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天津频道 | 即时播报

签完协议后汇了200万定金给中冶天工 仨月后发现是假工程?

时间:2017-11-13 20:37:00   来源:天津日报   作者:顾明君   责任编辑:杨旸

  天津网讯 天津日报记者 顾明君   在许多民营企业经营者的心目中,央企是实力雄厚、管理规范的代名词,与之合作不只放心,还有一种为自身镀金的意味。安徽商人毛某就是持有这种想法的一位民营企业经营者,今年3月,他终于获得了一个可以与央企合作的机会,对方是隶属于中国中冶的中冶天工集团有限公司,总部位于天津市滨海新区。但毛某万万没想到,他认为最放心一次交易,套路竟会这么深。 

  一份双方都认可的非正式协议 

  今年3月,毛某经由弟弟同学的朋友介绍,认识了李某,对方递上的名片显示,他是中冶天工中原分公司的市场部经理、工程师、经济师,李某向毛某提起一个位于安徽省马鞍山市和县台湾农业创业园的农产品加工基地项目,中冶天工是这个项目的总包,可以让毛某的公司来做这个项目的分包。“李某叫我们到和县去实地考察,我看到有块土地,旁边立了这个项目的广告牌子,上面写了一些项目简介,我在中冶天工的官方微信公众账号上也看到了对这个项目的介绍,基于这些,我觉得这个项目确实是有的。”毛某说。

 

  (李某的名片) 

  (中冶天工官微对该项目的宣传) 

  双方决定合作,并于3月14日签署了一份协议,但这份协议并不是以两家公司的名义签的,乙方是毛某个人,甲方是安徽三木工程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法人为李某。协议显示,这个项目名为“和县台湾创业园农产品加工基地”,工程地点位于和县海峡大道18号,立项批文为和发改【2016】00号,资金来源自筹,已落实。承包给毛某的工程造价约8000万人民币。

 

  协议第九条约定乙方交纳合同履约保证金265万,打入中冶天工集团账户,进场施工后退还65万元,余款在发包方支付第一次工程款时一起退还。同时约定乙方4月18日进场施工。

 

  毛某说,他在签合同之前还看到过一份李某所说的中冶天工与业主方的合同,“我记得那份合同里写的工程总造价是1个多亿,但李某说那合同既不能拍照也不能复印。”这份合同让毛某对项目更加放心。至于为何以个人名义签协议,毛某说,这与他公司的资质有关。 

  毛某的公司没有建筑资质,一直借用其他公司的资质,所以李某提出先以毛某个人名义签协议,待资质办下来后,再以出借资质公司的名义签一个正式的分包商协议。毛某对这个方案很认可。 

  签正式分包商协议还有另外一个要求,就是保证金要到位。毛某以往经手的项目都是先签约再打保证金,这一次的程序有了变化,但他并未多想。“我们以前没有和央企打过交道,我们认为央企很正规,觉得人家可能就是手续与其他企业不同,所以就签了。”毛某说,“我以前接过造价更大的工程,想承包这个项目就是想与央企建立关系,哪怕少赚点,但也许可以为以后开拓更大的市场。” 

  协议签定后,毛某先于3月16日以个人转账的方式汇入三木公司25万元,又于3月28日汇入对公账户“中冶天工集团天津有限”200万元。

 

  (汇入三木公司25万元)

 

  (向中冶天工账户打款凭证) 

  等了3个月 项目是假的? 

  交了保证金后,毛某一直等着开工通知,之前李某承诺可以先进场后补资质,到了4月却告知毛某必须先办理好资质。“李某让我联系一个姓邸的经理,说他们正在安徽阜阳做一个项目,干完以后就调到马鞍山,资质手续由他们审批。我前前后后跑了2个多月,资质终于审核通过了,却还是不能进场施工。” 

  毛某心里开始打鼓了,他于6月19日再次前往和县,发现那块地还荒着,他曾去过的办公楼人去楼空,他连忙前往和县国土资源局,查询这块地的真实情况。“国土资源局接待我们的工作人员说,我们去的那天刚好是这块地第二次招拍挂的报名截止日期,但还是没有人报名,这意味着这块地要第二次流拍了,这家企业如果想第三次竞买土地,需要向和县政府打报告,通过后政府还要收取双倍的保证金,国土资源局的工作人员说,目前来说,这个项目可以说是个假项目。”毛某说。 

  听到“假项目”三个字,毛某立即打电话给李某,要求其退还他打给中冶天工的200万元保证金及利息,还有打给三木公司的25万元居间费。李某答应退还毛某保证金及利息,但至今过去了3个月,保证金仍未退回。 

  追债查出 李某不是央企员工 

  毛某说,李某从未向他隐瞒他要从中收取好处费的事实,“李某明确地告诉我,三木公司是有中冶内部人员参股的,成立这家公司就是为了消化居间费用。而且协议里也注明了居间费用。” 

  那份非正式协议约定,按一类取费的上限结算再下浮12%为最终工程价格,其中包括总包合同下浮的3%,总包管理费5%,居间费用4%。 

  毛某本以为李某已经跟他交了底,却没想到李某隐瞒了一个最重要的信息,即他的身份。 

  为了追回保证金,毛某亲自来到了保证金打入账户的开户方中冶天工集团天津有限公司,得知李某根本不是中冶集团的员工,只是一个帮助中冶天工找市场的人,“中冶天工集团天津有限公司承认他们管理有疏忽,说会调查这件事,但之后也没了消息。”毛某说。 

  记者联系上了李某,向其核实身份,李某信誓旦旦地说,他就是中冶天工中原分公司的员工,有人说不认识他是因为央企太大,不是每个人都互相认识,保证金打入子公司账户是因为央企账户实行统一管理,只有总公司和子公司拥有对公账户,中原分公司没有账户,收取保证金是为了确保分包商来参加招投标,且必须进场施工,“毛急我也急啊,这几个月我做了大量的工作,都是为了帮毛要回保证金,这个项目的业主方叫天立和协安徽实业有限公司,土地拍卖指定的竞买方只有他一家,拍卖就是走个程序的事,他们前两次都没去,现在业主方的董事长邱**正在努力促成第三次挂牌,不然土地就要收回了。”李某说。 

  李某还向记者表示,他为毛某介绍工程并不会抽成收取好处,因为这是他的本职工作,是外人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但当记者表示,已从中冶天工集团总部证实李并非中冶天工员工,而只是帮着联系工程并收取中介费的中间人时,李某立即变得紧张起来,记者进一步询问,他的名片是不是私印的,李某表示这些都是经过中原分公司允许的,不信可以去查,随即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早上,李某告诉记者,他在中冶的工作生命结束了,中冶恐怕不会再与他合作了,情绪较为激动。 

  200万在谁手里 邱某是何人 

  即使气愤自己与中冶天工的合作可能将永远终止,李某仍表示毛的事他会处理好,李某告诉记者,那200万保证金只是在中冶天工的账户上过了一下,然后直接打入了该项目业主方的账户。李某表示他正在等待该项目的业主方、天立和协的董事长邱某回到大陆,并提到邱某正在极力促成第三次土地招拍挂。但记者联系和县国土资源局土地利用部时,对方工作人员表示,局里查不到台湾农业创业园农产品加工基地项目的备案。 

  而李某口中的邱某身份恐怕也存在问题。 

  公开资料显示,天立和协(安徽)实业有限公司注册于2016年9月12日,法人叫姚书相,公司高管名单中没有邱某的名字。

 

  记者与该公司取得联系,一位孙姓工作人员接听了电话:“姚书相是我们公司的法人,目前人不在大陆,我们打算做第三次土地招拍挂,前两次是因为有其他事耽误了,这个项目我们没有放弃,公司高管里没有这个姓邱的人,保证金的事我不是很清楚。” 

  记者并未看到200万打入天立和协的打款凭据,而毛某则表示,他的钱是打入中冶天工对公账户的,他分包的是中冶天工的工程,所以他只问中冶天工要钱。 

  资深业内人士分析:这件事里猫腻不少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件事其实有很多地方存疑,如果毛某能静下心来好好分析,这200多万他应该就不会打出去了。 

  国内某大型建筑集团资深从业人士许先生告诉记者,他们在决定承包一个工程前,要将业主方的工地资料、拍卖信息、立项信息等所有材料都搜集起来,确定项目真实性后再进行下一步。无论是分包商向总包交保证金还是总包向业主方交保证金,前提都得是签约完成,而签约的前提至少是土地招拍挂已经完成。在土地招拍挂还没完成的前提下收取保证金,许先生认为这是一种涉嫌欺诈的行为。 

  如果保证金确如李某所说只是从中冶天工的账面过了一下手,然后就打入了天立和协的账户,这一操作显然太操之过急,毕竟工程远未到需要总包向业主方交保证金的阶段,不排除李某为了确保揽到这个工程,提前交了保证金,并把资金压力转嫁给了毛某的可能。另外,已经打入中冶天工对公账户的钱如何在明显违反流程的情况下划给了业主方,这里面的猫腻恐怕只有当事人们才清楚。 

  许先生表示,像李某这样的“中间人”在建筑行业很常见,虽然现在招投标信息已非常公开便利,但“中间人”仍有其特殊的作用,“‘中间人’通常与开发商关系密切,有的开发商想要从项目中获利,便委托中间人放出消息寻找施工方,然后抽成。有的‘中间人’确实能拿到项目,而有的‘中间人’就是彻头彻尾的骗子,我们公司一般不与‘中间人’合作,由自己的项目经理直接操作。但即便是‘中间人’要收取居间费,我也没见过在协议中明码标价的,协议里写的总包合同下浮3%是给业主方的,总包管理费5%是正常收费,居间费4%这样的条款是绝对不该出现的。” 

  律师说法:李某涉嫌诈骗 不当得利都得返还 

  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安刚律师表示,李某谎报职务,为没有立项的项目收取保证金,其行为已构成虚构事实,涉嫌诈骗。 

  中冶天工对公账户收取的200万保证金和三木公司收取的25万元保证金均为不当得利,都必须连本带息返还。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穆加贝不言辞
11月19日,在津巴布韦哈拉雷总统府,总统穆加贝在发表
钩弋夫人墓盗洞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表示,这一系列案件抓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