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蓝盾 | 案鉴

九枚指纹 十年追凶

时间:2017-09-26 16:44:00   来源:杨雨桐   作者:   责任编辑:蓝盾编辑

  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丁白村,是西安南郊一个比较大的城中村,村里租住的大多是外来的务工人员。2006年1月8日晚,房东黄师傅想起自家三楼的一名租户已经拖欠了好几天的房租,并且租房的小伙子也几乎不见来住,黄师傅早已心生疑虑。多次敲门也没人应答,黄师傅就用自己的备用钥匙把门打开。

  黄师傅推门进屋后,眼前的一切让他不寒而栗——两名女子并排躺在床上,双手、双脚被人捆绑,嘴巴被贴满了胶带,面部有刀痕,均身中数刀……

  被报纸封住的出租屋

  黄师傅随即报警。闻讯而来的民警立即对案发现场展开了勘查,初步判断两名女子遇害已经超过5天。现场看起来像一间废弃了很久的房子,极少有人生活过的痕迹。死者是两名女子,但是房间里面却没有任何女性物品,表明这两名女子并不是住在这里的住户。民警还发现嫌疑人作案时非常凶残——在将两名女子杀害后,嫌疑人还对她们进行了毁容。

  房东黄师傅说,案发房间的租客并非这两名遇害的年轻女子。黄师傅回忆,大约在2005年12月初,有3名年轻男子租下了案发现场的这间房子,当时一名男子还给了房东一张身份证复印件,身份证上的姓名叫赵亮(化名)。不过大约一星期后,这名男子找房东要回了这张身份证复印件。按照房东的描述,租房的男子身高大约1米7左右,年龄20岁出头,操着西安本地方言。然而,警方根据这些信息在人口户籍网上筛选出了一些符合条件的男子让房东辨认,房东却说没有一个是赵亮,这说明男子租房时用的是假身份证。

  用假身份证租房,且几乎不在此居住,嫌疑人的这些举动让警方怀疑他们租房的目的很可能就是为了作案。而在案发现场窗户上,用来粘贴报纸的胶带也进一步印证了警方的推断。这些报纸是租房人租下房子之后才贴的,而且与在两名女子身上发现的胶带一样。

  警方小心翼翼地将这些胶带揭开,发现在胶带上沾有一些指纹。技术人员仔细处理这些胶带,并成功在胶带上提取了9枚指纹。

  经过数据库的比对,警方没有找到能够跟这9枚指纹对应的嫌疑人。根据现场勘查,警方推测两名被害女子至少有一人与嫌疑人认识,她们应该是被嫌疑人以某种借口带到了案发现场。其中一名受害人是穿拖鞋来到案发现场,这说明受害人可能就住在案发现场附近。警方立即对周边社区展开走访调查。

  两名失去女友的青年

  就在警方通过各种方式查找被害女子身份的时候,西安市碑林区的一名叫丁一鸣(化名)小伙子每天都忧心忡忡,因为他的女朋友王萍(化名)自2005年12月18日失踪之后,已经20多天没有消息了。

  与丁一鸣“同命相连”的,还有一名叫陈良(化名)的小伙子,他的女朋友陈枫(化名)最近也失踪了。陈枫和王萍不仅是同事,而且还在西安市碑林区中柳巷一起合租房子。两人失踪后,西安碑林警方曾经调查过她们的银行账户,发现在2005年12月18日晚10时30分左右,王萍银行账户上有2000元被人在西安市太白路上的一家银行全部取出。

  这家银行距离雁塔区丁白村的命案现场只有400米的距离。专案组得到线索后,立即对两名失踪女子王萍和陈枫展开调查,并让两名女子的男朋友对被害人进行辨认,最终确认了这两具尸体确实是陈枫和王萍。

  王萍、陈枫遇害时分别只有23岁和20岁。此前,王萍与朋友马倩倩(化名)在西安市端履门合伙经营一家彩妆店,陈枫是店里的学徒。据两人的朋友反映,王萍和陈枫关系非常要好,她们平时的活动范围基本上就在西安市碑林区端履门附近。

  可是在2005年12月18日当晚下班后,她们为什么突然去了7公里之外的雁塔区丁白村?

  很快,专案组得到一条重要线索:在两人失踪当天下午,王萍曾接到一名男子打来的电话。

  毫无突破口的悬案

  马倩倩向警方反映,2005年12月18日,她们大约在晚上8时许下班,王萍和陈枫两人一起离开的彩妆店。当时王萍穿着蓝色牛仔裤、咖啡色外套、粉红色拖鞋。

  在调查中,熟悉王萍的几个朋友都对这一细节产生了疑问和不解。在朋友的印象中,王萍平时穿着很讲究,绝对不会穿着随便去见朋友。侦查员认为,这说明了王萍当时遇到了急事,于是穿着拖鞋就拉着陈枫一起过去了。

  王萍和陈枫都不是西安本地人,王萍来自河南南阳,陈枫来自陕西宝鸡,两人的男朋友都在西安。警方调查发现,当晚两人失踪之前,她们都没有联系过各自的男朋友。马倩倩是警方掌握的最后一个见过王萍的人,时间是当晚8时左右。两个半小时后,王萍银行卡内的余额就在西安太白路上的一家银行被支取一空。当晚11时,王萍的男朋友给她打电话就已经打不通。由此看来,案发时间就在12月18日晚上。那么,这两名女子在寒冬的夜晚究竟会去见什么人?

  警方对两名女子的社会交际圈进行调查,发现陈枫的交际圈比较简单。相比之下,王萍的交际圈就要大得多。王萍的一名朋友这样描述她:“思想比较超前,常出入舞厅、酒吧。”

  期间,马倩倩回忆起了一个细节:当晚下班之前,王萍曾接到过一通电话,说是“麻雀”打过来的。

  赵某君,绰号“麻雀”,是王萍的一名异性朋友。马倩倩回忆,“麻雀”偶尔会来店里找王萍聊天。警方通过调取王萍的通话记录,发现她当天最后一个通话的对象就是“麻雀”。“麻雀”是2005年上半年认识王萍的,之后就频频约王萍出来吃饭,曾经追求过王萍。王萍虽然没有口头没有答应,但是依然还会偶尔跟他出去吃饭。而对于“麻雀”,王萍的男朋友丁一鸣也并不陌生,曾向民警反映过这个人有很大的作案嫌疑。

  警方随后将“麻雀”传唤到了派出所进行调查,采集了“麻雀”的指纹信息。经过比对,技术员在案发现场提取的9枚指纹并没有“麻雀”的,且房东黄师傅也否认了他是租房人。“麻雀”的作案嫌疑被排除了。

  一次致命的“偶遇”

  在随后的三个多月时间里,专案组不断地扩大调查范围,对西安市雁塔区丁白村和碑林区端履门一带集中进行摸排走访,采集了上百人的指纹信息,还先后前往两名被害女子的老家,调查她们亲属的社会关系,然而案情仍然没能取得突破。

  对于这座城市的绝大多数普通家庭来说,时间就像是从指尖流过的细沙,在不经意间悄然滑落。而对于两名受害者的家庭来说,那些遗落在这座城市某个角落里的记忆,就像空气中的尘埃般如影随形,挥之不去。

  从2005年到2016年,十多年的时间,尽管专案组一直没有放弃寻找这起案件的线索,但是嫌疑人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2016年9月,一名曾被警方强制戒毒的男子进入专案组视线。这名男子名叫薛保平(化名),在被公安机关处理时留下了指纹。他的指纹进入指纹库内之后,经过比对后,竟然与当年命案现场胶带上遗留的9枚指纹中的3枚相吻合。

  2016年10月,专案组经过前期侦查,掌握了薛保平的居住地。10月8日晚,警方在陕西省铜川市将薛保平抓获。

  在证据面前,薛保平交代,在2005年他的确参与了发生在西安市雁塔区丁白村的命案:“这么多年来就没睡好过……”他承认了当年伙同江磊、江伟(均为化名)在雁塔区丁家村一间出租屋内杀害两名女子。

  江伟和王萍此前曾经在一家洗浴中心一起工作过。2005年12月18日晚,王萍和陈枫在下班回家的途中偶遇了江伟。当时与江伟在一起的还有江磊。在王萍看来,这次偶遇只不过是一个巧合而已。然而实际上,这是三名嫌疑人提前布置好的陷阱。

  为了制造这次“偶遇”,江伟和江磊在寒风中等了三个多小时。而在此之前,他们和薛保平三人更是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在2005年12月初,他们在西安市雁塔区丁白村租了一间民房。

  为了租这间房子,三个人专门通过街上的“野广告”,非法制作了一张假身份证。三名嫌疑人做这一切的目的——抢劫。

  江伟与王萍偶遇之后,就邀请王萍和陈枫一起到他的出租屋吃饭。由于是偶遇,因此王萍对江伟的邀请并没有太多防备,再加上当时王萍和陈枫都还没有吃晚饭,所以她们俩就答应了江伟和江磊。随后,四个人搭乘一辆出租车,来到了雁塔区丁白村。江伟对王萍和陈枫说,让她们先去他租的房间里坐坐。此时,两名女子依然毫无防备地听从了江伟的话。

  漆黑的楼道走到尽头,推开一扇门,一道光亮透了出来,这时两名女才发现房间里还有一个人,此人就是薛保平。

  王萍和陈枫进去房间之后,看到屋内什么家具也没有,只有三名男子,顿时感到了不祥的预感。可此时,她们已经被三名男子困在了一个封闭的空间里。

  三名嫌疑人把两名女子身上的所有财物搜刮一空,还把王萍的银行卡中的2000元提取出来。抢劫已经得手,但是三名嫌疑人并没有放过王萍和陈枫,而是狠下心来杀人灭口。于是,在这个严冬的夜晚,在这间昏暗狭小的出租屋,三名嫌疑人结束了王萍和陈枫的生命。之后他们开始了各自惶恐不安的生活。

  如今已经十多年过去,三名犯罪嫌疑人终于悉数落网。他们正在面对的,是法律的严惩、良心的谴责和家人的伤心。

  (摘自《南方法治报》)

[进入论坛]
更多关于  的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高新区引进人才
截至目前,高新区已先后在美国、加拿大、新西兰
于家堡饮食文化
近日,著名美食评论家董克平在滨海新区于家堡堡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