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蓝盾 | 案鉴

前男友变“娘家人”酿血案

时间:2016-12-13 16:05:00   来源:木辰   作者:   责任编辑:蓝盾编辑

  2016年5月13日,天津东丽区发生一起命案:一名30岁的少妇在出租屋被前男友残忍掐死。经侦破,凶手竟是死者的前男友,两人曾是一对患难与共的白血病情侣。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两人分手,从而引发这场悲剧?

  白血病男友放爱一条生路

  2012年7月,马韬在白血病QQ群与病友交流病情,很多患者流露出消极悲观的心绪。马韬激励大家:“好心情是抗击白血病的特效药,只要你每天笑一笑,能吃能睡,能走能跑,就拥有明天。”一位名叫江春霞的女病友向马韬发来一个流泪表情:“咱们是站在悬崖边上的人,你怎么还这样乐观?”马韬呵呵一笑:“心大了,病就小了;心小了,病就严重了。”

  26岁的马韬是江西上饶人,毕业于天津科技大学,曾在中国电信天津分公司上班。自从2011年夏天被查出白血病,他辞职专心治病。江春霞来自山东菏泽,与马韬同龄,半年前,她从老家来天津看病,等待干细胞移植。交流中,马韬得知江春霞也租住在东丽区,且距自己的住处只有3站路。

  互传照片后,江春霞夸马韬是帅哥,马韬赞美她风华绝代。频繁的网络接触中,异样情愫悄然在两人心中滋生。马韬表白后,江春霞黯然神伤:“咱们这种情况,还有资格享受爱情吗?”马韬抓住她的手:“别人将我们当病人,我们得把自己当正常人,像正常人一样拥抱爱情。哪怕只活一天,也要让这一天精彩。”马韬的乐观感染了江春霞,她接受了这份爱情。

  爱情的美好,让两人格外渴望活下去。此后,马韬每天给全国数十家医疗机构打电话,为自己和江春霞联系匹配造血干细胞。2013年3月,天津血液病研究所率先传来喜讯:经多方寻找,与江春霞匹配的造血干细胞有了着落。然而手术费用高达25万元。江春霞的父母都是工薪阶层,1年多来已在女儿身上花去了近10万元。3月19日,江家父母带着东拼西凑的11万元赶来,这是他们能借到的全部了。

  危难时刻,马韬挺身而出:“春霞,我卡里还有10万元,你先拿去做手术。”江春霞哭了:“这是你的救命钱,我不能要。万一哪天你做手术,去哪里筹集手术费?”“先顾当前,到时再想办法。”走投无路之际,江春霞只得接受。马韬家境尚好,母亲是当地的公务员,父亲在上饶市批发白酒。第二天,他又让父亲打来2万元,为江春霞凑齐了手术费。3月26日,院方为江春霞实施了干细胞移植手术。艰难闯过排异反应,1个月后江春霞平安出院。

  这年5月,3位病友先后辞世,马韬悲伤感怀。看着江春霞一天天回归正常人生活,而自己还游走在生命的悬崖生死未卜,他不忍心拖累江春霞。5月21日,马韬含泪提出分手:“以前咱们是一个战壕里的病友,现在是两个世界的人,我不能将你拖入穷病、痛苦的深渊,那样对你太残忍。”江春霞泪流满面:“你不是一直教我坚强吗,怎么自己成了懦夫?”马韬哽咽了:“为了你的未来,我心甘情愿做懦夫。”江春霞悲情难抑……

  前男友变娘家哥哥

  一场疾病,将江家折腾了个底朝天,父母再也没有能力让女儿在天津养病。6月27日,江春霞向马韬辞行:“真舍不得离开你,只要你一句话,我就留下来。”马韬说:“咱俩绑在一起,不可能幸福,我应该将幸福的翅膀还给你。”两天后,江春霞怅然返回山东菏泽。

  马韬放爱一条生路的举动,在白血病QQ群里引起热议,病友们称赞他有责任,有担当,是个真男人。马韬心痛如割:“爱到一定境界,哪个男人都会这样做。”

  因年轻、身体素质好,2013年12月,江春霞彻底康复,进入菏泽丽环地毯公司上班。而马韬的身体每况愈下,消化道出血,只能依赖每周1次的透析排毒。常年透析,马韬两只胳膊瘦得像麻杆,1.78米的个子体重不足100斤。此刻马韬最想见的人就是江春霞。1月20日,他乘火车赶赴菏泽,找到江春霞的家。马韬憔悴沧桑的容颜、单薄瘦弱的身板,刺痛了江春霞的心。她含泪告诉马韬:“我上班了,挣钱给你做手术!”

  第二天,马韬返回天津。离开江家那一刻,马韬告诫自己:再不能让江春霞遥遥无期地等下去了,这是一场没有结果的等待;她已28岁了,应该有个健康男人爱她疼她。此后,马韬更换了手机号码,重新申请了QQ号,彻底从江春霞的生活中蒸发了……

  2014年11月3日,马韬刚从医院透析回来,突然一个熟悉身影出现在门口,他仔细一看,竟是江春霞!她身边还站着个年轻帅气的男子。马韬来不及打招呼,江春霞指着那名男子介绍道:“这是我丈夫徐明贵,我们今天刚来天津。”

  原来江春霞结婚了,这是马韬盼望已久的结果。然而,男人本能的微妙心理,让马韬很是失落。徐明贵将从老家带来的蜂皇浆、莲子等土特产放在客厅里,咧嘴冲马韬一笑:“我经常听春霞和爸妈提起你,你是我们的恩人。这份情,我们一辈子记在心里。”两人来天津打工,就是为了偿还欠马韬的12万元。

  江春霞与丈夫还租住在东丽区,靠打理一家彩票店为生。理性的她清楚,自己与徐明贵成为夫妻,马韬就彻底成了外人,她准备两年之内挣满12万元还给他。2015年1月,经过4年的漫长等待,北京朝阳医院终于帮马韬找到了匹配的造血干细胞。喜讯传来,江春霞惊喜激动,尽管手头现金不够,她还是和丈夫通过多方筹措,于1月23日将12万元如数还给了马韬。两天后,马韬躺在天津血液病医院的手术台上。江春霞与丈夫暂时关闭彩票店,整天在医院照顾他,直到他闯过排异反应,生命露出曙光。

  2月底,马韬出院了。江春霞含泪致歉:“对不起,我没等到你手术成功这一天,就结婚了。”“不怪你,我这种情况哪个女孩等得起?况且那时你又找不到我。”马韬这样一说,江春霞释然了。她问马韬:“咱们没缘分成为夫妻,我以后就将你当娘家哥哥好吗?”马韬疲惫一笑:“好呀,有你们这样的妹妹妹夫相伴,我不会寂寞。”此后,马韬经常以江春霞娘家哥哥的身份,与他们来往……

  “婚姻妄想症”引发杀戮

  2015年3月26日是马韬29岁生日,江春霞与丈夫在家里为“娘家哥哥”马韬庆生。夫妻俩做了满满一桌菜,还买来了生日蛋糕。家庭温情扑面而来,马韬眼睛湿润了。江春霞劝他:“哥,你年纪也不小了,该成个家了。”马韬含泪点头。

  经过康复及药物调养,马韬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不久,他进入一家审计公司上班,与同事孙荟产生了感情。来自河南登封的孙荟小他2岁,经过3个多月交往,马韬与孙荟闪婚。马韬终于找到了感情归宿,江春霞深感安慰……

  一次,孙荟无意中发现了丈夫的病历,才知道他曾是白血病患者,且做过干细胞移植手术。孙荟怒不可遏:“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婚前不告诉我?”马韬解释道:“我现在身体与正常男人没什么区别,我觉得没必要告诉你。”此后,年轻健康的孙荟经常为此与马韬争吵。痛苦烦恼中,马韬开始拿孙荟与江春霞作比较:江春霞善良、宽容、隐忍,身上汇聚了传统女性的美德;而孙荟刁蛮、暴躁、不懂进退,他越比越觉得孙荟不堪。2015年10月15日,马韬与孙荟闪电离婚。

  重回单身,马韬心情糟透了,不上班时他就在家里昏睡。中午11点他起床去外面吃碗面条,回来接着睡,晚上上网到深夜。家里未洗的衣服、袜子、内裤扔得到处都是……一次,江春霞过来看他,一边收拾屋子一边劝他:“咱们以前都是游走在死亡边缘的人,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应该加倍珍惜,怎能这样糟蹋自己?”停了停,她告诉他:“要是你不想做饭,就去我家吃。碰到合适女孩,你还是要考虑再成个家。”一番话,说得马韬心里温暖如火。

  10月28日,马韬去江春霞家蹭饭。听说他要来,夫妇俩早在厨房忙开了。炸鸡蛋时,徐明贵的左手背被热油烫出几颗水疱。江春霞找来烫伤药,小心地为丈夫涂抹,然后将他推出厨房。这一幕刺激了马韬:江春霞本应成为自己的妻子,是自己生生将她推进别人怀抱。深深懊悔在马韬心里蔓延……

  随着心态的变化,江春霞与徐明贵生活的点点滴滴,都会给马韬带来巨大心理冲击。每每这时,马韬就不由自主地幻想:如果自己与江春霞生活在一起,又会是怎样一番景象?随后他给自己答案:自己与江春霞有过患难岁月,感情基础牢固,如果他们结合,幸福指数肯定要超过现在!

  幻想多了,马韬渐渐患上“婚姻妄想症”,甚至在大脑中一遍遍预演他与江春霞的种种美好……想着想着,马韬在心理上将江春霞当成了自己的妻子。这年11月9日,马韬约江春霞在咖啡厅见面,直言不讳说出了自己对她的爱慕及思念。江春霞大吃一惊:“我和明贵都准备生孩子了,你断了这个念头吧。”可此后,马韬沉浸在“婚姻幻想症”中不能自拔,他要求江春霞离婚,还经常对江春霞动手动脚。江春霞将马韬的骚扰告诉了丈夫。徐明贵感到屈辱和愤怒,将马韬当陌路人。

  2016年5月13日,马韬悄悄来到彩票店,见只有徐明贵在店里忙碌,他转身赶往江春霞的租住地。一见面,马韬就对江春霞说:“咱们走过了一段艰难岁月,我一直忘不了。我为你付出那么多,你得补偿我。”江春霞反问:“怎么补偿?”“我要得到你一次,从此咱们各过各的生活。”江春霞狠狠扇了他一记耳光。马韬愤怒了,疯狂撕扯她的衣服。江春霞用膝盖撞击马韬的下体,他痛得龇牙咧嘴,双手死死掐住她的脖子,直到江春霞瘫软在地。意识到自己失手杀害了江春霞,马韬失魂落魄地向东丽区公安分局投案自首。

  惨案传开,江春霞远在老家的父母痛不欲生,双双病倒在床;马韬的父母也悲痛欲绝;最绝望悲痛的莫过于徐明贵,妻子没有倒在白血病上,却死于前男友之手……

  (摘自《恋爱婚姻家庭》)

[进入论坛]
更多关于  的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观光厅正式开放
“上海中心”还配备了目前世界上速度最快的超高速
探访莆禧古城
莆禧古城,位于福建省莆田市湄洲湾北岸开发区山亭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