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蓝盾 | 案鉴

两位假“富二代”的爱情游戏

时间:2016-12-13 16:18:00   来源:继胜   作者:   责任编辑:蓝盾编辑

  2016年3月27日,天津东丽区发生一起血案:一位花季女孩被人掐死在出租屋内。经警方侦破,凶手是死者的男友。

  一对恋人为何反目成仇?原来,两人以期通过婚姻改变命运,双双伪装“富二代”。女孩的真实身份曝光后,一场杀戮上演了。

  一对男女互扮“富二代”

  2014年10月,天津一家皮革贸易公司的翻译马海鹏驾驶公司副总苏涛的奔驰轿车,送他去约会女友李梦柔。到了目的地,苏涛下车,马海鹏透过车窗看见了银杏树下亭亭玉立的李梦柔。从苏涛口中,马海鹏已了解到李梦柔显赫的家庭背景:李家父母是浙江建材行业大老板,资产过亿。

  时年27岁的马海鹏是山东人,父母都是普通工薪阶层。2013年6月,马海鹏研究生毕业后来到天津,谋得一份翻译职业,月薪4000元;平时他兼职做翻译,每月能挣2000多元。

  马海鹏对苏涛的羡慕嫉妒在心底油然而生。苏涛比他小1岁,已成为家族公司的副总;女友端庄漂亮,也是个“富二代”……其实,马海鹏没有想到,李梦柔并非什么“富二代”。

  李梦柔出生在浙江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公务员,母亲是教师。还在大学读书时,李梦柔就像许多爱慕虚荣的女大学生一样,梦想将来嫁个有钱人。自从遇到苏涛后,她强烈地意识到理想生活离自己越来越近。为与苏涛门当户对,为了拴住对方的心,她将自己伪装成一个“富二代”。

  李梦柔与苏涛的感情,也并非马海鹏想象得那么亲密。放荡不羁的苏涛经常带着李梦柔攀岩、飙车,吓得她心惊肉跳。最让李梦柔耿耿于怀的是苏涛并不十分在乎她,两人恋爱半年了,苏涛还没带她登过家门。对于迫切希望得到苏家父母认可的李梦柔来说,这无疑是一块心病。

  这天,苏涛带李梦柔吃西餐。李梦柔旧话重提:“我一个人住在公寓里太孤单了,要不你与爸爸妈妈商量一下,我干脆搬到你们家别墅住算了。”苏涛摇头:“是不是太快了?男人一般30岁之后才考虑结婚。”李梦柔心凉了半截:“我都为你做过一次人流了,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苏涛恼了:“你别要挟我,我最烦女孩子这样。”

  2015年2月,苏涛以5万元分手费结束了和李梦柔的这段感情。3月的一天,马海鹏去苏涛办公室送资料,见苏涛将办公桌上李梦柔的照片扔进了垃圾桶。马海鹏大吃一惊。苏涛自我解嘲:“我和她分了。这年头爱情像快餐,来去如风。”马海鹏心里一个劲地骂苏涛“傻蛋”:这么漂亮、家境富有的女朋友,怎么舍得分手?

  5月初,马海鹏赴南京参加同学张红耀的婚礼。张红耀出身普通家庭,由于岳父拥有两家化工厂,他担任总裁助理。这场婚礼,花了80万元。张红耀的经历深深刺激了马海鹏——要想改变命运,婚姻无疑是最快捷的途径。他将自己的关系网细细梳理一遍,“李梦柔”三个字突然蹦进他的脑海:她刚刚失恋,正处于感情失落的痛苦期,自己何不趁虚而入去碰碰运气?

  从苏涛那里探听到李梦柔的手机号码后,马海鹏又犯难了:怎样才能巧妙地接近她?一番思索后,马海鹏有了主意。6月20日,李梦柔突然收到一条短信:手机账户成功充值300元。她正纳闷,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进来:“你好,我叫马海鹏,刚才给朋友的手机充值,不小心拨错了一个数字,将话费充给了你的手机。”李梦柔正感无聊,突然想见一下这个声音很有磁性的小伙子。她笑着告诉对方:“要不这样吧,我们约个地方见面,我将300元还给你。”这正中马海鹏下怀。两人很快约定,次日傍晚在一家咖啡厅见面。

  为与李梦柔的身份般配,马海鹏决定将自己扮成“富二代”。第二天,二人面对面坐在幽静的咖啡厅里,李梦柔将300元还给马海鹏。马海鹏说:“你不觉得咱俩有缘吗?为表示感谢,我请你吃饭。”李梦柔笑着答应了。聊天中,马海鹏故意向李梦柔透露自己是富家子弟的信息。李梦柔心里暗暗感叹,上天真是眷顾自己,让她又邂逅了一个“富二代”。

  晚上9点,李梦柔要回租住的公寓。马海鹏提出送李梦柔回去,李梦柔没有拒绝。在公寓门口分别时,这对假“富二代”的内心都涌满憧憬与激动。

  借债堆砌高端爱情

  认识李梦柔后,马海鹏将套牢她当作一项系统工程,他将有可能穿帮的细枝末节都考虑到了。比如,如果他继续留在苏涛的公司上班,自己的身份迟早会曝光。7月中旬,马海鹏应聘到一家著名外企国际部上班,月薪8000元。

  随后,马海鹏以每月租金2000元住进了环境幽雅的公寓。和李梦柔交往一段时间后,在她再三要求下,马海鹏忐忑不安地请她来公寓做客。为让房间彰显“富二代”的生活痕迹,马海鹏从公司带回几个空的法国红酒瓶摆在窗台上;衣柜里,添置了一些打折的名牌服装;餐桌上,摆着从没用过的西餐刀具;他专门为自己买了一个高仿的LV男士包、一块浪琴手表、一部苹果手机……

  李梦柔来到公寓,随口说了一句:“没想到你这个‘富二代’生活还挺俭朴的。”马海鹏的心猛地一抖,急中生智:“我爸说了,男孩子要穷养,他特意让我来天津磨练意志,以后好管理家族公司。”李梦柔对他的“富二代”身份并没有产生怀疑。

  在马海鹏的意识里,“富二代”都心甘情愿地为女友花钱,所以他努力让自己的行为与虚构的身份合拍。一次,两人路过商业街一家精品屋,李梦柔对一款新上市的坤包多看了几眼,马海鹏便狠狠心,将红、黑两色坤包各买了一个,花了1.3万元。李梦柔心里溢满幸福。

  马海鹏每月收入8000元,几年来省吃俭用积攒了8万多元准备将来结婚用,然而仅仅5个月,这笔钱就花得精光。每次与李梦柔约会回来,他都会将花的每一笔钱详细记在本子上,作为将来向李家索要回馈的账本。平常一个人在家,马海鹏经常吃方便面充饥。为了挣钱,他依然兼职做翻译。

  2015年10月,马海鹏与李梦柔在一家酒吧约会。李梦柔说:“我们单位女同事没有一个不开车上班,只有我天天挤公交,多没面子。”马海鹏问:“你爸妈怎么不送你一辆车?”李梦柔白了他一眼:“父母给自己买车算什么?男友送车,说出去才有面子。女孩开什么车,很大程度上代表着男友的面子。”马海鹏故作为难地说:“我爸妈都是白手起家,提倡生活简朴,现在给你买车不现实。等我们结婚时,我一定送你一辆豪华宝马。”

  李梦柔将一串冰糖葫芦塞进嘴里,坐在一旁生闷气。马海鹏多了个心眼:两人在一起时,李梦柔很少埋单,她家境到底如何?他巧妙试探:“这两年建材行业利润缩水,不知你家生意是否受影响?”李梦柔与苏涛恋爱时,就在心底编好了答案:“我爸妈入行早,客户都很固定,上亿资产没缩水多少。”

  李梦柔的平静回答,让马海鹏热血沸腾。两天后就是女友的生日,马海鹏许诺:“我要给你过一个别致的生日。”李梦柔的胃口被吊起来了。

  李梦柔生日那天,马海鹏诡秘地将她请到家里。当她推开房门后,看见一张张百元大钞从门口整整齐齐排到了客厅的尽头。李梦柔被马海鹏的浪漫和大方感动了。晚上,两人顺理成章发生了关系。

  高端爱情,需要高消费支撑。积蓄花光后,为尽快将李梦柔钓到手,马海鹏开始借钱养爱。11月中旬,马海鹏在电话里向父母撒谎:“我想在天津买套小房子,首付款要50多万,你们能不能给我准备点钱?”马家父母将省吃俭用的10万元全部打到儿子的银行卡上。马海鹏又以交房产首付款的名义,先后向姨妈和舅舅借了7万元。

  不久,李梦柔放下女孩的矜持,对马海鹏说:“我想元旦去你家,见见你父母。”马海鹏连忙说:“我还没把咱们的关系告诉他们。我父母眼光挑剔,我得先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为堵住这个漏洞,马海鹏与一位老家的同学取得联系,他将1万元打到对方银行卡上,然后再让同学以马家父母的名义转到李梦柔的账户上。收到准公婆送来的大红包,李梦柔觉得自己钓上了一条“大鱼”。

  李梦柔心想,决不能让马海鹏对她的身份产生怀疑,而钱无疑是最能体现自己身份和价值的有力武器。李梦柔给马海鹏买价值几千元的手表、皮带;男友喜欢摄影,她又送给他一部价值2万元的尼康相机。元旦放假前几天,李梦柔大方地对马海鹏说:“我请你去云南旅游。”两人飞赴丽江,玩了5天,李梦柔花了两万多元。

  “富二代”的身份,让两人的心连得更紧……

  身份曝光,残杀女友

  回到天津,马海鹏直截了当地对李梦柔说:“咱们搬到一起住吧,这样相互有个照应。”李梦柔欣然同意。两人在东丽区一个高档小区租了一套95平米的两居室。

  虚构的“富二代”身份,渐渐让两人迷失了自我。他们变得好逸恶劳,贪图享受,每月开支都超过两万元。马海鹏的收入根本不够花,他连连以装修房子、买家具家电为借口,许诺以高额利息,向叔叔、伯伯和朋友借钱。2016年1月12日,他又借了12万元。

  李梦柔也感到了沉重的经济压力,除去恋爱经费,她还经常在网上淘打折的奢侈品,积蓄花光了,工资根本不够开支。一次,马海鹏向李梦柔索要一件价值1100元的T恤,可她银行卡上只剩600元,急得她团团转。

  李梦柔的反常,引起了公司副总裁严科的注意。35岁的严科是美籍华人,妻子和女儿在香港定居。严科早就垂涎李梦柔的青春美貌,这天下班后,他来到她身边,和蔼地问:“我们的大美女怎么了?”想到自己伪装“富二代”所承受的心理煎熬,李梦柔大哭了起来。严科揽过她的肩:“梦柔,我一直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每个星期你陪我一次就行了,我会对你补偿的。”李梦柔沉默了。

  李梦柔知道,严科是让她做“周末情人”,这已超出了她的道德底线。然而,一想到没有钱维持开支,马海鹏很快就会识破她的身份,她前期的所有努力都会付之东流……一番心灵挣扎后,李梦柔答应了严科的要求。

  此后,李梦柔以加班和出差为借口,经常在周末陪伴严科。严科每月给李梦柔5000元,这笔钱大部分成了李梦柔与马海鹏的恋爱经费。李梦柔想,等她与马海鹏结了婚,她就离开严科,跟马海鹏回山东生活……

  转眼一年多过去了,马海鹏已为李梦柔花去了30多万元,可始终不见实际性回报,他的忍耐到了极限。他一本正经地对李梦柔说:“我想在天津开家咖啡厅,可我父母不同意。要不让你爸妈投资300万吧,这样我们一旦结了婚,就不用仰仗父母生活,有自己的产业。”李梦柔不动声色:“我与父母说说看。”次日下午,她假装生气地告诉马海鹏:“我父母太谨慎了,他们说开咖啡厅竞争激烈、盈利难。”马海鹏顿时像霜打的茄子。

  李梦柔也有自己的盘算,她也渴望马海鹏为她花大钱,这样对她也是一份保障。两天后,她下班一回家就扬着手里的报纸,兴冲冲对马海鹏说:“西青区的别墅才500多万元一套,让你家给我们买一套吧。”马海鹏眉头一皱:“你爸不给我们开咖啡厅,凭什么让我家买别墅?”两人很不愉快。

  马海鹏的亲戚朋友陆续催他还钱,马海鹏焦头烂额,只得向李梦柔求援,可又不敢说出真相。眼看还款期限一天天临近,马海鹏可怜兮兮地央求李梦柔:“我们的关系都到这一步了,你要帮我一把。因三角债,我父母的所有资金都被冻结了,你能否帮我向你父母借30万元应急?”李梦柔可不是省油的灯:“我都没见过你父母,凭什么借钱?”

  李梦柔在收拾房间时,无意中翻出了马海鹏为她花钱的账本。她将账本摔在马海鹏面前:“你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想以后向我索要回报?哪有你这样恶心的‘富二代’!”马海鹏误以为对方识破了自己的身份,心想再与李梦柔结婚是不可能了,但自己为她花了30多万元怎么办?

  亲戚朋友几乎每天都催马海鹏还钱,马海鹏快要疯了,决定铤而走险。几天后,马海鹏与一位当保安的老乡王向杰密谋:“我认识一个有钱人,咱们绑架她,敲诈她一笔,只要不伤害她就没事。事成之后,我给你10万元。”王向杰经不住金钱的诱惑,答应了。

  3月27日,李梦柔下班回到出租屋。早已躲在门后的王向杰和马海鹏一拥而上,紧紧抓住她,将她的手脚捆住。马海鹏眼露凶光:“马上给你父母发短信,往我的银行卡打300万元,否则我杀了你。”李梦柔哭着说:“我父母是普通人,没有钱。”马海鹏不相信。

  担心夜长梦多,晚上9点,马海鹏再次催李梦柔向父母要钱。李梦柔哭着说出自己假扮“富二代”、梦想通过婚姻改变命运的真相:“我父母真的是普通人,每月工资加起来不过6000元。我爸爸骑单车上班,家里住的是一套78平米的两居室。”马海鹏震惊了,冲李梦柔吼道:“你这个无耻的女人,你害苦了我!”他扯下李梦柔的项链和戒指,准备离开。王向杰问马海鹏:“我们什么都没捞到,就这样放过她?要是她报了警,我们吃不了兜着走。”

  这句话激发了马海鹏的愤怒和恐惧:不能便宜了李梦柔这个骗子!自己欠下巨额债务,都是因为她!马海鹏逼李梦柔给自己写欠条,李梦柔坚决不答应,用恶毒的语言咒骂他。马海鹏威胁道:“你不写欠条,我就杀了你!”“杀了我也不写。”马海鹏彻底失去理智,双手死死掐住李梦柔的脖子,将她掐死。

  见马海鹏杀了人,王向杰害怕了。马海鹏给了王向杰2000元:“你赶紧走,这事跟谁都别说。”王向杰战战兢兢地走了。马海鹏将茶几上的两块蛋糕吃了,伪造了李梦柔自杀现场,然后仓皇逃往北京。

  三天后,房东来收房租,发现了李梦柔的尸体。警方排查李梦柔的社会关系后,于4月1日在北京一家小旅馆将马海鹏抓获归案。马海鹏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随后,王向杰也落网。

  两个普通家庭的年轻人,双双伪装富二代,最后引发血案,让人唏嘘感慨。此案教训之深刻,应引以为戒!

  (摘自《女士》)

[进入论坛]
更多关于  的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藏区新鲜虫草上市
5月22日,云南省迪庆州香格里拉市街道上,聚集着许多
养老院服务标准
北京养老机构目前执行的服务标准——北京市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