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首页 | 天津社区 | 社区见闻

为“孩子们”点一盏心灯

来源: 关键字:晨阳里 编辑:《天津社区》编辑

  今年36岁的张丰蓝,2009年来到向阳楼街道晨阳里社区做文教主任,工作中接触到工疗站的“孩子们”。 这些“孩子们”大的已经40多岁,最小的也有20多岁,他们淳朴善良,做事执着,有时候认真起来让人觉得惊讶带给身边人很多惊喜,但有时候犯起犟脾气又让人很无奈需要身边人付出超常的耐心。

  通过耐心接触,张丰蓝慢慢被“孩子们”身上的可爱之处所感染,成为了“孩子们”口中的张老师,这老师一做就是7年。“教‘孩子们’的过程中,我自己也收获了很多,教育在这里是双向的过程。他们收获了自信和生活技能,而我收获了感恩感动和真情。”张丰蓝这样形容自己兼职工疗站老师的感受。

  工疗站里一般有10来名固定的“孩子”,都是智力或精神方面有问题的成年人。他们每个工作日都到这里做些类似糊纸盒、穿串珠的简单工作,一方面帮助自己更好地融入社会,另一方面赚来的钱也可以贴补家用。这些孩子最喜欢周四,因为当天有张老师的课程。“这一两年我们一直在教他们生活常识类的图标,例如交通图标、各类安全图标、生活指示等等,其实在我们眼里,这些都是一看即会的东西,但是他们不一样。”张老师说道,“这些‘孩子们’智力水平有限,对于许多新生事物根本没有接受的能力,学习起来记得慢、忘得快,就需要我反复掰开揉碎了给他们讲解,不能嫌麻烦。一个男女厕所的图标可能要重复提醒十几节课才能记牢。”张丰蓝不容易,教这些孩子不仅需要心理学的相关知识,还需要跟自己的急脾气“作斗争”,但是学习成果并非得不到反馈。智力有缺陷的阿福家就住在晨阳里社区,有一天张丰蓝正在社区走访老远就听见有人大声喊“张老师!张老师!”,原来是阿福的妈妈带他出来买菜,他眼尖,从老远就看到张丰蓝,扯开嗓子就想让老师看到自己拦都拦不住。交谈中,张丰蓝还得知了一件让大家都感到惊喜的事情。阿福外出需要父母跟随,平时还好,但是每次家里人聚会阿福想要去厕所都需要父母陪同,三十来岁一米八的大个子,孩子没感觉,但是家人总会觉得些许尴尬。但是前两天母亲带着阿福参加同学会,席间他竟然自己拍着胸脯说“我认识图标,不会走错,妈你就放心吧!”独立完成了上厕所的任务。阿福妈妈拉着张丰蓝的手说:“您不知道我当时有多感动!”正是“孩子们”些许的进步一直支持鼓励着张丰蓝坚持“老师”这个责任。张丰蓝的同事们都很关心这些“孩子”,大家常常给课程提供相关素材,工疗站的课程内容围绕残疾人素质教育展开,涉及买菜、做饭,手工技能、节日常识等等诸多方面,但一切都围绕一个宗旨就是:提高“孩子们”的生活技能,让他们能够最大程度做到自理自立。

  张丰蓝用急脾气这个词形容自己,但记者在接触过程中感到更多的是温柔两个字。“必须温柔,‘吃过亏’。”张丰蓝笑着说道。这里每个“孩子”都有自己不能触碰的点,有的说话中不能提到孩子、笨啊、傻啊等词汇,有的不能长时间直视,所以张丰蓝跟他们接触过程中特别注意自己的语气动作。有一次居委会有活动,大家都在帮忙,一个“孩子”也跟着热情的忙前忙后,一位主任随口说了句“你笨啊,这样弄不就行了吗。”并不是埋怨的话语,但是“孩子”不愿意了,跟着屁股后面追着问“你为什么说我笨?”追了一天,后来大家跟他解释说不是说他而是说另外一个人,这才算平息了风波。为了能够更好地帮助这些“孩子”,张丰蓝自学了许多心理学、教育学方面的知识,就是为了让自己的教学更有针对性。

  “他们内心其实特别希望能够多接触社会,被社会认可,所以才会害怕别人异样的眼光和话语。”张丰蓝介绍。居委会了解到这点后,组织这些“孩子们”去七里海秋游钓螃蟹,还组织他们到河东公园春游、吃快餐,这些都是“孩子们”和家长没做过的事情。张丰蓝说:“虽然我们要为此付出更多的辛苦,还要担负一定的风险和责任,但是跟他们的收获相比,我们做的都是值得的。”