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蓝盾 | 案鉴

兄弟相煎,都是生命“保险”惹的祸

时间:2016-12-12 17:04:00   来源:欧阳军   作者:   责任编辑:蓝盾编辑

  多年前,女企业家的双胞胎次子患白血病,因没找到骨髓配型而离世。她担心长子将来也患白血病,决定为儿子的生命上一道“保险”。当她费尽心机找到合适人选,并让儿子与其结拜为“兄弟”时,却又因种种摩擦使双方矛盾不断升级,俩兄弟最终为争夺女友而大打出手,一场本为延续生命而上的保险,却以血腥悲剧而告终!

  恐病遗传,娘为儿生命上保险

  生于1967年的丁燕是土生土长的达州人。1989年从市财贸学校毕业后进入市内一家木材公司做会计。1990年经人介绍与本公司下属制品厂的技术员许宝林恋爱,次年10月国庆节结婚。1992年7月,他们的双胞胎儿子许剑、许峰降生,给小家庭带来了许多欢乐。1999年春,夫妇俩双双下岗自谋职业,他们在市区的繁华地段租了间门市经营木器根雕制品。小两口勤劳能干,经营有方,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短短几年时间资产达到上千万。到2005年春,他们又创办了一家木材制品厂,产品远销东南亚。

  2006年4月,小儿子许峰因为经常感冒被医院诊断患上了急性白血病,夫妻二人悲痛不已。2006年6月初,夫妇俩为小儿子办了休学手续,将公司业务交给副总经理李标打理,便带着许峰住进了北京301医院。医生说只有骨髓移植,孩子才有希望。然而,小儿子最终没有等到适合的骨髓配型。2007年春节前夕,许峰告别人世。安葬儿子骨灰后,许宝林情绪低落,整天唉声叹气,借酒浇愁。

  2010年5月,许宝林因肝硬化晩期住进了医院。两个月后他意识到大限将至,便叮嘱妻子:“我走后你一定要辅佐大儿子把家业传承下去,还求你好好照顾大儿子许剑,别让小儿子的不幸发生在大儿子身上。”丁燕哽咽道:“宝林,你放心吧,我一定保住许家香火。”8月末,许宝林病逝。家中几年连遇祸事,大儿子许剑学习成绩一落千丈。剑高中毕业时,因成绩不好自动放弃高考,子承父业进了自家的公司。怕儿子年轻经商没经验,丁燕又将原副总经理李标聘为董事长助理兼副总经理,全力辅佐许剑管理公司。

  自小儿子病故后,丁燕就把心都放在大儿子许剑的健康上。10月的一天,她去市中心医院向医生咨询,白血病是否有遗传,医生说白血病有遗传易感性。丁燕又问,双胞胎同得此病的几率多大?医生说,同卵双生,一个得了白血病,另一个得白血病的几率为25%。丁燕心事重重地离开医院,想的只有一个问题:万一大儿子将来得了白血病,找不到合适配型怎么办?

  一天,丁燕突发奇想:一定要为儿子找一个骨髓配型相合的人选,为他的生命加上一道保险。万一儿子哪天真得了那病,马上就能移植骨髄挽救儿子生命。

  2011年年初,丁燕成为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四川省分库的一名普通志愿者。从此,凡省分库组织志愿者活动,她再忙都要参加……而每当她协助志愿者体检、回访时,就想办法套取血样资料,和儿子的血样比对。但一年多过去,她一无所获。2012年夏,目睹一个白血病青年因没找到适合的造血干细胞死去,丁燕做出一个疯狂决定,扩大范围寻找适合为儿子骨髓配型的人选。

  2013年春,丁燕接受了李标的求婚,随后她又去西安“卧底”。这年5月的一天,她协助采集干细胞时,发现一名叫石向东的志愿者血样资料与儿子相合,她悄悄用手机拍了照片,晚上与儿子的血样比对,竟然所有点位相合。她不禁喜极而泣。

  丁燕立即通过志愿者QQ群了解到石向东的个人信息。时年23岁的石向东,老家在陕西紫阳县农村,毕业于西北医学院药学专业,现在西安经开区一家制药公司上班。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丁燕特意以志愿者身份接近石向东。闲聊中得知,石向东家庭贫困,每月工资2000多元,还得时常接济家里。此后,丁燕常请他吃饭,还给他买名牌衣服。不久,丁燕主动提出认石向东为干儿子。能有这么一个富婆做干妈,他自然是求之不得,于是爽快答应了。

  随后丁燕回到达州,和李标商量后决定,李标固守达州公司总部,丁燕带许剑去西安组建分公司。2013年9月初,丁燕在西安经开区盘下一座濒临倒闭的木材加工厂。经过改造升级,三个月后投入正常运转,丁燕以年薪12万元的薪酬把石向东聘来做中层管理。不久,在她的安排下,许剑和石向东结拜为兄弟。

  发现真相,心理失衡误会加深

  石向东到西安分公司工作不久后的一天,公司财务部新来一位叫杨丽芳的漂亮女孩,石向东马上被她的美貌气质所吸引,只要一有机会就去找她聊天。然而不久,他发现许剑也喜欢杨丽芳。

  2014年春节期间,石向东邀杨丽芳去滑雪,手把手地教她正确的滑雪姿式,并趁势握住她的手,深情地表白:“我爱你。”杨丽芳含混地说:“我们先做普通朋友吧。”

  然而,几天后许剑找到石向东,说:“我喜欢杨丽芳很久了,才通过朋友邀她来公司上班的,我后悔没你这么有勇气,让你捷足先登了。”石向东沉默了,许剑是他结拜的兄弟,干妈待他不薄,权衡再三,他决定退出竞争。

  没了“第三者”,许剑与杨丽芳关系进展迅速,很快明确恋爱关系。2014年4月底,石向东去达州总公司办事,从同事闲聊中偶然了解到,许剑的胞弟死于白血病,他的脑海马上蹦出“造血干细胞”这个词。5月中旬一天下午,石向东到丁燕办公室汇报工作,她不在。他顺手拿起办公桌上的一本书,坐到旁边的沙发上翻看起来,突然发现书中有两张放在一起的化验单,定神一看竟然是自己和许剑的血样报告单。一项项数据对比完,他喉咙里像被异物堵住了似的难受得要命。于是拿起手机将报告单照了下来。

  自这以后,他每次见到丁燕总觉得她是那么的虚伪,干妈对他越好,他心里越别扭。加上每天面对深爱的杨丽芳,心里格外不是滋味。

  反复思考,他决定借助丁燕的实力,干一番自己的事业。2014年9月,石向东建议丁燕生产保健品。丁燕觉得,要想真正拴住石向东,就得在给他甜头的同时再套上一条链子。于是答应了他的计划,并出资注册成立了安康生物保健制品有限公司。经过几个月的紧张筹备,这年年底,石向东向母校购买了养血安神茶和常春保健酒的专利,并很快投入生产。许剑为董事长,石向东为总经理,主抓生产技术。

  由于兄弟俩配合得很默契,加上得到了专业营销团队的全力支持,公司业绩一路飙升。2015年6月,公司将石向东的月薪提高到2万元。不久,他便以“公司之父”的名义向丁燕提出技术入股,占利润的20%。但几天后许剑出面敷衍他:“我没听说过这样的先例。”

  因入股被拒绝,此后石向东的热情一落千丈,在工作上变得马马虎虎,结果有一批次产品因为把关不严导致质量有问题,被市食药监管局查扣。许剑忍不住责备了石向东:“凭你和我家的关系,拿的又是高薪,你应该和我一样认真工作,你去外面打听,像你这样的情况拿多少薪水。”石向东憋在心里的话终于说出:“正是因为和你家的关系,我出这点错不算啥,得到的回报不能太低。”

  许剑找到母亲,分析石向东知道了隐情,提出让他走。丁燕认为石向东不可能洞悉她的真正目的,于是找到他说:“许剑是你兄弟,你要多担待。我做主给你保健品厂的10%股份,你的婚事也由干妈包了。”

  2015年8月中旬,当双方正要草签股份协议时,一天上午,石向东在办公楼下接到陕西省干细胞管理中心电话,他与海口一名患者配型成功,要他尽快到指定医院进一步检查。正在这时,他看到许剑边接电话边走进一处空置厂房,于是悄悄跟到门外偷听。许剑说:“您别为我操心,我的命交给命运安排。但房子和股份不能给他了,我们待他不薄……” 听到这里,石向东离开了。

  从这以后,丁燕母子和石向东各揣心事,都当房子和股份的事不存在。石向东打定主意,捐骨髓后立马就离开。然而8月底,石向东又接到管理中心电话,谢绝他提供造血干细胞。原来中华骨髓库为海口患者选出的低分辨率配型共10人,这次做的高分辨率配型中,兰州一位志愿者与患者骨髓点位相合率比他还要高。

  此时,许剑不知从哪里高薪挖来一名经验丰富的技术人员,石向东认为此举无异于丁燕母子向他摊牌,他的位置很有可能被人顶替。

  争风吃醋,大打出手一地血腥

  石向东的内心由于长久被压抑着,于是对杨丽芳的情愫又强烈起来。此后石向东经常向杨丽芳发微信、留言,倾诉相思,让杨丽芳的处境很尴尬。10月的一天,许剑责问石向东为什么出尔反尔还要追杨丽芳。石向东当即就向他讲述自己发现被当“救命备胎”的经过,然后摊牌:“从那时起,我就想要回爱情。你家对我不薄,咱俩做个交易。你把丽芳让给我,我今生做你的备胎。”许剑摇头:“你把丽芳当筹码,凭这点你就不配爱她。”

  得知情况后,丁燕也很生气,可她马上冷静下来:“他走了,万一你犯病了,妈又到哪再去给你找人骨髓配型?”

  第二天,丁燕把石向东叫到办公室,对他说:“将来许剑真得了那病,你捐干细胞帮他治好了,我肯定给你高额回报。想要多少钱你说个数,谈妥咱立马公证。但前提是你别再追杨丽芳。”

  石向东却认为干妈用空头支票骗他放弃爱情,恼羞成怒的他开始不择手段地想办法来离间许剑与杨丽芳。他觉得,只要许剑对杨丽芳放手,他就能慢慢把她的心泡软。2016年3月5日下午,他给许剑打电话:“明天下午我在市内会仙桥茶楼等你,商量解决咱们俩的事。

  第二天下午3时,两人先后来到茶楼的一包间里,许剑为石向东点了平时他最喜欢喝的毛尖,然后直奔主题:“向东,我们家对你那么好,你不感恩倒也罢了,但你别老纠缠着丽芳不放,希望你能有点良知,做人别太绝情……”

  没等许剑说完,石向东立刻反唇相讥:“你明明知道杨丽芳是我的女朋友,却还猛追她;仗着你是富二代有钱有产业,怎么就不想想自己的身体状况,整个半条命,随时都有可能去天国报到,你拿什么给丽芳幸福?”

  许剑立即回敬:“你凭什么说我是半条命?我咨询过专家, 我患遗传性白血病的几率很低, 根本就没你所说的那么可怕,我看你是存心和我过不去,今天我要教训教训你。”怒火中烧的许剑挥拳向他打去,石向东连挨几重拳。恼怒的他奋起反击,打斗中掏出事先准备的水果刀狠狠地朝许剑前胸连刺几刀,许剑当即倒地,鲜血喷涌而出。

  意识到自己杀死了结拜兄弟,石向东瘫坐在地。沉思良久,他走出茶楼,拦了辆出租车,直奔经开区公安分局投案自首。接受审讯时,石向东对丁燕母子充满忏悔。他向民警表示,只求速死,死前希望能让他向干妈磕头谢罪。

  得知噩耗,丁燕当即晕厥过去。苏醒过来后,她撕心裂肺地哭道:“儿啊,妈聪明反被聪明误,害了你。”以后她多次欲寻死,幸被亲友及时发现。由于伤心过度心脏病突发住进了医院。

  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摘自《人生与伴侣》)

[进入论坛]
更多关于  的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福州红灯笼高高挂
1月16日,福州千年古街南后街,高高挂起的新灯笼将老街
铁路警察的春运
1月15日,武汉铁路公安局咸宁北所民警余晨简单梳洗装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