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蓝盾 | 头条

重金求子”背后的黑色陷阱

时间:2017-01-09 17:09:00   来源:禹爱民   作者:   责任编辑:蓝盾编辑

  富婆求子,前期定金60万元,成功受孕后还有120万元的酬金……这种天上掉馅饼的美事,稍有防范意识的人都猜得出这是一个精心设计的骗局。然而,面对这样一个骗子惯用的诈骗伎俩,仍然有人频频上当。日前,湖南省湘潭县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涉案金额44万余元的“重金求子”诈骗案,由3名诈骗分子组成的犯罪团伙在短短三个月时间里,居然成功作案15起。骗子为何能屡屡得手?受骗者又是如何一步步掉入对方圈套的?随着这起案件的审理,一个利用现代科技手段作案的黑色诈骗地带也随之浮出水面。

  色利双诱 单身汉落入骗局

  2014年12月20日,一个平淡无奇的日子。

  这天,对家住湖南省湘潭县梅林桥镇谷塘村四合组的单身村民李某来说,却充满了激动与欣喜。

  约莫午饭时分,他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电话那头传来一段语音留言:“你好,我是蓝慧,今年30岁,嫁香港富商,因丈夫没有生育能力,特回大陆寻找健康男士,圆我做母亲梦想,通过电话联系满意,可以到你们当地见面,先付60万元定金,成功怀孕后再付120万元酬谢金,有意男士请来电话。”

  听完语音留言,50来岁、单身多年的李某心潮澎湃,他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经过一番思虑之后,终于壮着胆子按照留言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通了,那头传来一名年轻女子温柔而甜美的声音,对方称自己就是“蓝慧”。

  李某将信将疑,针对留言中的内容又详细问了个遍,对方都一一认可。对方表示自己刊登这则广告后,有很多人都拨打电话过来,为表诚意,李先生需先行支付100元诚意金。

  与180万元相比,100元实在不算什么。于是,李某第一时间就来到附近银行,按照“蓝慧”发过来的账号支付了100元。

  收到款后,“蓝慧”答应12月22日赶到湘潭县与李某见面。

  12月22日12时30分左右,李某接到了一个号码为湘潭县本地固定电话的来电。电话另一边居然传来了“蓝慧”的声音。“蓝慧”表示自己已经来到湘潭,现住在易俗河镇的某家酒店。

  “我原本以为自己被骗了,谁知道她还真来了。”“蓝慧”的电话让李某兴奋不已。他赶紧从乡下赶到了市区。乘车路上,他的电话再次响起,对方说“自己在湘潭县人生地不熟,万一被李某骗了怎么办?”为保障双方利益,“蓝慧”说他特意在湘潭本地请了一个律师,姓江,由该律师做担保,全权负责60万元的款项,但需支付律师保证金6000元,并将江律师的电话号码发给了李某。李某试拨了一下江律师电话,果然显示是湘潭县本地,于是他信以为真,便迅速联系了江律师,按照江律师的指示,为某银行账户汇去保证金6000元。

  环环相扣 15名受害者上当

  李某汇完钱后,江律师表示会尽快将60万元转入李某账户。当李某正做着发财美梦时,江律师又打来电话称,李某还要交5%的“汇款保证金”3万元。毕竟3万元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万一被骗了就血本无归了,但如果不汇款,之前交的钱也打了水漂。李某心一横,把自己多年积攒的准备翻修房子的3万元钱给汇了过去。当天晚上,江律师称明天早上60万元汇款就会到账。

  第二天早上,李某没有等到60万元定金,却接到了自称是“蓝慧”老公的电话。电话中,“蓝慧”的老公首先将李某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随后又表示出于无奈愿意答应求子一事,但要求小孩出世后李某不得再与他们进行任何联系,并要求李某办理同居证,费用为6万元。李某认为自己已深受“蓝慧”的信任,才会受到其老公的阻碍,遂打电话向“蓝慧”求助。

  为缓解李某的情绪,“蓝慧”表示自己出4万元,李某出2万元。见“蓝慧”如此贴心,李某立即汇去2万元。汇款后,李某与“蓝慧”联系,“蓝慧”哭诉自己的银行卡被老公冻结,剩下的4万元只能由李某想想办法,并承诺只要钱打过去了,她老公会立马解冻,支付60万元定金。

  此时,李某银行账号上的钱已全部取出,他只好向自己的堂弟借来4万元,又汇了出去,并承诺明天一早就返还给对方。

  汇走了4万元后,江律师一再表示明天早上记得查收60万元,并说可以到指定的酒店与“蓝慧”同房,今天晚上早点休息。

  12月23日清早,李某早早来到银行查询账户余额,约定的60万元连一分钱也没有。他这才意识到是不是被骗了。于是,赶紧拨打江律师和“蓝慧”电话,而两人的手机均处在关机状态。随后,李某急忙向当地派出所报警。

  此后,警方陆续接到类似的被诈骗报警电话。只不过其化名有时是“蓝慧”,有时是“彭小琴”。

  根据受害者的举报信息,湘潭警方意识到,这有可能是同一伙犯罪分子所为。

  为了追查电话拨打的具体位置以及女子的真实身份,民警一边对通讯信号进行监测,一边加紧摸排,最终在2015年4月18日,将正在重庆市丰都县城打电话的“蓝慧”抓获。经核实,“蓝慧”本名叫董某,重庆市丰都县人,汉族,初中文化,无业。谈到对李某等人诈骗一事,她供认不讳。

  随后,警方又根据董某提供的线索,一举将其同伙涂海燕和董某丈夫江某(均为江西省余干县人)抓获。

  在案件侦破过程中,湘潭警方掌握了3名犯罪嫌疑人大量犯罪证据:使用的手机号及通话记录和短信记录、银行卡取款凭证、银行卡流水明细、电子数据检查工作记录等,并从犯罪嫌疑人董某的电脑内搜查出相关全能搜索王和企业名录王、号码魔方等信息资料。

  湘潭县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14年12月至2015年3月期间,被告人涂海燕、董某、江某(系董某丈夫)多次利用“呼叫设备”,发出“重金求子”的语音留言,并留下联系电话等待他人回拨,以高额的回报诱骗他人上当,再以需收取诚意金、税金的方式骗取他人钱财。期间,被告人涂海燕单独实施诈骗9次,共计骗得他人现金211795元;被告人董某与江某共同作案6次,其中被告人董某参与作案6次,共计骗得他人现金221500元,被告人江某作案3次,共计骗得他人现金215900元。合计骗取15人44万余元,受骗金额少则数千元,最多的甚至达11万元之多。上述受害者均为男性,且以单身中老年人居多。

  魔音变声 群发短信防不胜防

  3名被告人在庭审中交待,他们实施诈骗的第一步是使用“呼叫设备”群发语音信息。

  记者在庭审证据展示过程中发现,这个呼叫设备其实就是一部“发射器”,该发射器共有16个接口,可同时插入16张不同号码的电话卡,每张卡可发送300条短信。该发射器连接电脑后,通过利用电脑上安装的筛选软件,用来筛选号段,物色目标。

  整套设备的作用是向全国范围内的任何一个区域手机号码,一次性群发4800条信息,而所发送的信息内容均为“富婆千金求子”的诈骗信息。

  涂海燕在法庭上称,以前从事“重金求子”诈骗主要是靠村里的妇女来完成,大多通过专人登报或者张贴广告方式发布信息。而现在则是利用短信群发器等专业作案工具,这与传统的在电线杆和墙壁上贴广告本质差不多,其目的都是诱人上当。

  为方便作案,他们在实施诈骗中不使用自己的真实信息。他们往往会从专人手上购买魔音手机、用假身份证明办理的银行卡、无实名登记的电话卡,这些“工具”一买就是四五套。

  诈骗者在语音留言或通话过程中,可以自行模仿各地方言设置语音,也就是使用魔音功能进行变声,不少受害者通常正是被这一功能所迷惑,以为对方真的到了本地要求见面。

  “有了魔音手机、电话号码、身份证以及银行卡之后,接下来就是跟打来电话的‘上钩者’聊情感,东扯西扯,感觉跟谈恋爱似的,只差就要开房的那种关系,一定要到那种关系。”据被告人董某介绍,“聊天内容都是大同小异,甚至网上也有重金求子诈骗教程,剧本都是现成的,聊什么话题,如何一步步深入,都有详细问答指南,只要有小学文化程度的人都会。”

  在聊天过程中,诈骗者会把自己塑造成“富婆”形象,并时不时透露自己是公司老板有很多资产,老公没有性能力、在外包养情人之类。这当中也有受害者会产生质疑,但这些将回答技艺已烂熟于心的“富婆”自有应对招数。

  被告人董某告诉记者,当遇到疑心重的上钩对象,她就会运用心理战,或欲擒帮纵,或以情动人,或软磨硬泡。大多数受害者都抵挡不住她们的语言攻势,通常到这一步,基本上已成功了一大半。

  接下来,诈骗者就会声称到对方所在地去见面。

  “其实我们并不会真的与受害人见面,而是用模拟定位方式到对方所在的城市,再通过魔音软件变声制造已到达受害人所在地的假象,让受害人以为自己真的来了。”董某介绍说。

  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冒充富婆的诈骗者要使用各种伎俩诱惑对方,还有一个搭档会与她配合。

  据李某受骗案中充当律师角色的被告人江某陈述:“自己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律师,这不是谁都能搞的,既要大脑反应比较快,也要有沟通技巧,其目的就是和‘富婆’演双簧,说白了就是如何向受害人连续开刀,不要断线。”

  经审理查明,涂海燕、董某、江某三人在诈骗中还使用了“王婷婷”“彭小琴”“水蒙蒙”等多个化名同时实施诈骗,他们每人持有多部手机、多张银行卡,目的就是为了用不同的身份去诈骗他人钱财。警方通过调取多张银行卡的银行记录发现,短短3个月期间,这个团伙一共诈骗了44万余元,受害人遍布全国各地。

  相袭成风 昔日渔村变诈骗村

  被告人涂海燕和江某都来自江西省余干县江埠乡石溪村。据他们两人在庭审中交待,自己老家以前是当地普通的渔民村,现在已成全国有名的“重金求子”诈骗村。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以“重金求子”为关键词进行检索,可找到裁定书141份,进而以“余干县”进行检索,可找到裁定书55份。

  可以说,位于鄱阳湖东南岸,拥有人口110多万的余干县如今已是“重金求子”的重灾区。

  据相关媒体报道,从2010年以来,余干县先后有360余人因为“重金求子”诈骗被抓,其中200多人都来自江埠乡石溪村和洪家嘴乡团林李家村,受害者遍布全国20多个省市。

  为改变地方形象,今年年初,余干县公安局还专门开展专项行动,重拳打击“重金求子”诈骗案,在余干县多个乡村收缴了大批涉嫌用于诈骗的电脑、手机、银行卡、信号发射器等工具。实施专项行动时,当地警方还使用了无人机,上饶市武警支队还紧急调派了50名武警战士支援。此次行动重点追逃的59名诈骗分子,目前90%已落网并已送至全国各案发地受审。

  今年6月6日,湘潭县人民法院对涂海燕犯罪团伙诈骗案作出一审判决。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涂海燕、董某、江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电信技术手段诈骗他人财物,其中被告人涂海燕诈骗他人现金211795元,被告人董某诈骗他人现金221500元,被告人江某诈骗他人现金215900元,三被告人参与诈骗的数额巨大。综上,三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依法均应予处罚,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案发后,董某与江某委托其家属向被害人退赔221500元,取得了各被害人的谅解。法院依法认定在董某和江某的共同犯罪中,董某系主犯,江某为从犯,并综合上述情节,以诈骗罪分别判处涂海燕有期徒刑四年零二个月,并处罚金2万元;判处董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2万元;判处江某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1万元,并责令涂海燕将犯罪所得退赔给各被害人。

  面对这一判决结果,三被告人均当场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案后余思

  “重金求子”为何屡禁不绝

  近年来,全国各地“重金求子”诈骗案层出不穷。这个10年前就兴起的骗人招数为何至今仍有人频频中招?究其原因无非是以下几点:

  一是犯罪分子充分利用了人的贪欲心理。重金求子这类精心设计的骗局就是专门针对人的贪欲与善良的。这对那些中老年男人尤其具有杀伤力。应该说提防这种诈骗也并不难,无论如何你只要不汇款不就行了?可事情往往不是那么简单,就像每件事之所以有这样或那样的结果,关键就是有促成的各种复杂的因素与条件,所以各类诈骗之所以屡禁不绝的原因就是人家采取的是撒大网策略,你会不会成为受骗者其中之一,最终还是由你自己所决定。

  二是犯罪分子借助现代技术手段作案。本案中,行骗者不仅有呼叫设备,还掌握了全国诸多电信号码以及筛号软件,这样作案时就更具针对性。与传统的贴广告方式相比,目标人群成几何级增加。

  三是全面打击没有形成合力。骗子通常是流动作案,受害者遍及全国各地。因此,仅靠部分重灾区展开打击,尚不能彻底铲除这一社会毒瘤。此外,对已抓获的犯罪分子,有时处罚过低,违法成本低。不少受处罚者,等处罚期满,又重操旧业者也大有人在。

  综上所述,一方面要加大宣传力度,让群众提高警惕。此前网络上有人专门制作视频《暴走大事件》用以揭露重金求子骗局,受到网民热捧。同时公安、检察院、法院等部门要加大对此类犯罪的打击力度,各地要加强协调配合,形成全国一盘棋。惟其如此,才不会使这一顽疾再祸害更多人。

  (摘自《人民法院报》)

[进入论坛]
更多关于  的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乒乓球队深夜致歉
中国乒乓球队于24日晚通过官网就退赛一事道歉。
北京清晨现大雨
6月23日清晨,北京降雨持续,并出现了短时大雨。据北京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