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骨雕,另类“骨感”美(图)

时间:2017-01-12 09:11:03   来源:城市快报   作者:肖明舒   责任编辑:郑泽川

骨雕手艺人吴龙元 摄影 肖明舒

骨雕作品《蝈蝈白菜》 摄影 肖明舒

骨雕作品《八十七神仙卷》

骨雕作品《蝈蝈笼子》

  骨雕,是以骨骼作为载体的雕刻艺术,这门艺术在中国的历史相当悠久。考古学家曾在北京周口店龙骨山的山顶洞遗址发现钻孔的骨坠,骨坠以鱼骨制成,有的还用赤铁矿染成红色。由此可见,早在旧石器时代,人类已经开始对动物骨骼进行加工。1982年陕西西乡县何家湾出土的骨雕人头像,距今6000多年,是目前我国发现的年代最早的骨雕作品。

  随着历史的变迁,骨雕从日常用品逐渐演变为装饰品、艺术品,并通过不同的刀法雕出栩栩如生的人物、花鸟等作品,带给人一种浑厚质朴且细腻精致之美,将这门古老的技艺推向了巅峰。

  今年77岁的吴龙元接触骨雕是在40年前。当年,他所在的天津民间艺术品公司,主要产品为骨雕、牙雕、木雕,其中的骨雕为重要产品。据吴龙元介绍,“北方的骨雕多用牛骨、驼腿骨,南方则以乌贼骨进行雕刻。天津的骨雕技艺最早源于北京”

  北京骨雕以高贵典雅、庄重大方著称。在清代,北京制作的朝珠最有特色。清代官服实行披挂制,因此朝珠和手串成为服饰礼仪中必不可少的物品,在使用和制作上都必须符合制度。

  朝珠是清代王公大臣、内宫后妃、各级官员的公服必备之物,是挂于颈上、垂饰于胸前的装饰品,也是显示地位高低的标志。

  朝珠的材质有珍珠、青金石、珊瑚、宝石、水晶、翡翠等,还有驼骨、鹿骨等骨质材料。其中,驼骨、鹿骨虽是骨头,但制成珠饰后,却可与珠玉材质相媲美。

  民国时期,北京的骨雕业以制作手镯、串珠项链、别针领花、国际象棋为主,因工艺讲究,在国外也非常畅销。民国初年,北京的骨雕名家有杜春荣、杜春茂兄弟,他们合开的“春义和”字号,是当时“骨货铺”中的“京都第一家”。

  到了上世纪70年代末,技艺高超的北京骨雕艺人将牙角工艺运用于牛骨质材料上,创造出了一批优秀的骨雕作品,如牛骨雕《蝈蝈白菜》《花篮》等,使牛骨雕刻达到极高水平。

  吴龙元说,当年,他和同事们制作的骨雕作品,以北京骨雕技艺为基础,雕刻内容涵盖龙舟、笼虫、花卉等。

  由于骨料难以收集、藏家稀少等原因,如今,吴龙元已经告别骨雕艺术很多年来。他说,之所以骨雕至今很少有人涉及,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工艺相当复杂

  “骨雕的工序有十几道,每一道都很麻烦,骨雕的材料以牛腿骨为佳,这是因为腿骨骨质较厚,而且牛平日用腿走动得多了,这一段骨头细腻而有韧性。”吴龙元回忆,制作骨雕时,要先将牛腿骨去除前后关节,只取中间部分使用,之后,便是用水煮的方法去除骨内的油脂。

  当年制作骨雕时,人们在院子里垒起一个大灶,灶上支起一口大锅,一天到晚地煮骨头。别看这道工序枯燥,它可是骨雕中必不可少的环节。

  “如果油脂没有煮尽,最初雕刻好骨雕作品时是看不出来的,但是作品存放时间久了,油就会从骨内析出,这样一来,本已漂白完成的骨骼会变得暗淡,非常影响美观。”吴龙元说。

  将骨料处理完毕之后,对于艺术家的考验才真正开始。吴龙元记得,上世纪90年代初,他几乎每周都要跑一趟北京潘家园。那时的潘家园只有几个摊位,还没有建成现今的古玩楼,只是一个用铁丝网围成的空场地。之所以要常去那里,吴龙元说,只有多看、多学才能领会工艺品各种造型的艺术处理方法,这对骨雕技艺大有裨益。

  骨雕的关键在于运刀,刀法转折、顿挫、凹凸、起伏,都是为了更加生动自然地体现骨雕的材质美。有人将刀法比作书法、绘画中的笔触,确实一点也不过分

  骨纹与雕痕、光滑与粗糙、凹面与凸面……每一下精雕细琢所表现的艺术语言,都是雕刻者用不同的方式表达了“骨感”之美。

  吴龙元指着一件《蝈蝈白菜》作品告诉记者,骨雕的雕刻技法分为手刻和磨雕,其中手刻是用各式铲刀、锉刀进行雕琢,而磨雕以电动工具为主。像《蝈蝈白菜》这样一件作品,即便借助现代化电动加工工具,也需要3个人共同制作一周才能完成。

  “骨雕雕刻时的一个令人为难之处便是味道极大,尤其是磨雕工具在骨面上反复雕琢时,会闻到一股刺鼻的焦味儿,伴着些许臭味儿迎面而来,即便戴着口罩干活儿,这股味道依旧挥之不去。”吴龙元说。

  如果是制作大件且结构复杂的作品,除了手刻和磨雕之外,拼雕、拼镶技艺必不可少。

  还是以《蝈蝈白菜》为例,骨雕的白菜栩栩如生,连茎叶上叶脉的痕迹都雕刻得格外清晰,菜叶上的蝈蝈活灵活现。

  在制作这件作品时就采用了拼雕技艺,按照白菜叶、身、根及蝈蝈的不同部位,以牛骨厚薄、弧度的不同下料,并在各个部位的拼接处留孔或留销橛,再将各个部分组装在一起。

  “除了留孔或销橛连接之外,有的细小部分也会用胶粘在一起。起初我们用的是白乳胶,但是白乳胶的牢固度并不高,凝固时间也比较慢,总是粘好后还得用手扶一会儿才行。后来有了环氧树脂,粘贴效率便大幅度提高,两三秒钟的时间即可将骨雕的两个部分粘在一起。”吴龙元说。

  骨雕技艺是对细心和耐心的考验,就上色来说,忌讳的是“一步到位”,例如雕刻菜叶的部分时,着色一定要由浅到深,将颜色层层上好。在这门工艺中,比这更考验人的耐性的环节不胜枚举,拼镶技艺便是其中一个例子。

  吴龙元说,他和同事曾经做过一件《仿象牙浮雕牙尖》作品,先用椴木做成象牙形的木胎,并使其表面光滑、平整,再将骨片加工成方形和菱形的小骨片,每一片骨片都要与木胎的弧度相吻合,这也被称为“磨砖对缝”,之后用胶一片一片地将骨片粘贴在木胎上。

  最初制作时,吴龙元和同事遇到了一个不小的麻烦,“看过装修时铺地板的人都知道,地板之间的接缝不能过紧,要留有一定的缝隙,因为木头会热胀冷缩,时间久了,过紧的话地板会从接缝处顶起,而骨片之间的对接也是同样道理。”起初,他们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做好的《仿象牙浮雕牙尖》表面上的骨片很快翘起,只好重新剥除又镶嵌了一遍,着实费了不少周折。

  不过,对于吴龙元来说,无论怎样,当一件完美的骨雕作品呈现在众人面前时,他就会忘掉创作时的辛苦,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之中。

  本报记者 肖明舒

  照片除署名外由吴龙元提供

[进入论坛]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国宝文物走进纽约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27日举行发布会,宣布“秦汉文明”
太原春日风筝飞舞
3月26日,山西太原,民众正在公园放飞风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