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过年馅饺子

时间:2017-01-12 09:12:45   来源:每日新报   作者:   责任编辑:郑泽川

  一进腊月,生物钟自动切换到农历模式,随之而来的,还有蠢蠢欲动的味蕾——因为那些“年味”。

  从腊八开始,随后是小年,紧跟着大年三十,每一个日子都跟吃有关,腊八饭、年夜饭,民以食为天的黄金法则亘古不变地延续着。

  最爱吃的,还是大年三十晚上的那顿过年馅的饺子。

  我们家的习惯是,年夜饭放在中午吃,晚上那顿简单吃,就为了腾出时间包饺子。

  自家种的大白菜,被父亲精挑细选,择得溜光水滑备用,馅料简单得不能再简单,就是素白菜,母亲说,图个素素净净。

  干净的大白菜在干净的案板上被新磨的菜刀切成丝、切成丁,密集的刀起刀落之后,凭借经验目测达到做馅的标准即可收刀。半成品的馅装进干净的白布兜里,拿到院子里的板凳上压出多余的汁水,再放进干净的盆里,开始和馅。

  馅料以大白菜为主,放一点切碎的馃子,粉丝泡好同样切碎,除了放盐、葱姜等调味品,其余是一律不能放的。但在包的过程当中,会包进去不同的内容:豆腐的,钢镚的,数量不能多,每盖板三两个足矣,豆腐寓意着“福”,钢镚寓意着“财”。父母总会说,有人就有财,人财两旺。

  包饺子的时候,春晚已经开始上演,饺子越包越多,高粱秆做的盖板上已经整整齐齐,母亲会小心地在饺子上边压一张红纸或“黄钱”,再换下一个盖板,顺便舒展一下坐得酸疼的腰腿。

  过年馅的饺子要等到半夜时分才能下锅,那是上供祭祖的一个重要环节。晚上11点以后,也就是“子时”,父亲把灶台上的大铁锅里添上多半锅水,开始烧水准备煮饺子。烧水用芝麻秸秆最为讲究,寓意节节高,现在庄稼都很少有人种了,更别说芝麻秸秆了,只好退而求其次用棒子秸代替。

  饺子下锅前后,有的人家祭祖的鞭炮声开始零零散散地响起来,母亲急脾气,催着灶台前的父亲去准备鞭炮,其实那正是父亲乐意干的事。母亲煮过年馅饺子几十年,又要掌握火候,又得盯着时辰,别人操作是放心不下的。

  饺子出锅了,先把上供祭祖的饺子盛到干净的小瓯里,五个一碗,不多不少,供桌上摆放五瓯,灶王爷跟前再摆放一瓯,齐活。

  这时候,听到母亲指令的父亲点燃那挂最长的大地红,瞬间,春晚的喧闹被淹没在辞旧迎新的鞭炮声里,父母在点燃香烛的供桌前虔诚跪拜,祈福来年的风调雨顺日子平安。

  上供后下一锅煮出来的,才是我们享用的,相比上供的饺子,里边还多放了一点酱豆腐提味,那就是我等待了一年的美味。热气腾腾,一口咬下,特有的清香味道在舌尖滚动,饭店那些山寨版过年馅饺子根本就无法相提并论,因为过年的专属味道,只有在这个时候、这个氛围才能产生。

  大姐和二姐也爱吃过年馅的饺子,但出嫁的闺女在大年三十是不能回娘家的,“老例”说是不能看到娘家的灯,否则会影响娘家的运势。

  其实哪里是怕影响到运势,是因为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娘家好不容易改善一下伙食,嫁出去的女儿回来肯定会造成食物的“分流”,岂不是争了哥嫂、弟媳的嘴。

  话虽这么说,母亲每年都会提前给大姐二姐留起来两碗过年馅,等着大年初二,闺女们回家的时候吃。

  我们未曾留意这两碗饺子在哪儿放着,但不管大姐二姐初二还是什么时候回来,母亲就会变魔术一样把两碗过年馅端出来,这是一份心照不宣的默契,更是母亲和闺女之间一份深深的惦记和牵挂。

  过年馅的饺子吃完了,年也就过去了,与其说是包饺子,不如说更像是一个仪式,过年仅仅是个节点,一个又一个的仪式,串联起一个个完整的家。

[进入论坛]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福州红灯笼高高挂
1月16日,福州千年古街南后街,高高挂起的新灯笼将老街
铁路警察的春运
1月15日,武汉铁路公安局咸宁北所民警余晨简单梳洗装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