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蓝盾 | 钩沉

毕加索名画馈赠水电工之谜

时间:2017-09-27 15:57:00   来源:若宁   作者:   责任编辑:蓝盾编辑

  近年来,毕加索的绘画作品拍卖屡创天价,对于艺术品收藏者来说,拥有一幅毕加索的作品是梦寐以求的事情,但对于法国的皮埃尔·勒·盖内克来说,他却因为拥有毕加索的271幅作品而陷入一场官司:毕加索的继承人克劳德以盖内克涉嫌偷窃,将他告上了法庭。为了获得相关的证据,克劳德挖空心思,让争夺遗产的一家人再次走到了一起。由于双方各执一词,官司扑朔迷离……

  种种疑团

  2010年8月28日,作为毕加索的继承人兼财产管理人,克劳德像往常一样打开电子邮箱,多年来,他通过邮件回答网友各种有关毕加索的问题,同时还为世界各地的收藏家鉴定他们手中署名为毕加索作品的真伪。

  这次,一封来自法国的邮件,让克劳德充满了兴趣:对方表示,他手中有多幅毕加索的作品,希望克劳德帮忙鉴定真伪。克劳德热血翻涌,根据多年的经验,他初步肯定这些作品正是父亲的真迹。

  为了保险起见,克劳德还是请教了专门研究毕加索的教授汉姆莲,在认真研究了作品的照片后,汉姆莲肯定这批作品确实为毕加索所画。这些作品究竟是如何流传出去的?而现在为什么收藏者又要拿出来?这些疑团让克劳德如堕雾里。

  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克劳德不断收到对方的邮件,传来的作品包括毕加索立体时期的拼贴作品、蓝色时期的水彩画、石版画、粉彩画、素描、习作,这些作品主题广泛,有狗打架、十字架以及他的第一任妻子欧尔嘉的画像、两本素描画册等。克劳德喜出望外,这批从未问世的作品,价值已经超过6000万欧元。

  随着作品照片的不断增加,克劳德开始思考对方究竟是什么身份:他是腰缠万贯的汽车大王,还是财大气粗的石油大亨,否则谁又有这样的能力,收藏这么多毕加索的作品呢?好奇的克劳德决定会见一下对方,他在回信中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9月3日,克劳德按照约定的地点见到了像谜一样的发邮件人,对方自我介绍他叫皮埃尔·勒·盖内克,1970年到1973年,他帮毕加索的多座住宅装防盗警铃设备。在工作中,两人逐渐相识,他手里的作品正是毕加索和他最后一任妻子杰奎琳送给他的礼物。

  自从他拥有了这些珍贵的画作,就从来没有在家里展示过,他和妻子把这些画收藏在车库中的一个箱子里。现在之所以要求鉴定,是想在他去世之前把这件事说明白,免得日后给他的两个孩子带来麻烦。

  盖内克的解释看似天衣无缝,但克劳德却不这么认为,特别是得知盖内克的电工身份后,克劳德更加起疑:父亲把每幅作品看成生命中的一部分,他完全知道这些作品的价值。一次,毕加索看到精美的邮票心血来潮,他在邮票上面胡乱涂鸦起来,之后他随意扔掉,但他很快后悔了——即使是涂鸦也是自己的作品,他也不打算就这样流失了,接下来几天,毕加索动员所有的人帮忙寻找这枚邮票。

  另一次,1972年2月,毕加索突然消失在公众的视线里,三天后,毕加索自己回来了。原来,这几天他参加了英国的一场拍卖会,会上有几幅他的作品,他不惜重金拍回了自己的作品。

  克劳德凭直觉断定,盖内克获得父亲的画,绝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他甚至认为,盖内克利用工作之便,从父亲的工作室偷走了这些画作,而父亲当时已经90岁的高龄,盖内克完全有机会下手。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克劳德对盖内克进行了调查:71岁的盖内克和妻子丹妮尔居住在法国南部,养育了两个孩子,一个是商场销售人员,另一个是股票交易所的经纪人。就在克劳德以为无功而返时,他意外地得知:在盖内克帮助毕加索搞完房子的业务后,他毫无征兆地提出了辞职,此后他更换了两次住址,直到1974年才在法国南部定居下来。

  种种不正常让克劳德作出大胆的推测:盖内克之所以辞职和更换地址,是因为他窃取了父亲的画作担心被警方找到,在毕加索去世后,盖内克以为已经风平浪静,他就稳定下来。近几年,毕加索的画作价格直线上升,盖内克认为拿出来拍卖的机会到了,而他明明知道这就是毕加索的真迹,还要让克劳德来鉴定,无非是想得到他这个毕加索“继承人”的认可,从而拍出一个好价钱。

  为了稳住盖内克,克劳德肯定这些画作确实是父亲的作品,他还表示这些作品中有些未注明日期,为了保护父亲作品的完整性,他愿意出资回购作品,至于具体的金额,两人可以商量。在稳住盖内克的同时,克劳德加紧了寻找盖内克偷窃的证据,因为仅仅凭借猜想,法国警方不可能立案侦查。

  多方取证

  由于毕加索生前未留下遗嘱,遗产数目惊人且继承人关系复杂,所以这场财产争夺战是空前混乱和惨烈,律师、拍卖估价人和公证人几乎组成了一支军队。大家耗时八年,共召开60多次会议才最终达成一致。

  让克劳德为难的是,自从因为父亲的遗产和亲人们闹翻后,这三十几年来,他和亲人们几乎没有任何来往。1975年,哥哥保罗因为长期吸毒和酗酒,导致肝硬化不治身亡,他的两个子女24岁的玛琳娜和16岁的贝尔纳成为新的继承人。

  克劳德知道,即使官司胜诉,亲人们也可能为了这批画作展开新的争夺。但为了弄清楚这些画作究竟是如何失传的,克劳德还是召集了侄女玛琳娜和贝尔纳,尽管前些年因为克劳德将毕加索的名字和签名卖给了法国汽车制造商标致—雪铁龙公司,遭到了玛琳娜的强烈反对,她为此还提起了诉讼。但面对价值6000万欧元的作品,几个人很快摒弃了矛盾,重新走到了一起。

  他们绞尽脑汁回忆1970年至1973年的事情,当时,贝尔纳住在英国,玛琳娜虽然人在法国,但和毕加索也是分开居住。当时陪伴在毕加索身边的是他的最后一任妻子杰奎琳,但1986年杰奎琳死于自杀,杰奎琳自杀前的这十几年时间,陪伴在她身边的是她的养子弗洛尔。弗洛尔成了最后的希望,克劳德亲自找到他,但弗洛尔遗憾地表示,母亲在去世前,丝毫没有提及毕加索把画作赠送给水电工的事情。克劳德还翻阅了杰奎琳的部分笔记本遗物,也没有获得有价值的线索。

  就在克劳德一筹莫展的时候,贝尔纳的调查获得了好消息:当时和盖内克一起参加安装设备的,还有一个叫洛瑞的工人。虽然盖内克当时所在的公司几经改组,弗洛尔还是找到了洛瑞现在的住址,凭借模糊的记忆,他讲述了当时的一些情景:

  1970年,年仅22岁的洛瑞和盖内克,被派负责安装毕加索房子的防盗警铃设备,两个年轻人为能这样零距离接触大师而兴奋,他们非常认真地工作。他们发现,毕加索平易近人,他们经常和毕加索聊一些家常,以至于整个工期不断被推延,毕加索还亲自到公司解释被拖延的原因。

  洛瑞说:“那段时间,我们非常意外,虽然毕加索有妻子和情人,还有多个孩子,可真正愿意和他相处的却没有,他看起来是那么的孤独,或许我们的到来,让毕加索稀释了郁闷,他拿出一两幅画给盖内克作为回报,也是有可能的。”

  一两幅或许是有可能,但盖内克获赠的是271幅,克劳德更不解的是,父亲为什么只赠送给盖内克,而对洛瑞却是如此小气。在洛瑞接下来的描述中,克劳德还捕捉到了一些细节:有几次停工后,盖内克总是提着一个手提袋,他不肯告诉洛瑞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还有一次,在盖内克的带领下,一个自称是拍卖行的经纪人,上门和毕加索联系画作拍卖的事情。“有几次,我看到毕加索交给盖内克一些画作,至于这些画作是拍卖了,还是归还了,这就不得而知了!”洛瑞的回忆,让克劳德勾勒出父亲画作流失的全过程:作为安装防盗警铃设备的安装工人,盖内克一方面利用工作之便,轻而易举地钻进毕加索的工作室窃取画作,另一方面,盖内克让人扮成拍卖行的人,从毕加索手里拿到更多画作。

  克劳德来到英国的拍卖行,在尘封发黄的资料中,找到了当时毕加索确实有多幅作品参与拍卖的记录,但成交价都不是很高。由于当时没有拍摄拍卖作品的照片,克劳德不能确定是否就是盖内克手里的作品,让他疑惑的是:毕加索当时的银行存款并没有这些钱的记录,而他的习惯是每得到一笔钱,他都会存进银行。

  克劳德的猜想似乎一步步得到了印证,他和玛琳娜、贝尔纳达成了一致意见,还联系了毕加索美术馆馆长让·雷玛里和毕加索研究专家多米尼克,对于突然出现的这么多幅毕加索的真迹,多米尼克也认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毕加索在晚年的时候,变得特别吝啬,他连孙女的生日礼物都不会超过10英镑,更何况这些作品当时的价值已经达到上万英镑,给一个外人实在太匪夷所思。

  9月12日,克劳德以盖内克涉嫌窃取毕加索的作品为名,对他进行了起诉。克劳德在接受《解放报》的采访时,排除了毕加索赠予对方的可能性,“父亲赠予如此多的画作,这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这不符合常理……这些画是父亲生命的一部分。”他又表示文化遗产不应该流失,希望法律能够厘清这一案件。

  扑朔迷离

  “6000万欧元”,“毕加索271幅作品重现天日”…… 克劳德的起诉,很快引起轩然大波,2010年10月5日,为避免作品流失分散,在司法裁决这批作品的归属权以前,法国负责打击走私文物的官方机构先行接管了这批作品。

  两天后,法国警方也将盖内克夫妻涉嫌非法窃取毕加索的画作,带回了警察局接受调查。很快,警方根据盖内克的供认,还原了毕加索赠画的过程:

  上世纪70年代初,年近90岁的毕加索,虽然有了第三任妻子杰奎琳的陪伴,但杰奎琳和他结婚不过是为了得到财产,为此她还收养了几个孩子,作为将来分割毕加索财产的砝码。妻子的自私自利,前妻和孩子对他的疏远,考虑到自己随时就要离开人世,为了保护作品的完整性,毕加索决定给房子安装防盗警铃设备。

  盖内克的出现,让毕加索有了倾诉的对象,他向盖内克诉说晚年的孤独,出于感激,他不断地把自己的画作赠送给盖内克,开始是一幅、两幅。有一次,两人谈到了一个檀木箱子,毕加索看到盖内克喜欢就赠送给了他,回家后,盖内克打开箱子,发现里面有大量的画作,盖内克提出归还这些作品,毕加索却认为,既然送出去就不应该收回。

  之后两人成了好朋友,毕加索把所有房子安装防盗警铃设备的任务,交给了盖内克。虽然毕加索的画作在当时有不错的行情,但他很少拿出来拍卖,当时毕加索的大部分资金花在了回购自己的作品上,他支付防盗警铃设备时出现了问题,只好让盖内克联系拍卖行的人,用拍卖款来偿还工程款。由于匆忙竞拍,拍卖的结果并不是很理想。

  盖内克获赠毕加索的271幅作品后,他并不打算拿出来拍卖,他决定好好收藏着,但毕加索的后人为了争夺遗产的官司提醒了盖内克,特别是近年来毕加索的作品不断拍卖出天价,他不想自己的两个孩子将来为争夺这笔遗产而反目,于是,他决定有生之年妥善解决这笔财产,所以才以这种方式联系了克劳德。

  对于盖内克的供认,克劳德提出了几点疑问:第一,毕加索为什么只给盖内克赠送画作,而洛瑞却没有得到一幅作品;第二,毕加索生前习惯把作品陈列在画室,即使放在箱子里的也只是少数,而绝不会出现盖内克说的有大量画作;第三,盖内克为什么在工程结束后迅速辞职,然后还两次搬家,这显然是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第四,盖内克的家庭并不富裕,他在获得了毕加索的画作后为什么不拿出来拍卖,而是要等到四十年之后;第五,这些作品许多都没标日期,意味着它们本不应该离开画室。

  由于双方都是一面之词,没有提供确切的证据,事情顿时扑朔迷离,媒体试图通过毕加索晚年的生活来揭开这个谜团:毕加索绘画上的成就可谓登峰造极,但他的家庭私事却弄得一塌糊涂,他的情人玛丽埃为他生下了女儿玛雅,然后选择了自杀。另一位情人弗朗西丝为他生过两个孩子:克洛德和帕洛玛,但她却带走了一双子女,还同一名艺术评论家合作写了《我与毕加索的生活》,这本书既大胆又详细,几乎无所不写,甚至连同画家的性历险。作为报复,毕加索从此拒绝再见克洛德和帕洛玛。

  不能解决和情人的关系,毕加索和孙子的关系也出现了危机,巴勃里是毕加索最钟爱的孙子,因为毕加索耗巨资收回自己的作品,两人为此发生了矛盾,毕加索病情加重住了院,妻子杰奎琳把责任全部推到了巴勃里身上,从此爷孙矛盾不断。毕加索去世时,巴勃里参加葬礼,却被杰奎琳赶了出来,郁郁寡欢的巴勃里,用自杀来抗议杰奎琳的霸道。

  更多的报道接踵而至,毕加索晚年的孤独完全呈现在读者面前,报道给毕加索赠画给盖内克最好的注解:一个孤独的老人在找到“知己”后,会做出很多违反常理的事情。舆论开始有利于盖内克,认为克劳德表面上是维护毕加索作品的完整性,实际上是觊觎这些作品巨大的拍卖价值。

  对于指责,克劳德表示他并不差钱,他手里掌握着大量毕加索的作品,包括1885幅油画、1228件雕塑、2880件陶瓷制品、18095幅版画、6112幅平版画、3181件亚麻油毡浮雕、7089幅素描,此外还在149本笔记、11张挂毯和8张小地毯中发现了另外的4659幅素描和速写,这些作品的价值已经达到百亿美元,他之所以关注盖内克手里的271幅作品,不过是想保持父亲作品的完整性,如果真的证实盖内克的作品是父亲赠与的,他也会出资把作品收购回来。

  就在克劳德的行为备受争议时,庆幸的是,他的侄女玛琳娜、贝尔纳和他保持了空前的一致意见,而这是他被指定为毕加索财产管理人后从未感受到的。事实上,经过这一段时间,他已经想开了,即使官司败诉,如果能找回失散多年的亲情,这无疑远远超出6000万欧元。

  (摘自《知音海外版》)

[进入论坛]
更多关于  的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高新区引进人才
截至目前,高新区已先后在美国、加拿大、新西兰
于家堡饮食文化
近日,著名美食评论家董克平在滨海新区于家堡堡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