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蓝盾 | 世相

长辈“掌控”下的婚姻

时间:2016-12-13 17:05:00   来源:韦星   作者:   责任编辑:蓝盾编辑

  新婚组建的家庭,原本就是打破夫妻双方自我价值和权力排序的过程,如果夫妻双方还持有在原先家庭所拥有的各自地位,理所当然地享受着过去父母所给予的一切权力和待遇,则注定在新组建的家庭里,将有很多关卡要迈。

  8月12日中午12时许,广州龙归地铁口附近的出租屋里,阿芳和她7岁的儿子刚吃过午饭,碗还没来得及洗,丈夫阿龙就带着《南风窗》记者来到家里。

  “换件衣服跟我们出去,我们还没吃饭。”阿龙的口吻不容置疑。但刚吃过饭的儿子不愿出门,他只想继续盯着白花花的电视屏幕欣赏“光头强”。

  不过,他还是被妈妈强行换上衣服,拎着跟在我们身后,朝附近一家大排档走去。被拎在身后的孩子,一路上“哼哼唧唧”。

  所有这一切,对于这对三十出头的年轻夫妇而言,很正常。不过,从他们对小孩的控制也可折射出: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用行动践行了“上一代对下一代的控制”—而这,正是他们所要批判的。因为他们的婚姻正在长辈的“掌控”下,烦恼丛生。

  但他们不过是换了种方式,不知不觉地在下一代身上,复制着自己的遭遇。

  厉害的家婆

  吃过饭的阿芳和她7岁的儿子,就干坐着陪我们,偶尔也动动筷子。快吃完时,阿龙向阿芳道出记者此行目的:“他要采访你和我妈的关系。”阿芳瞪大眼睛,“咯吱”一声,她将整个身体和椅子朝后挪了挪说,“我怎么敢啊?等下他回去了,你骂我怎么办?”随即,她向记者告状,“平时只要我说他妈的不是,他就很生气。”

  阿龙保证不追究,“我妈也看不到,而且用化名写。”就这样,阿芳试探性地讲述了她和家婆之间的“战争”。

  阿龙来自广西平果县的农村。他妈妈给村民的印象一贯很好:在地里干活,远远看见别人,她就主动打招呼。朋友来到阿龙家吃饭、喝酒,她热情大方。“她妈就是这种人,对外人好,对家里人跟仇人似的。”阿芳说,外人看到的家婆是不完整的。

  关于家婆,阿芳喜欢用“他(阿龙)妈”来形容,她举了很多例子。比如怀孕5个月时,她上街吃碗粉,回来发现家婆把门给锁了,她无法进家。

  锁门在当地是不正常举动。因为左邻右舍都是亲戚,她家又在马路边,人来人往。而且那里一直没有大白天锁门的习惯。因此,这一举动被阿芳解读为“他妈嫌我上街吃粉给她丢了脸”。

  在当地,特别老一辈眼中,家里有米、地有菜,想吃自己煮即可,何必花钱上街吃粉?上街吃粉容易被长辈贴上“这媳妇好吃懒做,喜欢吃独食”等标签。

  有了这次“教训”后,即便早餐,阿芳都在家做饭吃。但有一次,正用电饭锅煮饭时,从外面干活回来的家婆把电给拔了—饭还没煮好呢。这天,阿芳和她儿子只好一起吃了碗冷饭。

  说起这事,阿芳就流泪了,她扯了扯桌面的纸巾擦拭泪水。家婆的“拔电”行为被阿芳认为是:“她不想给我吃饭。”

  第二天,阿芳上街买了袋米回来。邻居看到后问她家婆:“你家没米了吗?我们怎么看见阿芳还上街买米呢?”这可了不得,当着很多人的面,她家婆给在外打工的老公打电话,并外放了声音—“你是不是把家里的米全部拿走了?”家婆问,家公说“没有啊。”家婆接着问,“那怎么有人还上街去买米?”“谁啊?”家公问,她说,“阿芳啊!”当时,两老的对话,即便在二楼的阿芳也听得一清二楚,“不买不给吃,买了又挨骂。”阿芳说,类似情况还出现在平日的农活里:不去干活,家婆会骂。去干了,家婆也嫌弃她“干活挑肥拣瘦,干不了重活。”

  其实,婆婆所有的挑剔目的就是要拆散他们。阿芳说,每年家婆都和她说,“等阿龙打工回来就让阿龙和你离婚。”但阿龙不肯离婚。

  因婆媳关系紧张,阿芳喜欢到几个婶婶的家串门。这时,家婆会嚷起来:你喜欢往她们那边跑,以后你就住到她们家去吧!这以后,阿芳去几个婶婶家串门时发现,婶婶们都躲着她。“她们怕我去了,我家婆会骂她们。”阿芳说,此后,她也不敢去串门了,只好呆在家里,因为家婆认为她在串门时讲了她坏话—阿芳说,事实上,这是没有的事。

  感觉在家里待不下去,熬到小孩上幼儿园的时候,借着去县城陪读的名义,阿芳在县城租房带孩子,负责孩子上学、放学的接送,平时也接一些小作坊派发的绣花、接电线头等散活在出租屋里做,一天能挣30、50块钱。今年7月放假后,她也没回婆家,而是带着儿子来到广州找阿龙。阿龙目前在广州的一家服装公司上班。

  被遥控的丈夫

  阿芳说不出家婆对她意见大的原因在哪里,因为和老公结婚的8年多里,她很少回家,大部分时间都在外打工或做点小生意,她和家婆的生活并没有过多的“交集”,但即便在家的短暂接触,她们也矛盾不断,“每年春节回家,在家没能待超过一周”,阿芳说,因为老吵架。

  阿龙认为,可能老婆家比较穷,且嫁过来的时候没嫁妆,也有可能是因为老婆只有初中学历,但他是大专学历。

  不过,和对家婆的意见相比,阿芳对阿龙的意见更大,因为阿龙从没为她出头,“你是和我过,还是和你妈过?”阿芳当着记者的面问阿龙。

  阿龙笑笑,不答。阿芳指着阿龙告诉记者:“你看,他平时就这样,他妈骂我,他假装听不见或转身就出门去玩了。”

  婆媳关系紧张时,阿龙通常不闻不问或“独善其身”,这点和他爸爸十分相似。这个家中,话语权最大的是阿龙的妈妈。阿龙认为,50多岁的老妈性格早已注定,说了也没用。但阿芳认为,在是非问题上,如果老公肯为自己出头,婆婆就不会这么放肆。

  同样认为老公阿钟缺乏担当的,还有阿萍。阿萍出生于1985年,目前是深圳某局的科级干部。8月13日,她告诉记者,“下月,我就去找律师了,打算离了。”

  阿萍和阿钟同一单位上班,她们结合得比较迅速,相处不到一年就结婚了。阿萍说,婚后发现两人的价值观不一样,“在他身上出现的很多问题,已让我无法接受。”

  阿萍要离婚的理由是,“过去这些年,感觉不是我和阿钟在结婚,而是我和她妈妈在结婚”,因为在和老公相处中,处处弥漫着“婆婆的影子”,丈夫的一举一动都“被婆婆遥控”。现在,阿萍不想再这样过下去—尽管此时,他们已有一个三岁的小孩,但丝毫无法阻挡她执意要离婚的想法。

  原本恩爱的夫妻,走着走着就散了,但不是因某件事直接导致,它是生活中诸多不快乐的琐事逐渐聚合起来的结果,当这些聚合起来的不快找不到出口,一丁点的摩擦就能引爆彼此间原本不大稳固的弥合,使离心力进一步加大。

  至今,阿萍和阿钟分房睡已有半年了。半年前,他们之间发生了件不愉快的事。当时,阿萍和她爸妈想去香港玩,顺便看望一下在香港的叔叔。这时,阿钟提出,“把我妈也带上。”

  阿萍认为,这又不是单纯的游玩,她和家人还要拜访她叔叔,这属于家族内部的事,婆婆一个外人掺和其中不合适,所以她就说,“不方便吧?别去了。”此后,丈夫没说什么。

  但去香港的前一周,阿钟突然说,“我妈也跟你们去香港,我已经帮她办好签证了。”阿萍觉得不可理喻,“为什么不和我商量?这么突然。”

  加上丈夫平时诸多的表现让阿萍和她家人不满,所以当阿萍和她爸妈说家婆要一起去香港的时候,她爸就说,“那我们不去了。”为此,阿萍还找了个借口说,“我爸有事,去不了,下次吧。”当时,阿钟也不相信岳父真有事,就接连追问:“你爸退休了,能有什么事?为什么不去啊?”

  事实上,岳父对阿钟的评价并不高,因为女儿刚生产不久,这个女婿就因琐事和岳父吵起来。“那晚,我爸一晚也没睡着。”阿萍感觉丈夫不懂得尊重长辈。父亲对这个女婿的评价就六个字:自私、自傲、无知。

  但一开始,他们不是这样评价女婿的,当时小两口有矛盾,首当其冲被批评的是阿萍。因为她爸妈从小对她很严格,遇到她和丈夫的矛盾,她家人劈头盖脸就批评她一个人。后来,阿萍的爸妈发现,一有矛盾,对方老责怪自己的女儿。他们深入了解后,才知道批评错了:女儿没错。所以,此后就没再胡乱地批评女儿了。

  最让阿萍不能接受丈夫的是,小两口一有争吵,丈夫就第一时间向他妈妈汇报。这时,他妈妈会给阿萍或阿萍的父母发短信或打电话,主要“控诉”阿萍的不是,并建议阿萍:要温柔一点,女人不要那么强势。

  有时,小两口出现矛盾,丈夫给她发的道歉短信,同时也发给了他妈妈。这时,他妈妈会把儿子的短信转发给阿萍的妈妈,并说,“你看,我儿子都道歉了。你也去说说你女儿吧。”

  生活中,每对夫妻都会有些小矛盾,但处理问题的方式被置到夫妻双方背后的两个大家庭时,矛盾无疑被放大,使小矛盾很快引燃到两个家庭之间的指责和“战争”,这样,小两口的婚姻也很快走到尽头。

  家婆处处为儿子出头,让阿萍感觉丈夫是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小孩,心理上,她丈夫还没有“断奶”。看到丈夫没有处理和解决彼此矛盾和问题的能力,阿萍对这段婚姻失去了信心。

  时代的心理烙印

  婚姻生活的关键是,夫妻双方对彼此的认可。有了认可,即便遭到长辈否定,也可有较美满结局。比如阿娟,她决定嫁给一个家境、事业和相貌都很一般的男人时,仅仅因为这个男人的一个细微动作给了她感动。

  8月12日,清远市的一家咖啡厅里,30岁的阿娟向记者说出这个秘密。有次,她和当时的恋人在北江边散步时,她鞋带松了,这个大她6岁的男人突然弯腰给她系上,正是这个动作让阿娟觉得:这个男人值得托付。但遭到她妈妈的强烈反对,原因是:他长得一般,没钱,还老。

  为阻止他们往来,阿娟的妈妈将女儿关在房间里,不让她和恋人来往。阿娟铁了心要嫁给这个男人,被关在房里的日子,她绝食了。后来她妈妈不得不妥协,恋人后来也成为她丈夫。

  但早前的一次恋爱中,她的恋爱就曾因妈妈的反对而流产。当时,阿娟前往北京实习。在北京,她认识了一个男朋友,她毕业后想在北京发展,但妈妈撂下狠话,“你不回来,我就死给你看。”

  彼时,北京的机场里,阿娟一边听着苏打绿的《小情歌》,一边给男朋友打电话,“对不起,我得回去了……”

  阿娟也理解妈妈,因为在自己两岁时,爸爸妈妈就离婚了,妈妈一个人把她带大,阿娟从小到后来上了大学,都是妈妈眼中的乖乖女。妈妈也认为,女儿的乖顺是天经地义的,因为她对女儿付出了全部精力和努力:女儿2009年7月毕业前,她就给她买了一部十多万的小车,女儿开着小车去参加毕业典礼,风光无限。后来,她还给女儿买了一套小户型。

  但到恋爱和婚姻的关键时刻,阿娟不再乖顺,甚至变成了对妈妈意志的“背叛”者,这让一辈子都为她付出的母亲有了被否定和强烈打击的感觉。因为丈夫已经背叛了她,一向乖顺的女儿再“背叛”,让她更难接受。

  阿娟不愿因母亲的看法而改变选择,所以冲突是必然的。彼此关系紧张时,她妈妈甚至把家里的鱼缸都砸破了,阿娟就一边哭,一边蹲下捡玻璃渣。妈妈的歇斯底里还是没能让阿娟放弃这份感情。

  所幸,这些年,老公和家婆对她都不错。遗憾的是,自从“背叛”了妈妈,阿娟和妈妈的关系至今都没有缓和。

  和阿娟的刚烈相比,作为男性的阿龙和阿钟,则表现得柔弱些。他们的老婆形容他们是“妈宝男”。但妈宝男的产生有特殊历史背景,80后作为国家实施计划生育后第一代成长起来的人,作为独生子女,他们身上凝聚着父母全部的精力和关爱,是父母唯一的希望所在。

  在父母的呵护下成长,这代人中的一些人不会做饭、不会洗碗,更不会干农活,甚至他们上大学读书的专业,都是按父母的意愿填写。家庭里,他们习惯了享受而不是付出,他们对母亲的话向来言听计从,遇事都向母亲征求建议。

  被打上国家和时代烙印的80后群体,一些男性的性格出现女性化倾向,或有严重恋母情结。有的80后,一个大男人回到家后躺在妈妈的大腿上看电视,这让他们的妻子难以接受。而夫妻出现矛盾时,丈夫常常在“孝顺”的名义下,联合母亲驳斥妻子的正常诉求,这让身处其中的妻子感觉自己就是个时刻被排斥的外人,无法融入到家庭生活中。

  对80后夫妇而言,他们中的任何一方,都集父母万千宠爱于一身,在原先的各自家庭里,他们享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

  不过,新婚组建的家庭,原本就是打破夫妻双方自我价值和权力排序的过程,如果夫妻双方还持有在原先家庭所拥有的各自地位,理所当然地享受着过去父母所给予的一切权力和待遇,则注定在新组建的家庭里,将有很多关卡要迈。这时,如果双方父母操之过急并积极介入,反而起到摧毁这段稚嫩婚姻的作用。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人物为化名)

  (摘自《南风窗》)

[进入论坛]
更多关于  的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二师兄跑上六环路
昨日下午13点30分,在昌平管界北六环外环5.2公里处
外卖平台公开抽检
昨天,“食品安全检测车”开上街头对外卖平台的餐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