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频道 | 国内频道 | 神州轶事

院方:此前有保安倒号被开除 否认泄露女子电话

时间:2016-01-29 09:03:00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樊瑞 卫张宁 常鑫   责任编辑:张浩

  近日,一段“女子在医院怒斥号贩子”的视频引发舆论热议。昨天,记者就女子电话是否被泄露、保安是否参与倒号等问题对广安门中医院进行了采访,保卫处相关负责人表示,院方未泄露女子电话致使其遭到陌生人恐吓。此外,经调查,此次事件中没有保安参与倒号,但此前曾有五六名保安因参与倒号被开除。

  □警方通报

  三家医院抓获12名号贩子

  昨天,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通报,针对广安门中医院等医院存在的号贩子问题,近日北京警方成立专案组,先后在广安门中医院、协和医院、宣武医院抓获号贩子12名。其中,1月25日清晨,民警在广安门中医院抓获号贩子7名,其中做拘留处理4名。

  据北京警方介绍,2016年1月19日7时许,西城分局广安门内派出所接一群众反映广安门中医院号贩子情况的报警后,立即赶往现场了解情况并开展工作。

  在前期调查的基础上,治安总队会同西城分局连续开展工作,先后在广安门中医院、协和医院、宣武医院抓获号贩子12名。其间,1月25日清晨,民警在广安门中医院抓获号贩子7名,其中做拘留处理4名。

  目前,针对广安门中医院号贩子问题,市公安局相关部门已成立专案组,正在进一步工作中。

  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将继续与卫生等部门密切协作,对号贩子等违法行为组织开展专项打击整治行动,全力为群众营造和谐安定的就诊环境。

  □记者探访

  北京妇产医院仍有号贩子

  昨天下午,京华时报记者来到北京市妇产医院探访发现,门口仍然有号贩子主动搭讪。一名号贩子告诉记者,妇科挂号给200元就行,比较难排队的产科根据专家不同,花费在300元至500元不等。

  当记者询问如何挂号时,该号贩子称,需要提供患者本人就诊卡,“你就诊卡给我,我替你去排队,这个钱实际是我排队的辛苦费”。

  随后,记者随机询问了四五名孕妇,仅有一人是花费300元从号贩子手里买的号,其他均是家人排队挂的号。从号贩子手中购号的张女士称,去年家人早上来医院挂号排队时,排到时发现已经没号,“我们家离这不近,想着300块虽然贵但不至于离谱,省的麻烦就从号贩子手里买了”。

  医院保安称,确实有号贩子夹杂在排队人群中,但他们往往拿着患者就诊信息,也无从辨别。妇产医院是三甲医院,有人为了挂产科的号,前一天晚上10点多就来排队,“这几天打击有点厉害,看着他们人好像少了很多”。

  □医院表态

  院方否认泄露女子电话

  有媒体报道称,视频中的女子回到老家后,接连几天收到一些来自陌生号码的威胁短信及电话,令她十分担忧,怕再带母亲来复查时会遇到危险,但她并不知道自己的手机号是如何泄露的。

  昨天下午,广安门中医院保卫处长及相关工作人员告诉《京华时报》记者,医院没有留女子的电话,事发当天直到警方到达现场后进行了相关登记,但院方并未泄露该女子的手机号。

  医院工作人员还称,只要需要,以后医院的大门将会一直向该女子敞开,她无需担心今后复诊问题。

  曾有保安参与倒号被开

  “通过查看事发当天的监控录像,确定此次事件中并没有保安参与倒号。”保卫处长还称,7点放号之前,挂号大厅秩序平稳,一切都在正常的排队顺序中进行。但直到7点放号后,那名女子没挂上号,才发生了后面的事情。

  保卫处长强调,医院平时一直在严厉打击倒号行为,而且也反复和保安强调这个问题,一经发现有保安参与倒号,会立即将其开除。“我们之前就曾经开除过五六个这样的保安。”保卫处长说。

  □延展阅读

  1 号贩子为何屡打不绝

  2015年7月,北京警方通报,2015年5月以来,市公安局治安系统将同仁医院、儿童医院、空军总医院等7家医院作为号贩子打击工作重点,警方共组织开展打击整治号贩子专项行动50余次,抓获犯罪嫌疑人130余人,其中刑事拘留15人、行政拘留117人。

  然而,号贩子为何屡打不绝?一名多年参与打击号贩子工作的执法人员介绍,号贩子依然顶风作案的主要原因是能获得较大利润,但违法成本较低,且医院挂号模式仍“有缝可钻”。

  该执法人员表示,一张花费10元的门诊顺序号,经号贩子转手后往往可卖到三四百元,甚至号贩子会将部分稀缺专家号卖出上千元的价格。多数号贩子会花费几十到一百元雇用农民工等打工人员在凌晨排队购票,一张门诊顺序号一转手,就可获利几百元。“号贩子一般都是提前拉活,然后雇人去排队挂号,一天能有10单的话,获利就有几千元。”

  在高额的利润诱使下,号贩子的违法成本却并不高。该执法人员称,我国目前的法律法规尚找不出针对医院号贩子的明确处罚依据,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立法空白。虽可参照《治安管理处罚法》中倒卖“其他有价凭证”的相关规定,但处罚力度有限。往往号贩子被抓后只能治安拘留,且罚款金额太低仅仅百元,因此不能对号贩子形成致命打击。同时,我国刑法对倒卖车票、船票的票贩子有明确的入罪规定,但对倒卖医疗号源者尚没有针对性规定。

  “北京的医院实行实名挂号还存在漏洞,号贩子当然‘见缝就钻’”。执法人员称,有些医院仍仅实行传统的排队挂号模式,号贩子于隔夜雇人排队,当将要售票时,再安排患者或家属插在通宵排队人员中或直接从患者手中要到身份证件直接购票。部分医院已实行了手机预约挂号、在银行网点或自动取号机上对未来7天预约挂号模式,然而号贩子获取患者身份信息或实名办理的银行卡仍可成功预约挂号。

  2 号贩子为何总能抢占号源

  北京一家三甲医院外科医生告诉记者,医生有权根据实际看诊情况来加号做诊间预约,通过医生工作站系统上就能操作。部分科室医生的加号就已经占满出诊时间,所以总是“已约满”。有“黄牛”便用尽各种方法获得这部分号源,有金钱输送,有哀求欺骗,有威胁恐吓。

  北京一家三甲医院门诊部工作人员介绍,号贩子还会用仿造加号条、转诊条,模仿医生签字和盖章,甚至高价购买就诊结束患者的病历,以冒充复诊或转诊病人骗取加号。

  此外,部分医院人员和“黄牛”里应外合,利用医院管理上的漏洞“广开号源”,也加剧了这一现象。上述外科医生告诉记者,其所在的医院就曾经处理过挂号前台的人员。记者在积水潭医院遇到一个名叫“三龙”的“黄牛”,自称有亲戚在医院工作,介绍起各科室专家擅长的治疗领域,“业务”颇为娴熟。他表示,只要交钱,当天就能挂上想要的专家号。

  3 号贩子自述为何抢号手快

  承揽北京积水潭、协和、北医三院等医院挂号业务的张姓“黄牛”说,他长期“从业”,知道各医院放号时间和规律,收到患者信息后,一到放号时刻,他会利用抢票软件,在北京市预约挂号统一平台上争抢线上优质号源,有时一早上就能抢到三甲医院100多个专家号。“同行竞争激烈,有时候我也抢不上。”

  而为了囤号,“黄牛”则会利用已有身份证件或编造虚假信息,先将线上号源“秒杀”囤积,找到买家后,取消原有预约,立刻用患者真实姓名抢占,以规避实名制。为防止号被别人抢走,他们往往在深夜操作。由于预约不收费,即便号源最终没有售出,“黄牛”也毫无损失。

  为证实“黄牛”说法,记者在北京市预约挂号统一平台上,用随机书写的身份证号和姓名竟也注册成功,并成功挂得北京一家三甲医院3月3日所剩唯一一张耳鼻喉科的专家号,此时系统显示“约满”。随后,记者取消该预约,系统状态很快显示为可预约状态。

    原标题:院方:此前有保安倒号被开除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国考”开试
昨日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了解到,中央机关及其直属机构2018年度公务员录用考试公共科目笔试当日在全国31个省区...
"高空挑战第一人"坠亡
"极限"不是"无限","高空挑战第一人"坠亡敲响警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