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蓝盾 | 案鉴

遥控绑架,好孩子眼里没有“狼”

时间:2016-12-13 16:02:00   来源:大雪   作者:   责任编辑:蓝盾编辑

一个即将赴美留学的重点大学学生,竟被骗子通过电话进行精神控制,乖乖地将自己“囚禁”在小巷深处一个小旅馆里,任凭骗子摆布,甚至将银行卡号及密码告知对方,毫不设防地交上30万元留学用的验资费,连父母和警察的电话都不接。这起闻所未闻又匪夷所思的“遥控绑架案”,不禁引发了人们对“好孩子”家教问题的深刻反思……

“好孩子”考上名牌大学

2015年12月5日上午10点多,西安市碑林区的冯君接到一个电话。一个男人的声音冷冷地说:“你是冯先生吧?你儿子在我手里,马上准备200万元赎金,不得报警,否则等着收尸!”冯君一愣,以为是谁在搞恶作剧,但他还是拨打了儿子冯凯的电话,可一连打了四五次,儿子都不接。这让冯君感到有些害怕,急忙给在家的妻子王丹打电话询问是否知道儿子在哪里。妻子告诉他儿子早饭后就去西安交通大学参加“托福”考试了。冯君简单地告诉王丹所发生的事,然后两口子分头赶到西安交通大学。结果,学校告诉他们,冯凯根本没参加考试。妻子一下扑到冯君怀里呼喊道:“完了,儿子真的被绑架了!”
两人惊恐万分,事情十万火急。冷静下来后,冯君一边安抚王丹,一边和她来到西安市公安局碑林分局报案……
今年51岁的冯君,2001年开始在西安市做饮用水生意。由于经营有方,生意渐渐做大,到2015年,资产已经过亿,成为西安市较有名气的私营企业家。妻子王丹比他小一岁,唯一的儿子冯凯21岁。从儿子幼时起,冯君夫妇对冯凯的成长就倾注了极大的心思,不仅对冯凯学习上要求严格,在生活上照顾得无微不至,他们还坚信“近墨者黑”,对儿子交往的孩子严格过滤,不准儿子和坏孩子交朋友,生怕儿子学坏。
从儿子小学开始,冯君就让王丹做陪读妈妈。冯凯听话,学习成绩也很不错,这让冯君和王丹感到非常欣慰。不知不觉,冯凯上了初中,接触的人也多了,王丹担心儿子学坏,每天都嘱咐儿子一定要和那些学习好、听话的同学玩,把冯凯都嘱咐腻味了,不时说:“妈妈,你烦不烦呀?”
一次,冯凯跟同学大伟一起放学回家,冯君发现大伟头上缠着绷带,就问他:“大伟,你的头怎么受伤了?”大伟不假思索地回答:“跟同学打架弄伤的!”当时,大伟并没有解释为什么打架。但当晚,冯凯就挨了爸爸的严厉批评,冯君警告冯凯:“今后像大伟这样爱打架的坏孩子,绝不许接触!”冯凯告诉爸爸,大伟是看见班里的一个农民工孩子受欺负,打抱不平才出头打架的。哪知,冯君却态度强硬地说:“不管什么原因,打架就是不行。所以,今后远离大伟!不然,爸爸对你不客气!”
这件事后,冯凯不再和班里的同学结交朋友,也与大伟疏远了。初中毕业后,冯凯考入西安一所寄宿高中。冯君和王丹担心儿子住在学校会结交狐朋狗友,立刻在学校旁边买了房,让他每天放学就回家。
案发后接受采访时,冯凯对记者说:“整个高中时代除了学习还是学习,我几乎没有什么好朋友,父母也不让我单独出去买东西,缺什么跟他们讲一声就可以。”
让冯君夫妇自豪的是,冯凯高中毕业后考入了西安交通大学。2015年12月5日,冯君给儿子办好了去美国留学的手续,就等儿子参加完最后一次考试,便送儿子赴美。哪知,一个电话让他们跌入冰窟……

找到失踪多日的冯凯

西安市公安局碑林分局接到冯君夫妇的报警后,非常重视,立即成立“12·5”专案组。12月5日下午2时,几名便衣警察秘密住到冯君家里。警察对冯君手机里显示的绑匪电话进行技术勘测,破除层层电话伪装软件后发现该电话是从马来西亚打来的,而冯凯的手机信号却显示,其位置在西安碑林区解放路以东的一片区域里。警察十分困惑:这是怎么回事?马来西亚的绑匪说冯凯在他们手里,可是冯凯的电话却在西安市,莫非这是一个跨国绑架团伙?
12月6日上午,冯君手机再次响起,电话里传来冯凯的声音:“爸爸,救救我……”冯凯只说了一句话,电话里又传来绑匪的声音:“冯先生,钱准备好了没?明天中午交货,你不听话,就先把你儿子的小拇指剁下来当礼物送给你。”冯君立刻冲电话大吼道:“王八蛋,还我儿子!”一旁的王丹闻言昏倒在沙发上。接着,警察反复播放刚才冯君与绑匪的通话,最终识别出冯凯的那几声呼救是事先准备好的录音。
就在这时,绑匪电话又打来了,冯君说:“你们刚才给我听的我儿子呼救声好像是录音,你现在让我儿子说出今天是几月几号,我就立刻打款!”绑匪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警察询问冯君,最近冯凯有没有遇到特别的人或事,冯君摇摇头说:“凯凯是个好孩子,每天除了上学就是回家,女朋友都没有。”警察又问:“冯凯最近有没有接触过巨款呢?”这一问,让冯君立刻想起一件事,他说:“半个月前,按照儿子出国留学手续的要求,给他的建行卡存了30万元验资款。”
警方立刻查询冯凯的建行卡,结果发现这笔款已经分成6笔先后转到马来西亚一张银行卡上,而该卡的持有者正是公安部通缉的一个电信团伙诈骗案的成员。
犯罪团伙在马来西亚,冯凯的手机信号却在西安,冯凯到底在哪里?警察根据冯凯手机信号一直存在于西安碑林区解放路以东一片区域的线索,准备在那一带展开地毯式搜索,营救冯凯。
12月6日下午,警方来到解放路附近挨家挨户寻找,仍找不到冯凯。无奈,警察让冯君给冯凯打电话,冯凯依然不接电话。冯君只得给儿子发短信,短信上写道:“儿子,我和警察已经在解放路上等你了,快出来吧,急死爸爸妈妈了。”
就在此时,绑匪又打来电话:“冯先生,你发来的短信就在我手机里!不要再耍小聪明了,最后通知你,今晚6点之前打款。到时见不到款,就等着收尸吧。”
为了解救被困的冯凯,西安市碑林区公安局立即加大警力,对定位的冯凯手机所在区域——碑林区解放路以东区域进行了拉网式搜索,并调出道路监控视频,对冯凯经常活动的地区进行搜索。
终于在6日晚7时,警方在解放路一家旅馆203房间找到了冯凯。令人意外的是,当警察荷枪实弹破门而入时,却发现只有冯凯一个人躺在床上,既没有被捆绑也没有人监视他。

“遥控绑架”惊呆所有人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警方对冯凯进行询问后,这场离奇的“遥控绑架案”终于水落石出。
12月5日早晨,冯凯出门去交大参加“托福”考试,路上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称自己是警察,通过网络监测,他的一张信用卡卷入了一起重大行贿洗黑钱的案子。冯凯半信半疑地问:“那你说我是谁?”“警察”当即报出冯凯的名字和身份证号。冯凯马上相信了。小时候,他每次哭闹,妈妈都要以“警察叔叔来了”吓唬他,所以,从小他就怕警察,于是这个电话令他很担忧害怕,觉得自己惹了“大祸”。“那我该怎么办?”冯凯紧张地问。“警察”安慰了他一番后,让冯凯把自己家的情况说出来。此时,“警察”又说冯凯所有的银行卡都不安全,必须把银行卡号和密码告诉他们,他们先把钱转移到安全地方,回头等调查清楚再转回来。冯凯立刻同意,就这样,对方成功转走冯凯的30万元。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电话又响了,“警察”询问冯凯是否安全,并让他不要告知任何人自己在哪里,包括家人,因为他父母也已经卷入了洗钱的犯罪组织,然后让他听从指挥,“警察”会慢慢帮助他处理好此事。这时,电话中的“警察”更对冯凯强调:“不管什么电话都不要接。如果有短信,就全部转发给我。”
于是,冯凯放弃了考试,战战兢兢地在解放路附近一条僻静胡同里的一家旅馆住下,并按照“警察”教的办法,谎称没带身份证,没用身份证登记住宿。
住进旅馆后,“警察”又嘱咐冯凯:“这几天你要尽量避开监控,躲严实。”随后,“警察”还交代冯凯录了一段音:“爸爸,救救我……”“好孩子”冯凯就这样被电信骗子忽悠得服服帖帖,完全被控制了。一起“遥控绑架”案就这么发生了。
根据冯凯的口述,警方认为,冯凯的账户忽然存入巨款,引起了犯罪团伙的注意,于是进行电话诈骗。可是没想到冯凯对人毫无防范之心,不仅立刻将30万元交给骗子,更将自己的家底和盘托出,让诈骗团伙临时起意,决定来一场跨国“遥控绑架”。
冯凯被成功解救,冯君夫妇安心之外,也产生了新的担忧:从小“听话”的儿子没有主见,缺乏必要的社会经验和判断能力,这是他们家庭教育的缺失。夫妇俩决定延迟冯凯的出国留学计划,冯凯目前最需要的是如何解开心结,放下心理包袱,大胆和人交往,学会如何分辨这个社会的善与恶。
目前,专案组仍然在全力追查这起跨国电信诈骗案。
编后:父母的爱是无私的,但有时这无私却狭隘的爱会蒙蔽孩子的眼睛、束缚孩子的手脚。孩子总有一天要自己去探索世界,就像歌中唱的“放手去爱”,给孩子自由呼吸的空间,认识世界的机会。否则,含辛茹苦却终会作茧自缚。
(摘自《伴侣》)

[进入论坛]
更多关于  的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成都海棠花开游人众
2月22日,初春的成都繁花似锦,沙河畔一处海棠花盛开
呼和浩特降大雪
2月21日,一名女子在雪中骑行。当日,呼和浩特降下大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