,他琢磨出一些不同的味道。

  戴军的琢磨并非毫无道理,此后的十几年中,曾经视黄冈中学为自豪的本地人,即使对外地人谈起黄冈中学,也毫不掩饰地叹一声“黄高不行喽”!这一声叹,听在黄冈中学待了一辈子的戴军耳里,颇有些不是滋味。

  最初来到黄冈中学时,戴军的工资只有几十元,此后随着学校声誉上升工资水涨船高,然而,进入21世纪,日子在大踏步向前走,戴军却发现,接近十年,大家的工资都不再涨了。

  学校也好像不是原来戴军年轻时那个学校,有一次出门遛弯他碰见几个老师在打麻将,戴军颇为义愤填膺:“老师怎么能打麻将呢,天天想着玩怎么教好学生?”在他的记忆里,老师们全天里身心都是扑在学生上的,甚至都不计报酬。

  就连学生好像也不再是戴军所带过的那批学生,“他们思维更加活跃,就是没以前学生那么努力学习。”对于学生的变化戴军有些迷茫,他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很快,黄冈中学陷入舆论漩涡,“教师出走”“辉煌难续”“升学率下降”等议论声不绝于耳。

  这些议论声迅速传到老教师们耳中,戴军心里很不是滋味,但近两年去学校转悠,戴军发现,学校比前些年严了很多,连从前全天开放的学校超市如今除周六外,在17:40至21:00都会暂停营业。

  学生时间管理精确到分

  2010年方从华中师范大学毕业来到黄冈中学教物理的王立(化名)也感受到了这种变化,王立这两年头发开始稀疏,但在班级文化服的漫画上,手绘版王立肖像和学生并无二致。如今作为黄冈中学一个高一理科重点班的班主任,王立觉得自己比高三学生还累。

  这种变化发生在2014年之后,新校长上任开始改革,学校减招,不招收计划外学生,而从前,分数不够交钱进校的计划外学生比例曾接近30%。

  高三的考试增多,学生的时间管理精确到每分钟,每次考试后数据分析精确到每道题。高一高二则开设39门选修课,号称比人大附中“种类还齐全”。改革目标直指升学率和黄冈中学曾饱受批评的“应试教育”。

  除了星期天,每天早上6:05,王立必须起床梳洗,之后便赶往离家不远的学校。学生6:30到教室,作为班主任,王立必须比学生早一分钟到,住得远的老师,则要五点多起床。

  早读、上午第一节课前、晚自习前,学校都要求班主任去教室转一转,有时中午王立也会去教室转悠。晚上回到家,王立还要照顾一岁多的孩子。

  一直到周六下午上完第二节课,学生开始休息,学校电影院开始放映电影,王立才松了一口气,他每周的休息从这一天下午4:00开始,到第二天早上8:10结束,那时候学生又开始上课或自习。而从前,他能一直休息到星期天下午。

  不仅身体上累,王立逐渐发现,自己操的心是越来越多了。

  “教风日下”又变好了

  戴军觉得前些年学校“教风日下”,一些老师“看到学生有些行为不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身为年轻教师的王立如今却不这样认为,他只是觉得从2014年后,无论是学生成绩还是心理,自己样样都要操心。

  2016年,林雨琪从王立班上毕业,考上湖北某重点高校。让林雨琪印象最为深刻的是,王立喜欢找同学聊天,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有问题一定要找老师。”

  压力大是林雨琪常有的记忆,高一高二时九点半下晚自习之后,在家学习到十一点半,高三时班里还有同学经常自习到一两点。

  在这种氛围下,有一年高二时一个学生转到王立班上,因为情绪不稳定,刚来班上便考了个倒数第一。王立有些担心,他开始默默关注学生,课堂上时不时朝他看几眼,一些简单的问题便点名让他回答。

  学生情绪稳定信任王立之后,王立有时还会给他开一些小灶。久而久之,原本学生考试分数离三本线还差得远,最后高考离一本线只差十分。但王立并不觉得自己是个例,他依然能依稀感觉到黄冈中学上世纪90年代时的教风。

  不休周日按月休三天半

  出生于湖北襄阳的王立,此前接受的是县市里常见的中学教育:集体住宿,封闭教学。而黄冈中学学生们每年两次球类运动会和田径运动会,一年一次文化艺术节,元旦晚会,周末看电影,参观工厂、博物馆等活动,让王立觉得自己的高中生活颇有些“捉襟见肘”。

  有时听到别人批评黄冈中学“应试教育”过严,戴军颇有些为学校愤愤不平,“我一向认为学生应该多弄些文娱活动,文娱活动对于发展学生的智力有好处,与升学率毫不冲突。”

  戴军也说不清楚该如何在升学率和素质教育间分配时间,如今学生每周日上午的休息也被取消了,改为一个月放三天半的月假。“我觉得是好事,对学生的学习有帮助。”戴军说完,有些犹豫,他并非不明白学生们无论如何都更喜欢放假。

  尽管自己每天休息时间不多,但有时王立看着底下精神不振的学生,也会思考,学生会不会很累。“班主任的视野要广一些吧,要认识到对于高考分数确实很重要,但是其他方面也很重要。不能只盯着高考,要看孩子一生的发展。”

  无论是运动会还是文娱活动,王立都鼓励或者组织同学们去参加,很多时候,他就在赛场边站着给学生们加油。

  让他庆幸的是,如今刚走进黄冈中学大门,便能听到学生们演奏乐器的声音,走进教学楼内,不时有学生拿着相机四处拍摄,陶艺教室、烹饪教室、国画教室等应有尽有,学校共开设了39门选修课,王立所带的高一学生每周有七节课用于上选修课和社团课。

    原标题:“黄冈神话”今昔见证者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国宝文物走进纽约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27日举行发布会,宣布“秦汉文明”
太原春日风筝飞舞
3月26日,山西太原,民众正在公园放飞风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