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蓝盾 | 人物

梅加瓦蒂,沉默的“雌狮子”

时间:2016-12-29 17:07:00   来源:王绛   作者:   责任编辑:蓝盾编辑

  她曾是印尼首位女总统,如今仍是执政党主席

  人物简介 梅加瓦蒂,生于1947年,印尼首位总统苏加诺之女。2001年,当选为印尼首位女总统。现为印尼民主斗争党主席。

  三次冲击总统宝座的梅加瓦蒂自然不甘心大权旁落。2004年卸任总统后,梅加瓦蒂一直憧憬着再回总统府,统领印度尼西亚。

  曾经的沉默是她的姿态,也是她的自我保护。自幼时在独立宫,梅加瓦蒂便以缄默作为处事法则。她甚至得了一个外号:沉默的雌狮子。

  登顶权力是毕生梦想

  2004年10月20日,雅加达总统府前人头攒动。雅加达市民从四面八方涌来,欢迎他们的第一位直选总统苏西洛。

  而在郊外,梅加瓦蒂躬身劳作于自家花园,侍弄着她的花草蔬菜。她没有出席自己继任者的就职典礼。花园外的媒体议论纷纷,指责梅加瓦蒂“小肚鸡肠”,不过她并不在意。

  苏西洛就职仪式前一天,梅加瓦蒂才不得不离开总统府。她与工作人员一一道别,带着眷恋和遗憾回到了郊外的私宅。

  梅加瓦蒂曾三次冲击总统宝座。2009年是最后一次,再次败给苏西洛。

  竞选总统失败并没有影响梅加瓦蒂的野心。其创立领导的民主斗争党不断发展壮大,成为印尼“最成功的反对党”,并在2014年国会大选中成为国会第一大党。

  2015年,梅加瓦蒂再度当选民主斗争党主席。当选后,梅加瓦蒂说:“再一次,谢谢你们的信赖。如果我得留在这里直至2020年,那请帮我祈祷身体健康吧,那样我才能履行身为主席的任务。”

  梅加瓦蒂原计划竞选总统职位,但横空出世的“黑马”佐科得到党内和社会各界一致认可,最终梅加瓦蒂决定放弃参选,一心推举佐科为总统候选人,经常出现在佐科的竞选活动中卖力声援。

  佐科的顺利当选无疑证明梅加瓦蒂的决策正确。然而印尼国内舆论认为,如果梅加瓦蒂不甘退居二线,这位“垂帘听政”的党主席将成为佐科展示独立执政能力的巨大挑战。所幸,佐科正在领导印尼步入正轨,总统府并未进入“梅加时代”。

  梅加瓦蒂这位从独立宫中走出的公主依然干劲十足:“大家必须卷起袖子努力工作,以摆脱降临在我们头上的黑暗时光。”

  “对我来说,沉默就是政治行为”

  69年前,梅加瓦蒂出生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时任总统苏加诺给女儿取了一个有美好寓意的名字,“梅加瓦蒂”。在印尼语中,意为“带来暴风雨的云朵”。

  梅加幼时对“政治”最深的体会,是父亲脸上的疲惫和焦虑。苏加诺会见要员后,会把女儿拉到身边,讲最近发生的国家大事。小梅加一知半解,但她希望自己快些长大,为父亲分担辛劳。

  苏加诺出访时多次带着梅加瓦蒂。在贝尔格莱德参加不结盟运动会议时,14岁的梅加瓦蒂见到了多瑙河,却发现它不是蓝色,而是“深褐色”的。一句又懊恼又童真的抱怨被在场的各国元首听到,引得他们哈哈大笑。

  苏加诺当政时,印尼农业生产滞后,粮食极端匮乏。因此,梅加瓦蒂决心成为一名农业科学家。苏加诺有次问将要考大学的女儿:“梅加,你长大想做什么?”

  “我想成为一名农业工程师,父亲。”

  “你是想在田地里工作吗?”

  “不!父亲,我想成为在实验室里工作的工程师,将我的智慧用于研究,这样我们就有足够的食物。”

  “嘿!真不愧是我的孩子。”

  但梅加瓦蒂的理想很快就破灭了。

  1965年10月,以苏哈托为首的印尼陆军“将领委员会”发动政变,软禁苏加诺。1968年,苏哈托正式就任总统。

  梅加瓦蒂和7个兄弟姐妹成了社会上“不可接触的贱民”。梅加瓦蒂也不得不中止帕查查兰大学农学院的学业。

  从小生活在尔虞我诈的政治环境中,梅加瓦蒂学会了用沉默来保护自己。苏加诺家的保姆芝特罗回忆:“大小姐小时候就不爱说话,总是微笑,并且很温柔。”

  从政后,梅加瓦蒂也没有花哨的手腕和技巧。她不习惯在众人面前发表长篇宏论,公开讲话从不超过10分钟。她说过:“对我来说,沉默就是政治行为。”

  梅加瓦蒂心中,依然保留着美好与纯真。她喜欢读书和跳舞,也喜欢摆弄花草。她还热衷看动画片,迪斯尼的《美女与野兽》,反复看了不下50遍。梅加瓦蒂的家人说,她总是一个人看《怪物史莱克》。

  在梅加瓦蒂内心深处,一直把自己当作一位落难公主,期待能够有一天推翻逆贼,收回她父亲的王位和国土。

  带着父亲的光环归来

  苏哈托大权在握,着手削弱苏加诺在印尼政治中的影响。他的长期独裁使民众积怨颇深,人们开始怀念国父苏加诺提倡的“平民社会”理想。上世纪80年代以来,印尼几度掀起“苏加诺热”。

  大势所趋,梅加瓦蒂打破苏加诺后人不能参政的禁忌,开启政治生涯。1984年,梅加瓦蒂担任印尼民主党雅加达中央区分会主席,给不满现状的人提供了寄托。

  1987年,梅加瓦蒂应刚担任印尼民主党主席的苏亚迪之邀参选。成立于1973年的印尼民主党的前身是印尼民族党,苏加诺还曾担任该党领导人。在中爪哇地区,成千上万的支持者聚集,高举苏加诺画像,高呼“苏加诺万岁”,相信梅加瓦蒂的归来会重启回忆中的苏加诺时代。当年,民主党在国会中的席位从1982年的24席飙升至50席。梅加瓦蒂也作为印尼民主党中爪哇地区候选人,当选民主党国会议员。

  1992年的大选中,印尼民主党更是春风得意,在国会中占65席。梅加瓦蒂与丈夫基马斯双双进入国会,成为印尼历史上第一对夫妻议员。

  梅加瓦蒂常常一个人默默地坐在会场后排,一言不发。她曾想相夫教子,过舒适清闲的家庭生活,但政治天赋让她不甘于平庸:“既然我的孩子们都独立了,我为什么不可以在政治上积极一些?”

  苏亚迪及其领导的民主党日益遭到苏哈托的嫉恨。1993年7月,苏亚迪再次当选印尼民主党主席时,被印尼政府否决。这时,人们想到了梅加瓦蒂。当年12月,梅加瓦蒂正式成为民主党中央委员会主席,以反对党领袖的身份,站到了苏哈托的对立面。

  梅加瓦蒂的崛起终于引起了苏哈托的警觉。在政府的强制下,印尼民主党1996年6月召开特别会议,将梅加瓦蒂赶出民主党中央委员会。这引发了广大民主党员和民众的强烈不满,一个月后甚至上升到严重流血冲突,共造成100多人伤亡。

  苏哈托万万没有料到,这场流血冲突为梅加瓦蒂的日后崛起打下了更为广泛的群众基础。1998年5月,苏哈托下台。当年10月,梅加瓦蒂正式组建印尼民主斗争党。

  1999年,民主斗争党成为国会第一大党。但在穆斯林占大多数的印尼,人们无法接受一名女总统,于是作出让梅加瓦蒂担任副总统的决定。而梅加瓦蒂的对策是,接受现实,担任总统瓦希德的副手。

  “难道家庭主妇就不懂政治?”

  瓦希德与梅加瓦蒂曾是亲密的政治盟友。二人私下曾以兄妹相称。而且瓦希德一直认为,痛失总统之位的梅加瓦蒂,是因为他伸出援手,才得以出任副总统。二人都来自印尼东爪哇的名门望族。梅加瓦蒂的父亲是印尼国父,而瓦希德的祖父是世界上最大的穆斯林组织印尼伊斯兰教士联合会的创始人,被尊为“宗教之父”。因家族渊源和对苏加诺的崇拜,瓦希德一直将梅加瓦蒂当做妹妹。1999年大选前,两人虽各自组建政党参选,但瓦希德一直在幕后为梅加瓦蒂出谋划策。

  然而,两人的“兄妹情谊”仅在瓦希德担任总统一年多后便开始出现裂痕。

  彼时,瓦希德从廉政先锋变为一个贪污和桃色丑闻缠身的领袖。2001年1月,3000名学生在雅加达国会大厦外举着海报和瓦希德的讽刺性肖像,要求瓦希德下台。

  在一片“反瓦”声中,梅加瓦蒂开始远离“兄长”。她声明,没有表示过支持“麻烦缠身”的瓦希德。恼羞成怒的瓦希德则说梅加瓦蒂没有治理国家的能力,甚至直接指责她“愚蠢”。

  这次,梅加瓦蒂终于不再沉默:“看来,有人认为我只是一名家庭主妇……我要告诉那些看不起家庭主妇的人,这又有什么问题?难道家庭主妇就不懂政治?”

  7月23日,当印尼以多数票通过提案弹劾瓦希德并任命梅加瓦蒂为新总统时,会场上掌声雷动。当天下午,梅加瓦蒂正式就职,成了印尼第一任女总统。

  她终于继承父志,开始领导美丽富饶的“千岛之国”。

  梅加瓦蒂在印尼面临经济危机和国内族群矛盾的巨大困局下力挽狂澜。她坚持审慎渐进的改革措施,致力于缓和党派矛盾,平息地方分裂运动和宗教种族冲突,有步骤地推行地方自治。在她的统治下,印尼局势逐渐走向稳定,为印尼在东盟及亚太区域的快速复兴和崛起打下坚实基础。“21世纪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改革和前进的时期,而我也有幸能在这个时期的开始和进行以及将来的进程中,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当然还有许多要改进的地方。”

  梅加瓦蒂3年任期结束后,许多印尼人并不满意,认为国家状况和她上任前没有太大区别。他们指责总统政见不足,听命于他人,尤其是丈夫基马斯。基马斯在梅加瓦蒂当上总统后,权欲急剧膨胀,甚至干涉过军队许多高级军官的任命与提升。

  不仅如此,基马斯还在公共场合挖苦时任安全部长苏西洛“幼稚无知”,从而造成苏西洛与梅加瓦蒂分道扬镳。基马斯此举帮了苏西洛大忙。苏西洛被看作遭政府排挤的受害者,人气持续上升,并最终在总统选举中战胜了梅加瓦蒂。

  梅加瓦蒂的总统梦,败在年轻时被称为“痞子”后又是“权力掮客”的丈夫手里。但她对权力的追逐,却从未停止。

  (摘自《环球人物》)

[进入论坛]
更多关于  的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新疆出现沙尘天气
受冷空气入侵影响,新疆喀什地区、阿克苏地区
油菜花迎春盛放
湖北荆门油菜花迎春盛放 遍地金黄美如油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