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蓝盾 | 问法

理财师集资诈骗2亿背后

时间:2017-09-27 16:35:00   来源:戚剑   作者:   责任编辑:蓝盾编辑

  一个乡村银行的理财工作人员,举债2个多亿驰骋期货市场,短短两年亏损1.59个亿,最终落得倾家荡产、妻离子散、身陷囹圄的凄惨结局!2017年1月22日,随着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的一纸判决,一起乡村银行理财人员巨额集资诈骗案的真相终于大白于天下。

  借钱“生钱” 理财师剑走偏锋

  江苏省常州市的江闻宇是一名乡镇银行的客户经理、专业理财师。也许是因为身在富庶的苏南,身边有太多太多的千万富翁、亿万富翁,江闻宇对自己二三十万这个很多人羡慕不已的年收入并不满足。从进入银行工作的那一天开始,他就在心底为自己制订了一个目标上亿的远大理财计划……

  有一个远大目标本不是坏事,但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江闻宇却专注于借钱“生钱”,热衷于旁门左道。江闻宇称,当地的企业在其所在的江南银行横山桥支行的贷款一共有十多亿,这些企业现在的形势都还不错,贷款到期后一般都要转贷。由于需要转贷的企业急于继续使用资金,会对转贷资金支付比较高的利息。

  江闻宇敏锐地察觉到这个转贷市场空间很大,有很好的赚钱效应。于是从2009年左右起,江闻宇利用工作便利,以支付高息方式向张家松等人借款数千万元,作为自己钱生钱的第一笔本金。据江闻宇称,自己手中的一些客户贷款到期了,他就用这些资金帮他们临时转贷,赚取其中的差额。江闻宇还发现,有的企业在生产经营过程中可以使用承兑汇票,于是他就用承兑汇票跟这些企业换现金。还有些企业收到承兑汇票,需要用现金支付工资等,他就充当中间人,从中赚一个点左右的差价。这个业务在2012年前比较好赚钱,加之江闻宇对转贷企业的经营状况及资金流转情况了如指掌,几年下来也赚了几百万。赚取了第一桶金的江闻宇兴奋不已,更加坚定了走借钱“生钱”这一致富之路的决心。

  赚了钱固然高兴,但江闻宇并不满足,而且时间一久,江闻宇觉得这样来钱太慢,离实现自己上亿的远大目标太遥远。如果把钱生钱的买卖做得更大、效率更高呢?江闻宇思纣着,很快,一个加速实现理财计划的念头在他的脑海中勾勒出来了,他决定改变投资方向,把手中的资金投向更容易赚钱的领域。

  江闻宇是个雷厉风行的人,想到了就会想尽一切力量去做。2011年初,听说周围很多人在期货市场赚得盆满钵满。而这也正迎合了他实现自己远大目标的需求。江闻宇想,为何不用借来的钱到期货市场去大干一场呢?说干就干,理财师再次剑走偏锋,而且这次偏得有些离谱……

  江闻宇是银行工作人员,金融行业对其员工监管比较严格,不允许有异常的资金往来。为了应付银行监管,江闻宇就用自己亲戚的身份,在江苏弘业期货有限公司、华鑫期货有限公司开了七个账户,开始做起了期货。江闻宇毕竟是金融专业出身,对期货市场的风险他是很清楚的。

  但对期货操作,江闻宇原本一窍不通。2010年开始自己学着操作之后,他也去期货公司参加过培训,但长进并不大。他自称现在还不大会看技术图形、指标,平时操作主要靠感觉,喜欢满仓操作,而且每天操作很频繁,一天要买进卖出十多次,结果当然是亏多赚少。

  起初,江闻宇风险意识还是比较强的,能够通过控制资金问题做好风险防控。2011年刚涉涉足期货时他只是用自己的积蓄投资了几十万。最初是委托别人操作,后来是按期货公司工作人员的指令自己操作。但由于期货市场的杠杆效应放大了投资风险,加之江闻宇初涉期市,操作期货缺乏经验,很快第一笔投入的几十万全部亏光了。江闻宇并不甘心,继续加码,并从原先帮别人做转贷的几千万资金中拿出一小部分做期货,到后来干脆把手中的几千万资金全部投入期货,结果越亏越大,到2012年底,江闻宇已在期货上亏了2700多万。

  为堵窟窿 两年疯狂集资2亿多

  江闻宇虽然每年有二三十万的收入,加之前几年帮他人临时转贷及做承兑汇票贴现生意也赚了好几百万的息差,家中所有家產也就两千多万。但这次短短两年做期货亏下2700多万债务,等于把所有的家产都败光了。这时江闻宇如果及时收手,从头再来也还为时未晚,也许还会得到家人的谅解,不致铸成大错。但这个时候的江闻宇已经身不由己了,他的脑海中整天盘算着的就是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期待着有一天能在期货上挽回败局。

  要迅速挽回损失就必须加大赌注!江闻宇决定孤注一掷,放开手脚干一场。加大赌注就意味着需要更大的本金,这个事倒是难不倒江闻宇。江闻宇银行理财人员的特殊身份,使他的集资之路多了一份顺畅。然而,他也许没想到,这条顺畅的巨额集资之路却让他再次走上期货市场败走麦城的不归路!

  江闻宇所在的横山桥镇位于江苏省常州市的东部,是20世纪80年代苏南乡镇企业的发源地之一。当地的老百姓受益于当年发达一时的乡镇工业,很多人都自己办厂搞经营,几十年下来手里都积攒了不少闲钱。正当这些人为如何利用手中闲钱理财一筹莫展时,江闻宇主动找上门来了。

  江闻宇从2007年开始一直在横山桥支行担任信贷员,对外称客户经理,主要工作是吸收存款、发放贷款。早年银行的信贷业务是分片管辖的,他的片区是五一、芳茂两个村,所以他的客户资源主要集中在这两个村的企业。后来虽然行里取消了分片管辖,但是江闻宇因与这两个村的企业比较熟,他们在存款或贷款时一般还是会找江闻宇。

  “正因为第一年就亏了这么多,我想靠继续炒期货来翻身,就开始利用原来的老关系陆续向别人借大额资金。”江闻宇回忆说。他自知如果跟别人讲实情,说是借钱用于炒期货,利息再高人家也不会借给他。因为借款金额都是成百万上千万的,借款人肯定会特别小心。于是江闻宇以帮别人转贷款的名义借款,并承诺给他们比较高回报的利息。由于他游说的对象大多是以前自己的银行业务上的老客户,对他知根知底,也知道他有转贷款的业务资源,所以非常信任他。很多人甚至主动打电话给江闻宇,拿出巨额资金让其帮忙理财。

  张慧就在江闻宇原来分片管辖的五一村经营企业,效益很好,手头比较宽裕。加之二人早就熟识,为此,2012年年底起,她成了江闻宇重点出击的目标。起初,江闻宇是故伎重演,找到张慧说现在企业贷款到期后都要转贷款并支付比较高的利息,于是建议她投资些钱去帮别人转贷款,称只要用几天,就按年利率达43%支付利息。江闻宇称他绝对保证资金安全,贷款下来后他能控制贷款不会打到需要转贷的企业上而是控制在他自己手里。

  张慧想想江闻宇是银行员工,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且他在江南银行做了好多年的客户经理,手里有转贷业务资源也是正常的,就同意先弄点资金做做看。2013年1月21日张慧汇了2100万给江闻宇,江闻宇按照100万每天利息1200元付利息支付。看到江闻宇信守承诺,张慧觉得有利可图,就开始逐步增加本金,到2014年4月1日给江闻宇的本金已经增加至2.14亿。

  2014年12月,江闻宇跟张慧说现在年底转贷,市场上利息高了,让其再转4000万,这4000万按每100万每天1500元付利息,于是,张慧又汇了3000万给江闻宇。按照约定,江闻宇每10天要付给张慧285万利息,这样一直正常支付到2015年1月12日。

  就这样,在2014年年初到2015年短短的两年时间里,江在明知自己已无能力归还他人本金及支付利息的情况下,虚构以帮助办理银行转贷、承兑汇票贴现、投资理财等事实,隐瞒其将借款投入高风险的期货交易的真相,以支付高额利息为诱饵,先后40余次向张慧、周琪等15人借款2亿余元,用于炒期货及支付前期借款的本息。

  巨亏上亿 配资操作只为还息

  期货市场是不设涨跌幅限制的,投资者如果投入1000万买入等值的商品,各种商品的涨停跌停幅度不一样,一般的是40%涨停或跌停,铜是50%涨停或跌停,白银是60%。如果买入1000万的铜,一个涨停就变成1500万,如果是跌停就只有500万了。

  随着集资资金的陆续到位,江闻宇倾其所有,将其全部投入了期货市场,期待很快能够把之前亏掉的钱重新賺回来。但期货市场有自己的规则,市场不会同情赌气的人,市场是不相信眼泪的! 到2014年年底的时候,江闻宇操作的七个期货账户全都亏损。其中从2013年起启用集资资金操作起,到2014年年底共亏损1.2亿多,加上之前的亏损,江闻宇最终在期市共亏损1.59亿。

  “到2012年底,期货上亏掉2700多万元,这还是我家庭财产和我个人收入能够承受的。但到2013年底总亏损超过一个亿,按照我的家庭财产和工作收入是没法偿还的,所以我只能从期货上去翻本了。”江闻宇事后说。

  正常情况下,期货投资者只能用自己投入的本金去做,但到2014年12月左右,江闻宇已经没有大额的本金去炒了。这时,他一错再错,想到了风险更大的配资。经上海海通期货有限公司常州分公司经理周超介绍,江闻宇认识了江阴一个某投资公司负责人钱豪。钱豪提供了一个农行账户给江,称如果江往这个账户打入500万的话,他会按1:3给其配资,即会打入账户1500万,这样江就可以用2000万的本金去炒。当时双方约定如果赚钱,1500万按年息1.2%付利息,如果亏钱,其投入的500万本金亏掉60%的时候就会自动平仓,停止交易。

  江闻宇之所以这样做,是想借用钱豪的资金做大,想从炒期货上赚钱去付借款的利息。由于借款金额大,利息高,利息支出成了江闻宇的一个心病,因为如果不能如期支付利息,借款人必然会找上门来,最终会导致东窗事发。“我光是张慧一个人每天就要付26.4万元利息,再加上别人的利息,一月要付利息就有一千二三百万。” 江闻宇事后说。

  2013年1月起的两年内,江闻宇陆续从张慧处借款2.4亿多本金,光利息就付了1.5个亿,最终实际还欠其9000多万元。

  江闻宇表示,到2013年8月,累计欠张慧的钱达到8000万时,他心里压力很大,算算利息都付不起,只有指望在期货上翻身才有可能还清债务。所以之后又继续借钱,并且越借越多,每月要支付的利息都是巨款,直到2015年年初,资金实在转不下去了,利息付不出了,最终案发。这次配资非但没有帮到自己,反而让自己越陷越深。江闻宇称,钱豪提供给他的资金炒期货最后又亏掉1000万左右。

  东窗事发 人财两空妻离子散

  2015年2月1日,发现苗头不对的张慧把江闻宇夫妻叫到家中,提出要把本金撤回来,每月撤回3000万本金。江闻宇虽然表示同意,但其实当时他已经回天乏力,没有任何偿债能力了。

  2月5日18时许,同样借钱给江闻宇的许涛拨通了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的报警电话。他报案称,江南银行横山桥支行信贷员江闻宇于2015年1月13日至14日间,以用于转贷的名义向其借款940万元,并于2015年1月15日还款200万元,实际资金去向不明,至案发时拖欠未还。同日,张慧再次将江闻宇叫到其住处询问借款去向,在江闻宇承认已无力偿还的情况下,遂向横山桥派出所报警,由此江闻宇巨额集资诈骗案发,直接造成借款人民币22512.25万元不能归还。这样,算上之前用于做转贷及汇票生意的借款,江闻宇几年间累计借款4亿多元,其中有接近3亿是用于支付利息的,另外1.59亿元则在期货市场蒸发。

  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江闻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明知期货交易巨额亏损已无力偿还债务的前提下,仍然以高息为诱饵,向不特定多数的被害人骗取集资款,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集资诈骗罪。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江闻宇犯集资诈骗罪,认定性质准确。被告人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坦白,可以从轻处罚。对于江闻宇辩称其有自首情节,经查,被告人江闻宇因被害人找其询问借款归还事项至被害人家中,其因无法归还借款被被害人控制后而报警;而且,公安机关在立案前已掌握涉案部分事实和证据,故不符合自首的构成要件,该辩解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鉴于被告人归案后有坦白情节,能配合公安机关扣押相关款项,并愿意退赔给被害人和被害单位,综合具体量刑情节,可以对被告人判处有期徒刑。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第五条之规定,判决:被告人江闻宇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扣押、冻结在案的财产由扣押、冻结机关依法处置后发还被害人和被害单位,不足部分责令被告人江闻宇继续退赔。

  为了不连累妻女,2015年1月,江闻宇主动与妻子办理离婚手续。为了还债,他和妻子名下一共4套房子,其中已经有3套抵债给了张慧。江闻宇因集资诈骗上亿元资金炒期货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其人财两空,妻离子散,身陷囹圄的悲惨结局再次给世人敲响了警钟。

[进入论坛]
更多关于  的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高新区引进人才
截至目前,高新区已先后在美国、加拿大、新西兰
于家堡饮食文化
近日,著名美食评论家董克平在滨海新区于家堡堡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