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蓝盾 | 案鉴

“醉卧草丛”遭猎杀 生命并非玩笑

时间:2017-09-26 16:39:00   来源:夭夭   作者:   责任编辑:蓝盾编辑

  “湖北两兄弟醉倒草丛被狩猎员当成猎物击毙”。2017年1月18日,媒体纷纷报道这一新闻,引发无数网友围观和议论。1月22日和23日,记者前往湖北省蕲春县实地采访调查,了解了大量案件背后的隐情,发现该报道“醉卧草丛”的重要情节并不属实,两个受害人其实是捕鱼夜归遇难,他们这对生死好兄弟的情义感人至深……

  捕鱼夜归,

  被误当作猎物中枪遇害

  两个受害人名叫周元生、周长江,是湖北省蕲春县大同镇葛山村周家湾农民,都家境贫困。当地有腌制腊鱼过年的习俗,年前鱼价上涨,他俩为了省钱,决定自己去捕鱼。考虑到夜间鱼靠近岸边觅食更容易捕捞,2017年1月12号傍晚,忙完农活的周元生邀请他的两个堂兄周长江和周中华,去富山大沟无人养殖的野湖捞鱼。跟家里人约好回来吃晚饭后,兄弟三人带上手电筒和渔网便出门了。谁知这一走,便是生与死的诀别。

  从他们居住的周家湾到野湖需走四十多分钟的山路,可捕鱼并不像他们想象中那么容易。三人忙活了半天,也才捞了三条鱼,眼看着过了吃晚饭的时候,兄弟三人想着不能就这样回家,便商量着多捞一会儿,看能不能有更多的收获。

  多次下网却仍然一无所获。眼看着到了九点半,三人便有些不甘心地拎着他们微薄的战利品往家里赶。天黑,山路崎岖难行,再加上三人又赶着回家,走在前面的周元生一不小心就踩空了脚,眼看着就要掉下深深的山沟。

  周长江比周元生大一岁,他们从小一块儿长大,尽管是堂兄弟,却亲如手足,感情非常深厚。看到周元生处于危险的境地,周长江当即伸手去拉他相救。不料,根本拉不住,二人一齐掉落。走在最后的周中华也想要拉住他们,还是没能成功,他也掉落山崖。

  山坡很陡,几乎与地面呈垂直状态,而且刚巧他们掉落的地方都是杂草,没有树挡着,几乎没有缓冲的机会,三人便掉落到了八九米之下的山沟。周元生和周长江落在同一处,而随后掉落的周中华则在距他们两米远的地方,三人的手电筒都被摔得没亮儿了。定神之后,他们准备顺着山坡往上爬。

  就在这时,上山来打猎的左某、汪某和詹某正好转悠到此处。他们是蕲春县狮子镇花园街上的村民。左某和詹某都是猎户,看到过年期间野味卖得好,二人便合计晚上到山上打点野猪和山鸡去卖。汪某是他们找来帮忙抬猎物的。

  左某、汪某和詹某三人发现山沟里的动静和黑影,以为是野猪,暗自高兴:找了几个小时终于碰到了一只!左某当即便对着山沟草丛开了一枪。

  一声枪响后,谁料随后响起的不是野猪的惨叫,而是人的!

  左某使用的猎枪是霰弹枪,又称散弹枪,是一种近距离武器,杀伤力很强。霰弹枪的子弹十米后会自动分裂成流弹。而左某开枪的位置距离周家兄弟掉落的位置十五米左右,因此左某这一枪,就击中了周元生和周长江两个人。

  周元生和周长江中枪之际还处在起身往上爬的状态,都被流弹击中了后脑勺。周元生当场毙命,周长江也受了重伤,奄奄一息。

  “打到人了!”在旁边的周中华幸亏没有受伤,他急忙大叫。左某三人听到喊叫,拔腿就跑。周中华拼命地爬上山坡,逮住了离他们最近的詹某。此时,左某和汪某已经跑得无影无踪,消失在了黑暗中。

  事发时大概是九点四十五分。

  九点五十分,周中华和詹某二人合力将尚存一口气的周长江抬到山路边上,想要挽救他的生命。周长江头部流血不止,不断地呻吟。

  随即,詹某拨打了110和120,又打左某和汪某的手机让他们过来。十点三十分左右,逃逸的左某和汪某在詹某的催促下返转。可是,因为地方偏远,山路崎岖,深夜十二点左右,狮子镇派出所民警和县刑警大队才陆续赶来。十二点三十分,周长江没能等到救护车,离开了人世。

  死亡的背后,

  两个家庭的坍塌

  周元生和周长江,他们祖祖辈辈都住在大山里。周家湾从前还有点人气,但是近些年,村民们都陆续搬到交通更方便的地方去了,他们是周家湾为数不多还没搬走的人家。

  周家湾是葛山村最偏僻的地方,从最近的村口走上来步行都需要半个多小时。“有钱人都搬到镇子上去了,再不济也都搬到山下去了,只有我们没钱的才留在山上。”周中华对记者说道。

  周元生今年41岁,是家里的顶梁柱。他们家还是农村最古老的那种土坯房,家徒四壁,几近坍塌。家里最值钱的东西就是几年前买的电视机。

  周元生有三个孩子,老大今年16岁,还没读完初中就辍学在家。这个老大还有读五年级的弟弟和读二年级的妹妹,家里实在是没有钱供三个孩子读书。除了孩子外,周元生还有一个老母亲要赡养,小儿子和小女儿能不能接着读书都是个问题。

  周元生的妻子也是一年到头劳作不停,丈夫的离去让她备受打击,瘦瘦小小的她现在肩负着整個家庭的重担。“我都不敢想,我们一家应该怎么过下去。”

  周长江比周元生大一岁,他的家境跟周元生差不多。他们都是农民,以种田为生,年收入还不到一万块。周长江是个特别孝顺的人,在村里,稍微强壮一点的劳动力都外出务工了,但是他有老母亲要照顾,有卧病在床的妻子要照顾,有尚不能自立的孩子要照顾。周长江摔落山沟是为了救他的堂弟周元生,在村里他一直是个大家夸赞的好人。

  案发当天,临走之前周长江跟母亲说好了会回家吃晚饭,晚上家里开饭前,母亲也一直囔囔着说要等长江回来再一起吃。谁知道这一等,就是天人永隔。

  周长江的母亲今年72岁了。得知小儿子的死讯后,老人家已经哭晕过好几次。这个打击让她浑浑噩噩,眼睛里都失去了神采。周长江的姐姐放心不下赶过来照顾母亲。白天由女儿照顾她,晚上则是周长江的妻子在老人的房间里打地铺照顾她。

  “怕我母亲寻死。”周长江的姐姐对记者说,“不久前我父亲刚刚去世,现在我弟弟又走了,别说我母亲,连我都受不了这个打击。”

  “他走之前还说要回来吃晚饭的,我想等他回来。”周长江的老母亲一提到小儿子,眼泪就止不住。

  周长江的妻子何家欢身体不好,长年卧病在床,周长江实际上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记者赶到周家的时候何家欢还在床上躺着,因为她有心脏病,周家人当时也不敢第一时间把周长江的死讯告诉她。“我是第二天中午才知道我丈夫的死讯的,因为当时派出所要我去认尸。”

  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何家欢一直强忍着眼泪,“我不敢哭出来,我有血管囊肿,情绪太激动的话脑子里血管会破”,“而且,还有婆婆和孩子要我照顾,我要是一直哭,他们该怎么办。”

  周长江的两个孩子还小。女儿今年四岁,黑黑瘦瘦的,在村子的幼儿园读书;儿子是个脑瘫患儿,两岁半了,还不会走路也不会讲话,连站都站不稳。周长江的女儿平时很依赖爸爸,“平时都是她爸送她去上学,她平时也爱黏着她爸爸,跟她说她爸爸去世了,她难过得大哭。”

  孩子并不知道死亡是什么,她只知道爸爸没了,再也不会骑车送她去上学了。

  生命有多轻

  沉重的死亡竟被当成笑料

  1月18日,网上出现了不少关于此事的报道,标题大多为“湖北两兄弟醉倒草丛被狩猎员当成猎物击毙”。

  这种带有调侃意味的标题,让许多读者误以为是他们兄弟俩喝醉了酒贪睡在草丛里,才会发生这样的误伤事件,网友们的评论很伤人,甚至还出现了“nozuonodie”这样的话。

  记者就此采访了死者的家属,他们提到此事痛心不已。

  “我们看到网上的报道真是难过,两个人就这样没了,我们希望能还死去的亲人一个清白。”“我们一贫如洗,买酒的钱都没有,怎么能说是大半夜喝醉,睡在大山里呢。”周长江的妻子对此十分气愤,“只是我们是农民,没有文化,什么都不懂,媒体怎么说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村民们听说了这种报道,也义愤填膺,觉得是在人家滴血的心上再刺一把刀,更是对遇难者的不敬……

  案件发生后,肇事者左某和汪某目前已经被刑拘。办案人员认为詹某不用负刑事责任,未对他采取强制措施。

  第二天,周元生和周长江二人入土为安。他们生前是好兄弟,死后也被安葬在一起。葬礼上,所有亲友和村民都为无辜受害的两个好人悲伤难过,哭声震天。大家感慨不已,为两个破灭的家庭深深担忧……

  左某和汪某的家属在周家兄弟下葬时,托县里的领导送来了9万块的下葬费。他们没有勇气来直接面对死者的家属。

  这一声枪响,打破的是几个家庭的正常生活。周家兄弟无辜丧命,两个贫困之家失去了主心骨,风雨飘摇。对于左某和汪某来说,他们这一个“不小心”,就面临着牢狱之灾和高额赔偿。

  另外,考虑到周家兄弟的家庭情况,蕲春县法律援助中心决定给予他们无偿的法律援助。目前此案的代理律师是大同镇法律援助工作站的桂律师,他表示年后就会开始着手对此案的调查,配合有关部门提起公诉。随后,记者又联系了当地警方,他们表示暫时不方便提供更多的信息。

  逝者已矣,受害人家属的生活还要在悲哀、思念、艰困中继续,让人揪心……

  (摘自《幸福·婚姻版》)

[进入论坛]
更多关于  的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高新区引进人才
截至目前,高新区已先后在美国、加拿大、新西兰
于家堡饮食文化
近日,著名美食评论家董克平在滨海新区于家堡堡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