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天津频道 | 社会频道 | 冷暖人生

天津警方跨国追捕61名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

时间:2017-08-16 08:29:00   来源:天津网   作者:崔跃勇   责任编辑:郝英杰

  天津网讯 每日新报记者 崔跃勇 8月3日22:00,随着一架从印尼飞来的南航飞机降落在天津滨海机场,61名涉嫌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的犯罪嫌疑人被天津公安机关押解回津。至此,在公安部统一指挥和印度尼西亚有关部门配合下,本市警方经过38天的连续奋战,成功破获公安部挂牌督办的特大跨国电信网络诈骗案,打掉2个冒充“公检法”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窝点。38天里,民警在异国他乡经历了怎样的困难?网络电信诈骗作案有什么新特点,老百姓该怎样防范?为什么电信诈骗案件总有人上当,围绕这些问题,记者专门采访了此次随公安部赴印尼办案的市公安刑侦局四支队教导员刘世骏、南开分局打击犯罪侦查支队副支队长高培军。

  假冒公安骗走她130万

  2017年6月下旬的一天,家住本市的王女士接到一个自称天津移动公司法务部工作人员的电话,称王女士的身份证信息被人冒用,并且在上海办了一张电话卡,目前该电话卡涉嫌违法犯罪。王女士听后有些慌张,忙和对方解释。对方提出让王女士报警解决,便没挂电话直接将电话转到了所谓的“上海奉贤公安局”,一名声称叫郑义的警官在电话里介绍了王女士所谓涉嫌诈骗的案件,强调该案非常重大,警方已经介入,并准备在6月30日将王女士逮捕,王女士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此时,对方话锋一转,称如果没有参与诈骗案件,就要向警方报备,警方对王女士的所有资金进行审查,王女士按照对方要求,把自己家里所有银行账户信息都告诉了对方。本来对网上转账业务不是很熟悉的王女士在对方的“指导”下开设了新的银行卡,一步一步将自己银行卡里130余万元统一转到了新开的银行卡里。王女士回到家里把情况告诉了家人,家人感觉情况不对,便拨打110核实,这才发现被骗。

  接到报案后,市公安刑侦局迅速会同公安南开分局等单位成立专案组,展开前期侦查工作,通过对110警情研判发现,今年3月至6月期间有多起涉及冒充“公检法”类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的作案手法极其相似,专案组顺线追踪发现几起案件的涉案地可能在境外,经深入工作,相关线索均指向印度尼西亚。为此,市公安刑侦局第一时间将情况上报公安部刑侦局,6月27日,公安部刑侦局组织天津等涉案地警力组成联合工作组赴印尼开展工作。刘世骏、高培军和另外三名同事作为第一批办案人员与其他三地同行组成工作组一起飞赴印尼。

  初到印尼先考察翻译

  初到雅加达,队员们大都对气候和食物感觉不适应,不舒服了,就吃从国内带去的藿香正气顶着。好在入住的地方是一个配置相对完善的老酒店,硬件设施能保障正常的办公。来到陌生国度办案,第一件要紧事就是找一个翻译。印尼警方每周至少与工作组约见两次。在印尼方面协助下,工作组考察了翻译服务公司的资质,高培军试着问了几个问题,请翻译来与印尼警方沟通,问题涉及他很了解的办案程序,当翻译一字不落的用中文将印尼警方的话表述出来后,发现对方确实翻译准确到位,表达的法律术语非常专业,没有自己造句的情况,并且懂得对外保密。高培军这才认可了他,双方慢慢配合默契起来。因文化差异,双方在执法理念上存在一些小的分歧。尽管如此,工作组还是通过充分与对方沟通交流,两国警方合作非常顺畅。虽然印尼警方侦查手段相对传统,但为搜集固定证据,他们特别出动了无人机对诈骗团伙藏身的别墅进行了侦查取证。然而,对手的狡猾程度超出了工作组想象。

  对手狡猾程度超乎想象

  因为我国对电信诈骗打击力度越来越大,许多电信诈骗团伙为逃避打击,纷纷迁到印尼、老挝、柬埔寨以及斐济等地,他们借助互联网,假冒公检法诈骗大陆居民钱财。市公安刑侦局四支队教导员刘世骏介绍说。

  自知干的是见不得人的勾当,担心暴露行踪被警方盯上,诈骗团伙一般藏身在别墅内,头目只安排固定人员外出买菜和购买生活必需品,其他人员不允许外出。此外,诈骗团伙一般都是狡兔三窟,不会长时间待在同一地点。除此之外,对手还在窝点周边架设监控,布置暗哨。只要出现任何可疑之处,他们都会本着“宁可信其有”的原则,迅速销毁证据,然后集体撤离。

  面对困难,刘世骏表示,因为是在国外代表国家办案,工作组每个人都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公安部一位工作人员也表示,这是他经历的最困难的一次境外抓捕。因为几个窝点之间,嫌疑人一般都会通过手机沟通情况,这就要求抓捕时,必须同时展开,如果相差几分钟,有可能就会给嫌疑人留下通风报信的机会,让犯罪嫌疑人逃脱。工作组将自己的行动计划向印尼方面做了交流。

  小妙招解决签证逾期

  随着工作艰难地推进,7月底工作组马上就面临着案件最关键时刻——配合印尼警方收网。然而,新的问题出现了。由于签证规定,高培军他们只能在雅加达停留30天。为了确保我们的警力出现在印尼警方的收网行动中,高培军与同行的队员想出一个主意出一次境。7月22日,高培军一行人凌晨4:00就起床了,赶当天第一趟航班飞往新加坡。当天上午10:30,一行人落地后还没休息,他们就定了20:00的回程机票,重新飞回雅加达。飞机平稳降落在雅加达后,高培军才稍微感觉踏实些。此时此刻,前来增援的天津团队也正飞往雅加达,高培军没出机场,一直等到队员们下飞机,协助大家办理完入关手续,感觉到身体不适的他第一次主动要求休息一会儿,稍微调整了一下,马上就开始为收网做准备工作。

  2017年7月28日,公安部领队率印尼工作组各地领队与印尼警方经过近14个小时的连续研判沟通,最终于29日凌晨1点确定了打击电诈印尼行动方案。方案决定,由印尼警方在29日当天分别对已掌握的雅加达、巴厘岛、泗水等地窝点展开冲击行动,中方可以派观察员在行动之后进入窝点,现场观摩当地警务执法。天津工作组承包雅加达等点位。

  蓝帽子搞定撞衫“难题”

  由于诈骗团伙窝点分布在雅加达、巴厘岛、泗水等地,一旦抓捕行动开始,现场的情况混乱,所有落网的嫌疑人都要押送到雅加达,再由那里统一押解回中国。根据前期掌握情况,嫌疑人的人数不会少,他们与身着便衣的民警如何区分,几个地点的嫌疑人又如何区别?买不同颜色的T恤,还要采购塑料物证袋,给嫌疑人统一着装,给物证做分类存放。嫌疑人的服装统一了,警方穿的便衣也许会和嫌疑人撞衫,所以,给自己人做标记也很有必要。押解中,凡是民警每人戴一顶蓝色帽子。这些琐碎的工作都是一步一步紧张进行的,让整体行动的成功有了更多保障。直到顺利抓捕,涉及天津的嫌疑人多达61人,这样的结果令人兴奋。期间,高培军可谓是经历了心情上的大起大落。前期侦查阶段,我们所有获取到的信息就是嫌疑人作案使用的电话号码、银行卡号,以及上网信息,然而这些线索全都经过了嫌疑人的伪装,没有一条线索能直接帮警方找到嫌疑人。撕去嫌疑人伪装的面孔非常艰难,天津警方要协助印尼方面制定侦查方案,去层层剥离骗子的伪装。如果不能获取嫌疑人真实信息,很可能此行就会一无所获。

  “这是境外抓捕第一次面临嫌疑人留给警方的所有信息全部为伪装的,第一次境外办案一条主线索分支打掉多个团伙,第一次境外包机押解嫌疑人回国。” 高培军说,印尼的这些天让他经历了很多个“第一次”,为今后境外的追捕也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美国重返巴黎协定?
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时确实说过:“(美国)将开始谈判以重新加入《巴黎协定》或者某个全新的交易,条件是...
第三代北斗芯片发布
实现亚米级的定位精度,并实现芯片级安全加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